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刺客列传同人文】执子之手21

沐染离:


       雅阁内


       简单的几句寒暄过后,仲堃仪率先拿起了自家无良父亲和爹亲让准备的礼物,其他几人也都相继送上了意义非凡的礼物,宴席上,觥筹交错之间,无意间便拉近了人们的距离。看着仲堃仪一直忙着照顾孟章,忙前忙后;执明也不停的问着慕容离,时不时偷瞄一眼;就连不怎么对付的子兑和艮墨池吵吵闹闹也别有一番情意;更不用说蹇宾和齐之侃了,全程撒狗粮,闪瞎在座人的眼,在感叹蹇宾找了个好王夫后,又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公孙钤,心想都是一家人,怎么和那齐之侃差那么多呢?情商好堪忧啊!也不知道何时能懂……蓦地想起楚衍说过的话,公孙钤的身份可能不简单,不过现在看来也是,看来要去问问蹇宾这齐之侃的身份了,毕竟都是一家人,想通后又暗自窃喜自己的眼光不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光总是那么容易溜走,夕阳的余晖下,众人依依不舍的告别。酒楼前,看着夕阳将蹇宾和齐之侃的身影不断拉长,最终交汇在一起,形成一幅画卷。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临了,四月初六,宜嫁娶。这一天十里红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长街上熙熙攘攘,百姓脸上无不透露着喜悦,为他们的王而欢呼雀跃,祝福他们白头偕老。


       按照天玑的习俗,在正式举行婚礼前需要祭祖,虽说想快点见到小齐,但蹇宾还是耐着性子去了祭祖仪式。


       祭台之上,若木华率领着其他巫师在跳着巫舞,并时不时高声唱喏:“感谢神灵”、“感谢天神”、“感谢天神”,手中的铃铛随着身体的摆动而发出或清脆或浑厚的声响,与鼓声、号角声、罄声等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奏出一曲华美的乐章,为即将到来的新人祝福。


        最靠近祭台的地方,蹇宾身着华服立于百官之首,国师若木华缓步走下祭台,面带恭敬的对着蹇宾回答道:“王上,吉时到了。”蹇宾复又深情的看了一眼齐之侃,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上高台,身后的宫人拿着圣旨立于一侧。祭台之上,蹇宾环视四周,目光一一略过台下的亲人、挚友……,最后落在齐之侃的身上,感慨颇多:小齐,以吾之名,冠汝之姓。余生,是你便好。齐之侃也看着台上的蹇宾,暗想:宾宾,剩下的日子,我不想只做你的小将,我要和你一起面对,护你一世无虞。余生我们一起走。
        旌旗猎猎作响,蹇宾沉吟片刻,上前一步,朗声道:“猗与那与!置我鞉鼓。奏鼓简简,衎我烈祖。汤孙奏假,绥我思成。鞉鼓渊渊,嘒嘒管声。既和且平,依我磬声。于赫汤孙!穆穆厥声。庸鼓有斁,万舞有奕。我有嘉客,亦不夷怿。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顾予烝尝,汤孙之将。”台下的众人看着高声唱喏的蹇宾,每个人的神采都不一。唱词结束后,若木华于百官之前,躬身行礼道:“王上圣明。”众官附议:“王上圣明!”声音绵延不绝,一声“跪”下,百官齐跪,“天佑天玑,繁荣昌盛!”声音响彻于祭台的上空,“平身!”“谢王上!”至此,祭祖结束,仲堃仪、慕容离相视一笑,不语。


        昏礼时分,有宫人于殿前歌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天玑以白色为尊,银白色绣黑烫金的宽大的衣袍上绣着天玑王室特有的图腾,彰显着尊贵的身份。(唔……服饰实在是不会描写啊!!!各位将就着看吧/作揖)重重华服加身又加之冠冕,蹇宾心里吐槽:还好只有今日一次,不然真会累死啊!扭头看向旁边的齐之侃,仍是干练的衣袍,只是腰间多了些代表身份的花纹,剑眉星目,英气逼人,生人见之,乍觉凌厉感十足,可在面对蹇宾还有家人时目光却如寒冰消融,只余温柔。


       漫漫台阶路,红毯铺地,绵延至上。耳边回荡着宫人的唱词,蹇宾伸出手捏了捏齐之侃的手,齐之侃看着蹇宾,两人相视一笑,而后看向前方,十指相扣,一起向台阶的尽头走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台阶高处,若木华又再一次的充当着祭司,垂眼看着下方那一对携手缓缓而又坚定的向自己走来的人,不由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并用手抚了抚自己根本不存在的胡须。至前,“一拜天地!”“再拜高堂!”“夫夫对拜!”“礼成!”


        夜宴,烛火通明,歌舞升平。


        “恭喜天玑王上迎娶王夫!”


        “诸位宾客,请满饮此杯!”“王上请!”


        主座上,蹇宾和齐之侃一脸甜蜜,看着对方,眼中只有对方的存在,视旁人如无物。众人看着两人的相处方式,心思各不同。仲堃仪一边为孟章施菜,一边想:唉!好不容易也喜欢我,可是,章儿还没有及冠,我到底还要等多久啊!孟章看着为自己置膳的仲堃仪,笑:仲哥哥,我们也会像二哥他们一样一直到老吧!嗯……一定会的!看着突然望向自己且眼神坚定的孟章,仲堃仪霎时间笑了出来。


       陵光看了看蹇宾和齐之侃,又瞧了瞧孟章和仲堃仪,又瞄了瞄和公孙钤之间的距离,叹了口气,见没人往这边看就悄悄地往公孙钤那边挪了挪,见公孙钤没有拒绝,暗喜:哈哈哈哈哈看来,二哥和公孙的三弟成亲还是有好处的,我俩的关系又进了一步……看着陵光突如其来的动作以及笑容,心里咯噔了一下:王上的笑容……有古怪!


       执明单手托腮盯着慕容离:“阿离,你喜欢吃枇杷啊?”“阿离,你看一下我好不好嘛!”“阿离~……”看着一直说个不停地执明,慕容离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伸出手从矮桌上随意拿了个水果塞进执明的嘴里:“好好吃东西!”见慕容离给自己东西,执明一脸满足的笑了,然后安静了下来,看着执明因自己一个举动而傻笑的样子,慕容离眉眼弯弯,含着笑意。执明何时见过慕容离如此开心的样子,又呆住了,不过还是口齿不清霸道的说道:“阿离你笑的样子真好看!”慕容离闻言一愣,又恢复了往日的一脸平静,看着突然变脸的慕容离,执明:完了,说错话了,嘤嘤嘤嘤嘤~不过阿离笑的样子真的好好看啊!


       坐在林煦旁边的艮墨池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一边脑袋在飞快地转动着,想着要怎么才能逃的远远呢!同时又偷偷的看着对面的子兑,正在和自家弟弟子煜说话的子兑察觉到了某人的注视,用口型说着:“阿墨,这次你休想再逃!”艮墨池一看顿时气来了,挑衅的瞥了一眼“有本事你就来呗!小爷我不怕你!”,然后就拉着身边的林煦聊去了。看着自家王兄的视线,子煜打趣道:“王兄,这就是你来天玑的原因啊!这个人不会就是我未来嫂子吧!”心里有个小人叉腰笑道:哈哈哈哈哈!这个王兄该没有时间管我了,想想就开心^_^^_^~不理会艮墨池的挑衅还有子煜的打趣,子兑淡淡的笑了一下:“嗯!马上就是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的子煜开心的吃了起来。


       林煦蓦地抬头就在看到了斜对面人的笑容,心停了一拍,不由地又想起前几天和庚辰一起去道谢发生的事情,有些慌乱的低下头,不再去看那人的笑容。话说楚衍正默默看着林煦,没想过对方会突然抬头,在愣了一秒后又展开了那熟悉的笑容,在看到那人眼中的慌乱并低下头羞涩的样子后,笑出了声:阿煦这个样子好想捏一下啊!艮墨池罕见的看着林煦的表情,不解的问道:“阿煦,你没事吧!”林煦摇了摇头,逐渐回复正常,说:“没什么。”虽有疑问,但一想到自己的麻烦还没有甩掉就不再追问了。


       萧然吃着手中的花生,皱眉思索:这……也不知方夜最近犯什么病了,一直看我干嘛?我又没有抢他吃的!想到了什么,就把吃的往庚辰面前推了推,庚辰一脸傲娇,哼╯^╰让你那天抛下我!萧然无奈的拉了拉庚辰的衣服,说:“小辰,别气了啊,我把吃的都给你了。”刚想再坚持会儿,想多提点要求的庚辰突然被方夜一瞪,泄了气:“好吧~_~,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啊!”为了避免自己在遭受方夜的冷气压,庚辰没出气的留下一句:“我去找阿澈玩了!”便溜了。方夜心想:算你识相,辰,不过我最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啊?怎么小然那么怕我呢?求解……萧然看了眼已经溜远的庚辰,暗骂一句,又不动声色的移了移位置。

评论

热度(15)

  1. 以齐制宾沐染离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沐染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