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离执】宫斗吧!兄弟(25上)

00010:

    军部大臣们这两天去议政殿时,都不约而同地多加了件衣服。


     因为,议政殿这两天真是……透心凉,心飞扬!


    慕容离坐于案前,听着前线的军报,眼睛却一直盯着那边窃窃私语咬耳朵,不知在说什么的两个人。


    看着那两个人笑得那么开心,“咔”的一声,慕容离手中的笔应声而断!


   大臣们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皇夫又生气了!


    大臣们看着自家皇帝陛下,正和煦公子谈笑风生,而一边的皇夫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只觉得这议政殿中的空气更冷了!


    前两天 陛下还黏糊着皇夫殿下,这两天就改黏煦公子了。


   两天前,小皇帝突然平地一声吼,惊到了殿中所有人!大家还没反应过来,  小皇帝突然抓着煦公子的手,热泪盈眶地喊了一句:“亲人啊!”


    殿中一片寂静,大家都被执明那一句激动的“亲人”搞懵了。


    擅长脑补的皇夫当时还想,阿煦难道是太上皇流落在外的沧海遗珠?!


   但现在,慕容离看着那边快黏在一起的两个人, 手上青筋暴起,“咔嚓”一声,又失控折断了手中的笔。


    这两个人绝对不可能是亲兄弟!


    阿煦,我请你来是给我当军师的!没让你来拐我的小王八!!!


   另一边毫不自觉的两个人,小声地聊着天。


  “你是怎么穿来的?”执明问道。


    确认过眼神,都是穿越的人!


   “游泳。”阿煦喝了口茶,很淡定地说,“在游泳池里一个潜泳,上来的时候,就在李家花园的荷花池了,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十三岁的小孩。”


     “哦豁!还有这种操作?”  


    “陛下呢?”


    “朕一觉睡醒,就被朕的父后生了出来。”


     “噗!”一向淡定的煦公子喷茶了,“生出来的?”


   “不然呢?还能是孵出来的?!”看着阿煦惊讶的样子,执明有些不爽。


    穿越方式,又不是朕自己能选的!


   “感觉如何?”阿煦很好奇被生出来的感觉。


   “朕不想说!”执明傲娇地哼一声,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你为什么会穿越?”


    执明很努力,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我记得我睡觉之前在打游戏,游戏里抢了一个怪,然后……有个人骂我,诅咒我穿越到只有男人的世界做总受!”


    阿煦汗,“这诅咒……好清奇!”


    “所以我记忆犹新,那你呢?”


    “跟前女友三观不合分手了,当时她骂了一句:“你个死直男!祝你穿到耽美里,直到孤生”!大概……是因为这个吧!”


    执明:……


    “陛下有没有找过回去的办法?”


    “嗯嗯!”执明点点头,表示自己努力过,“朕让国师算过。”


    “然后呢?”


    “然后发现,他真的,就是个跳大神的!”小说里一眼就看穿主角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大神,执明根本就没遇见过!“你呢?”


     “试了很多方法都没用!我甚至……死过!”


     “死!”执明惊讶地看着阿煦。


     不对!如果阿煦死,那他现在为什么还在这里?


     仿佛看穿了执明的疑惑,阿煦解释道:“死了,然后又从十三岁时的荷花池里醒来!”


     “你,你是说……”


    “没错!就是回到穿越的起点!”


    “难道……是无限循环?”死了就回到起点,然后循环,那太可怕了!想到这个可能,执明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朕……不想再体验一次,被生出来的感觉了!


    “不是!”阿煦摇摇头,“我试过两次,虽然回到了穿越的起点,但还是有些地方还是不一样的,所以很可能是,死了之后,又穿越到平行的空间的同一个时间点……”


     另一边,皇夫提前结束了今天的会议,大臣们如蒙大赦,麻利地溜了。


    慕容离看着那边还在聊天的两个人,额上的青筋在跳,却还要保持微笑。


    那是你媳妇和挚友,他们只是聊得来,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慕容离不停在心里告诉自己,但……还是好想砍人!


    “时辰不早了,阿煦早点回府吧!”慕容离微笑着提醒阿煦!


    “啊?到晚膳时间了!阿煦留下来吃饭吧!”执明理所当然地说道。


     皇夫一下被噎到了!


     之后,慕容离看着阿煦在广阳宫跟执明一起用膳,他微笑着忍了!


    磨磨蹭蹭用完晚膳,天色已经黑,宫门下了钥,执明让阿煦留宿在侧殿,慕容离也笑着忍了。


    但是!


    慕容离沐浴出来,却发现执明不在寝殿时,那脸色已经比锅底还黑了!


    慕容离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床,冷冷的问了一句:“陛下呢?”


    殿中的宫人跪了一地,个个身如筛糠,吓得不轻。


    “我再问一次,陛下呢?”慕容离的声音更冷了,杀意毫不掩饰!


    宫人一副快吓哭的模样,战战兢兢地说:“陛,陛下说……天还早……他去找煦公子下……下两盘棋……”


     一旁的方夜,明显感觉到


    一向从容冷静的皇夫……快要暴走了!


——————————————————————————


醋淹广阳宫,


把小王八抱回去酱酱酿酿如何?


(ಡωಡ)hiahiahia


    

评论

热度(115)

  1. joyce_040900010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00010 转载了此文字
  3. 七只影0001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