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仲孟 第八十四章

酒葱:

  孔伯勤看着仲堃仪,自己初见他时,他不过是一个落魄的寒门子弟,眨眼间,竟然成了这天枢额国主。
  “王上不必这般周到,老夫此次前来,不过是想来看看你,还有胞弟。”孔伯勤轻拍仲堃仪的手,欣慰之情溢于言表。
  仲堃仪听言却连忙弯下身子,“夫子唤学生堃仪就好,王上之称,实在令学生惶恐。”
  孔伯勤将他扶起来,笑道,“我既授人礼数,怎可自废礼节?”
  仲堃仪直起身子站定,亦是一笑,“君臣之礼是礼,师生之礼也是礼。况且依学生看,师生理应排在君臣前头才是。”
  仲堃仪此时倒是神采飞扬,言语伶俐,颇有些当年模样,只是眉目间少了冷锐,更多了些尊贵从容之气。
  “老夫早已不是学宫夫子,堃仪一口一个夫子,到时候,可要让胞弟吃味了。他可不像我,一大把年纪了,依然幼稚得很。”孔伯勤谈起胞弟,笑意更甚,言语里少了严肃,多了随和。打趣着让仲堃仪换个称呼。
  仲堃仪从善如流,拱手作揖,“谨遵先生教诲。”
  孔伯勤从椅上站起,“方才堃仪不是说玩去学宫看看吗?”
  仲堃仪赶紧扶住他的身子,先生身体再硬朗,毕竟也已临近古稀,经不得磕碰。仲堃仪对这位把自己带到孟章面前的夫子,还是怀着十分的敬重与感激的。
  “先生想去,学生便陪您走一遭。”仲堃仪恭敬地说道。
  殿外的侍卫虽不知道孔伯勤是何人,但见自家王上对他如此尊敬,还亲自扶着出来,也不敢轻怠,在听到王上与他要去学宫后,赶紧命人去准备车马。
  待二人到宫门口,车马已经候着了。仲堃仪与孔伯勤同乘一辆去往学宫。
  不知为何,越靠近学宫,仲堃仪的心便跳的更快,似乎,在预示着什么。仲堃仪暗自想,难不成是因为今天夫子在身边。不管为何,还没等仲堃仪心跳平复下来,马车已经停下了。
  仲堃仪将孔伯勤扶下,学宫的守卫见是仲堃仪,连忙跪下行礼,“见过王上。”
  仲堃仪拂拂手,示意他们起来。
  “王上是来见夫子的吗?夫子正在上课,是否需要在下进去……”
  “不用了,我正好可以看看这些士子里有没有贤才。”
  守卫的话还没说完,仲堃仪就带着孔伯勤进去了。
  还未至朗阁阶前,便听见里面有激烈的议论声,只是隔得太远,听不清楚。仲堃仪稍稍平复的心突然又剧烈地跳动起来。仲堃仪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似乎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微皱眉头。
  孔伯勤见他神色有异,“堃仪可是身体不适?”
  仲堃仪把手放下来,勉强笑道,“学生无碍。”
  两人越走进,里面的声音也就越清晰,若不是夫子也用同样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仲堃仪几乎要以为,自己是思念太甚,出现了幻听。这把干净的嗓音,对于仲堃仪来说,实在是太熟悉,让他的心口都渐渐发疼。
  “四国之内,有才者未必有贤,尤其是他国之人,王上此举,定会给天枢招致灾祸。”
  一个士子慷慨激昂的言论进入仲堃仪的耳朵,议论的,是他不问来处,广招天下贤才的举措。仲堃仪脚步微顿,走进了室内。
  “师兄此言,恕我不敢苟同。天枢贫瘠,前几年国势衰微,正是依靠王上,当年的仲上大夫,天枢才有如今的盛世,因而我认为,一个国家的兴盛,必定不能缺少贤能之人,若我国以国家有别为由拒绝他国能人,这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盛世江山,也会如从前世家掌权时那般,渐渐倾颓。”
  铿锵有力的声音落在每个人的心上,更像铁锤一般,重重地砸在仲堃仪的心里。
  清丽挺直的侧影,温润却又笃定的声音,让仲堃仪浑身一震,脚步戛然而止,再没有勇气上前半步。
  刚刚还争论不休的朗阁瞬间安静了下来,接着便是略有些惶恐的行礼声,“见过王上。”
  孟章猝然回头,门口处,仲堃仪背着阳光,站在自己第一次在这学宫里看见他时的位置。
  仲堃仪微张着嘴巴,一动不动,就那样定定地看着孟章,他太害怕,这是自己的幻觉,自己心心念念本以为早就死了的人,就这活生生地站在眼前,对自己笑。这样的感觉,太不真实。
  当然,惊讶的不止他一个,孔伯勤亦是愣在原地,百感交集。
  学宫夫子不晓往事,见仲堃仪一句话也不说,只盯着自己的学生看,有些不明所以。
  孔伯勤回过神,连忙让他将其他学生都赶紧带出去。夫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只能先听兄长的。
  一时间,偌大的朗阁,只剩下了两人对望。
  孟章有些不知所措,他曾在心里预演了无数遍重逢的场景,但真的相见时,他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看着仲堃仪微红的眼眶,想上前,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仲……”孟章还没喊出口,便被仲堃仪突然上前一个拥抱打断了。
  仲堃仪动作太急,孟章猝不及防跌进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胸口,孟章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跳,不似平时的镇定,脱轨般地跳动着。
  ————————————————
酒儿:喜大普奔!你们心心念念的仲孟重逢终于来了!!
  
  
  
  
  
  
  
  
  
  
  
  
  
  
  
  

评论

热度(64)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