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齐蹇/IE】互换

放飞自我三人组:

之前tag下文里有互穿的,看的很happy。


脑补一时爽,写文火葬场,说的就是我。


没有坑品,认领梗也是可以的。


私设:蹇宾和Evan互穿,IE在一起了,齐蹇还没有。


最后,我还是觉得这是个没有节操的恶趣味故事。




——正文——




难得的假期,难得的相聚,难忘的一夜。


易恩抱着Evan满足的直叹息,梦里还不忘傻笑两下。


感觉到光线的刺激,易恩不情愿地往怀里人的颈窝拱了拱,舒服的咂咂嘴。


怀中人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易恩目前是注意不到的。


早晨的低血压让他的大脑迷迷糊糊,只想再睡一会儿。


身旁的蹇宾却在生物钟的催促下醒了过来。


一夜无梦,睡得还算安稳。


抬手正想叫侍从,就感觉到了自己正被人紧紧地圈在怀里,头还放肆的蹭了蹭颈窝。


卧榻之上突然多出了一个陌生人,而且自己竟然无知无觉。是谁?谁这么大胆?意识到疏漏的蹇宾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抬手挣开,一把推开对方坐了起来。


抓紧被子正想抬腿踹对方下床,却发现此处甚是陌生。


没有熟悉的帘帐,房间简洁到极致,连被褥都是雪白的,眼前的一切让蹇宾一阵恍惚。仿佛沉在梦中还未清醒。


“Evan你干嘛啦,让我再睡一会儿。”低沉沙哑的声音伴随着不满撒娇的情绪响起,蹇宾下意识看了看对方。


对方拉着被子继续睡了。鼻梁高挺,下颌线条利落,侧脸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这张脸很熟悉,平时都是冷静严谨毫不松懈的,所以蹇宾也甚少见到对方放松的样子,更遑论熟睡时的模样。


这样恣意的时候蹇宾也是见过的,在山间养伤的那段日子。


蹇宾知道这不是小齐,声音不对,头发不对,而且对方还没穿亵衣裸着上身,蹇宾立马低头摸了摸自己,幸好衣服还在,这才定了定神。


这里是哪里,以及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恐怕只能问问身旁这个人了。如果快些的话,还能赶上早朝。


吹了一夜的空调,头晕喉咙干。易恩不舒服地扯扯被子,往里缩了缩脖子准备继续睡。


但旁边某个人却在隔着被子捣乱,拿手不停得戳他,易恩不想起来,抬手挥了一下卷了被子就准备继续睡。


可对方这次却非常不懂眼色地跟他较着劲,推着他的肩膀叫他起来。


又没有工作还不让人睡好觉,还有没有天理啦。就算你是马振桓这次也不能原谅!


“啊——”在对方不厌其烦地推搡下,易恩大吼一声顶着一头揉乱的杂毛坐了起来,“哎,马振桓你很烦诶。”


易恩发完牢骚才不情不愿地抹了把脸睁开眼,入目的就是马振桓对他异常鄙视嫌弃的眼神。


你这是什么表情,马振桓你敢拿这种眼神看我,你竟然拿这种眼神看我?


而且,“大清早的,你怎么穿成酱紫。”易恩带着鼻音的声音又低沉又奶,不熟悉或者不注意听的话很有可能听不清。


还有,“这是什么时候买的假发?”


“……什么假发?”


易恩看着长发的Evan愣是半晌反应不过来,“你这假发是自己粘上去的?”


牢不牢哦,易恩抬手就要去扯对方的头发,却在还没碰到的时候被不留情地打了手背。


“诶呦~”易恩捂着手表示很委屈,一觉睡醒了媳妇儿咋变得这么凶残了,连假发都不给摸了,易恩不干了,“马振桓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戏精发作的易恩捂着手委屈脸,半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对方还没有过来哄自己,顿时脸皱得更厉害了,三分疼七分演戏,“马振桓你不爱我了,你睡了我就不爱我了呜呜呜呜……”


蹇宾一脸懵逼,这什么情况??我睡衣还穿的好好的,谁跟你睡了!不,蹇宾根本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他还要去上朝。


“这是哪里,你是谁啊?”


易恩,“……”天啊,Evan你怎么还在玩这种梗,烂透了知不知道。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蹇宾的眼里充满鄙夷,我该记得你吗?你又不是真的小齐。


“威~你竟然忘了我!”易恩不满地扑过去,演,我让你接着演。


蹇宾瞬间慌了,被对方扑倒后胡乱地挣扎起来,但是为啥对方看着瘦瘦的力气这么大。


“喂,你干什么?”


易恩双手制住对方的手腕,腿紧紧夹住对方双腿,不留一丝余地。


闻言盯住对方的眼睛露出势在必得的笑,下体暧昧地蹭着对方温热的身体,“我干什么?你说呢,嗯?”


蹇宾闻言脸白了红,红了白,在感觉到对方的兄弟精神起来后彻底变得惨白,“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呵,马振桓你继续演,演的还挺像的。”易恩扯了下蹇宾宽大的袍袖,这个仿古的睡衣摸起来真舒服,结在哪里。还有头发,不会真的剃了发际线粘上的吧。


面对不断凑近的脸,蹇宾慌张之下只得一头撞了过去。


“哎哟——”


“马振桓你至于吗?”


看着对方顶着小齐的脸,瞪圆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蹇宾头很疼。


易柏辰捂着头表示这次真的很疼。“啊啊,马振桓你死定了。”


“你,你别过来!”蹇宾大惊失色向床角躲去,警惕地瞪着易恩。


“你真的不是马振桓?”易恩死死瞪着蹇宾那张脸,此时慢慢恢复的大脑开始运转思考起那千万分之一的怪力乱神的可能。


不会真的像粉丝小作文中写的那样吧……


“别动!我看看。”易恩小心地撩起蹇宾胸前的长发,轻轻扯了扯,还有对方光洁修长的脖颈,再看看自己肩膀上尚在的咬痕。


瞬间明了,易恩眼前一黑,Evan!


“啊啊啊——Evan呢,我的Evan呢,我的Evan到哪里去了??”


易恩冲蹇宾吼完,顾不上床上的大活人,慌张的掀开被子,没有,摸了摸床铺,啥都没有,易恩有些不敢相信这种事会让他撞见。


普通的一天醒来在普通的床上,可是Evan呢?


这一点都不好笑,而且我不迷信的。


顾不得穿衣服易恩跳下床就去翻衣柜,还有洗漱间。


没有,都没有。


易恩蹲在地上揪着头发,完了,他把Evan搞丢了。


蹇宾之前被对方吼得一愣一愣的,又目睹了对方“发疯”的过程,看来他真的很在乎那个人。
我到了这里,也不知那个人去了哪里?


蹇宾小心地挪到床边,看到鞋子样子的东西犹豫了一下便穿上了。蹇宾本来准备拍拍对方的肩膀安慰的,但是看到对方背上的抓痕以及肩膀处的牙印,联想到方才种种,顿时心里一羞才觉不妥。


蹇宾并不知道此地是哪,虽然对方肖似齐之侃,可对着对方的裸体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启齿,纠结许久才在对方旁边蹲下,别过脸试探地问道,“你的那位艾文,跟我很像吗?”


易恩看着蹇宾发红的耳朵心想,怎么会不像呢,你就是Evan的样子。


“很像,你们简直一模一样,不过Evan头发和我一样短。”


回过神来的易恩,总算想起了自己衣服还没穿的事实,并且一想到对方是谁,易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可是王上啊,齐将军可望而不可及的王上,我刚刚还对他动手动脚的!


易恩内心捂着耳朵望天,齐将军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王……王上,你你转过去,我穿个衣服先。”


今天的易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缘更==


很久没有写了,仿佛新手上路。我写文总是要憋很久,也没有大纲,文章可能写的很不通顺。


我知道以前有互穿的,我看过也记不清了,我尽量不去回忆看过的梗,自己编。


但也请大家监督,如果重合度超过大家的容忍范围,请务必和我讲。




评论

热度(55)

  1. 以齐制宾放飞自我三人组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放飞自我三人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