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刺客列传同人文】执子之手20

沐染离:

       
        陵光稳了稳气息,面不改色的说:“我带着章儿出来逛逛,看到你还以为认错人了呢!”蹇宾伸出手把孟章拉到身前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没有事后,才好笑的轻打了一下陵光,道:“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小时候一样!”见蹇宾那样温柔的对孟章到自己这里就粗鲁了,陵光装作伤心的样子,道:“哇~二哥,你还是那么偏心,只担心章儿,都不关心我……”


       看着耍宝的陵光,连孟章都不由地笑了出声,“三哥,你就别打趣二哥了!”陵光整理了一下表情,轻咳了一下,说起了正事:“二哥,你出宫有什么事吗?”“这个啊……”蹇宾看了看努力憋笑的齐之侃,伸出手偷偷掐了一下,“我和小齐出来见一下他的家人……哦……忘了还没有向你们介绍呢!”吐了吐舌头,蹇宾这才想起来齐之侃和陵光他们还都不认识,齐之侃满眼里都是蹇宾,自然没有错过刚才的小动作,借着衣袖的掩饰,悄悄捏了捏手中的柔软,蹇宾耳后一红。


        陵光好奇的看了半天,见自家二哥还没有介绍的意思,便开口道:“想必这位就是齐将军了吧!初次见面、你好……”孟章也跟着喊了句“齐哥哥好!……”齐之侃眉毛跳了跳,也回了一礼,蹇宾看了看三人说:“好了,马上都快是一家人了,还那么客气做什么?”听到蹇宾说“一家人”,齐之侃一向平静的脸上都有了笑容,说:“宾宾,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去吧!”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问的蹇宾听到这句话,愣了一秒,在反应过来后,激动的抱了齐之侃,陵光忙迅速遮住孟章的眼睛,说:“少儿不宜!”齐之侃和蹇宾身体瞬间僵住了……


       在楼下逗留了许久后,四人便一起向订好的雅阁走去……


        雅阁内


        仲堃仪又问着慕容离一样的问题:“小五啊,对于三儿要成亲了,你有什么看法啊?”慕容离眼眸转了几下,挑了挑眉,又想起刚刚的氛围,暗想大哥这是嫉妒了,不过三哥帮忙背了那么多的锅,这次还是不坑他了吧,便开口道:“我很开心!”


(齐之侃:小五,不枉三哥我那么疼你。慕容离:别来这套,千胜呢?借我玩几天。齐之侃:……又是这样……)


        仲堃仪皱眉,“怎么和你二哥一样,小五,你不可爱了,四儿呢?不是和你一起的吗?怎么还没有来?”慕容离摇头:“我不知道啊,他一早就出去了……”公孙钤听到这话便不乐意了:“大哥,你这话说的,小五和我一样又怎么了!我感觉比你好多了,听阿澈说那人还没成年呢!禽兽……”仲堃仪一听,炸毛了,反驳道:“我怎么就禽兽了!我们那是两情相悦……”“哦,”公孙钤狐疑地扫了一眼,“你确定?”“咳咳,那当然了!……”仲堃仪强装镇定。


        公孙钤笑而不语,只是一直盯着仲堃仪看,仲堃仪转过身不再去看公孙,看向别处 。一边默默隐藏自己的慕容离在惊觉自己都听到了什么的时候,嘴巴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一边又悄悄地往一旁挪了挪,避免被殃及池鱼,心里又在吐槽:四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让我一个人在这承受…… 


        正在这时,艮墨池破窗而入,在发现屋子里的人都是熟人时,刚想转身,可架不住同样眼尖的公孙钤,喊道:“小四,说过多少次了,从正门进,你怎么不听呢!”艮墨池摸了摸鼻子,装作刚看到屋内人的样子:“咦,二哥,大哥,小五,你们都在啊……二哥、二哥,你别气嘛,这不是事出紧急嘛?有什么空地吗?借我躲一会儿!”说完便在雅阁内找可以藏人的地方,公孙钤一把抓住,“躲一会儿?说!你又在外面惹什么事了?”艮墨池眼神飘忽不定,支支吾吾,“这个……这个……”


       “嘭”又是一声巨响,这次不是窗户,是门被弄开了,来者,也就是子兑环视屋内一圈后,视线落在了艮墨池的身上,说道:“艮墨池,你丫的有种别跑!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仲堃仪、公孙钤OS:唔……四儿/小四怎么和琉璃的王上牵扯到一起了?艮墨池在公孙钤发呆的时候趁机逃脱,说:“你哪里看到我跑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哦!”子兑气结:“还说没有跑,都从西域跑到中垣了!”艮墨池伸出一只手指在面前摇晃:“那可不是跑……我这是回家……”看着艮墨池一脸嘚瑟的样子,子兑不知想到了什么笑着说:“哎呀,阿墨,你回娘家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呢?我也好陪你一起啊!”艮墨池脸红怒道:“你不要胡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艮墨池一边解释,可是在座的那个不是人精,纷纷一副我们懂的样子,弄得艮墨池很是郁闷,心想看来这里不能在久留了……见子兑在门口堵着,且说话越来越不着调,后面的执明忍不住打断了:“子兑,你发什么疯呢?又在胡说什么啊?”探出头在屋内看了一圈发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身影,欣喜若狂:“阿离,原来你在这里啊!”瞬间丢了子兑移到慕容离的身侧,“阿离,阿离,你口渴吗?要不要喝点水?”“阿离,阿离,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糕点?”“阿离,阿离……”被执明这样一打岔,众人也就忘了艮墨池这回事,全盯着慕容离看。见众人的关注点都跑到了小五身上,艮墨池心想:这可是个溜的好时机!默默后退,小心翼翼的贴着墙边,眼看就要出去了,这时齐之侃他们到了。


        这边齐之侃领着蹇宾、陵光、孟章上来时,就看到门已经破了,蹇宾一脸困惑的看着齐之侃:“小齐,我们是不是走错了……”齐之侃仔细地看了看门上的字,道:“没错啊!”正在两人不确定的时候,齐之侃看到了正要溜走的艮墨池,这下确定了:“四儿,你在这鬼鬼祟祟做什么呢?”艮墨池欲哭无泪:今天是倒了什么霉啊!一个一个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啊!转移话题:“三哥,怎么今天你们都在这里啊,是有什么事情吗?”齐之侃看了一眼艮墨池,侧身让身后的几人人进到阁内。陵光刚踏进来,便发现了两人刚没找到的人,不禁感叹缘分是那样的奇妙。公孙钤在看到那一抹紫色进来的时候,就怔住了:唔……王上怎么来了!刚想要开口,就听到陵光说:“公孙,好久不见啊!”想起自从那日后,确实没怎么见过,公孙钤就硬着头皮回答道:“王上……”那边的孟章在看到仲堃仪的那一刻,不由地就喊出了“仲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慕容离看向两人,心想:原来二哥说的是这个意思啊!有意思……见慕容离看向孟章,执明伸出手扭过慕容离的脸,有些可怜兮兮的说道:“阿离,你看看我嘛!”慕容离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向执明。


        最后踏进来的蹇宾和齐之侃看到屋内那么多人,心想这下双方的家人都见到了……不由地对视一笑,虽说和设想的不一样,但还是很好……

评论

热度(21)

  1. 以齐制宾沐染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