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后宫刺客传 十六

陈粽子:

天枢封地



仲堃仪在回天枢的路上遇了刺,所幸艮墨池来接他,这才躲过了一劫,背上被划了两刀,他因为违反宫规擅离封地在先,回到他住的从梦阁也没敢声张,他因为熟悉医理的缘故,就自己疗伤,何况生性多疑,别的大夫通通不信,就疑心有人像他害孟章那样害他。


艮墨池见伤口有些严重,悄悄请了大夫来,谁知包扎到一半,就听见孟章来的动静,好些天不见孟章,他身体还是那么弱,脸上强撑着还有点气色,是拜仲堃仪的药所赐。


仲堃仪坐在床边,只披着一半外衣,连忙起身请安,“免礼免礼!仲公子快坐!”孟章快步走上来,将他按下去,数落他:“你又是到哪里搞事了?天天搞,我叫你消停些消停些,你就是不听,看吧看吧,这不是伤着了?”


仲堃仪当然不能告诉他天玑的秘密,就撒谎说与人争执,动手打了一架,“王上不必挂心,不必惊动众人。”


孟章腾地跳了起来,吓得艮墨池敷药的手抖了抖,仲堃仪瞪眼看着他,“谁?”孟章双手叉腰暴怒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担心地看着仲堃仪的伤口:“谁敢在我头上动土?是谁活腻了,本王这就去杀了他!”他说着就往外走,像是立刻要纠集一拨人去给仲堃仪讨公道。仲堃仪从来没见过孟章这一面,这个孩子现在满脸气得通红,一边咳嗽一边传苏嬷嬷过来。


“别别!”仲堃仪止住孟章,牵拉了伤口,喊了一声疼,孟章立刻转回来坐在他旁边,“你别动,你别动,本王不去了就是。”他又问:“仲公子到底和什么人结了怨?在哪里伤着的?本王去帮你解决这事。”


仲堃仪想了想,躲闪着孟章说:“若是在封地之外呢?”


孟章表情凝固。


仲堃仪举起手作了一揖:“臣违反宫规颤离封地,若被钧天正宫查出,臣自愿受罚。”


“你没事就好。”


仲堃仪的外衣滑了下来,孟章没说什么,帮他重新盖好以遮住伤口,说:“本王会将此事压下来,仲公子安心养着吧。”


这个孩子比他想象中还要沉稳得多,如果不是身体原因,假以时日,他会在后宫有一席之地,但是这里是后宫,仲堃仪有一瞬间对毒害孟章感到愧疚,只是一瞬间而已。


孟章坐在他旁边看艮墨池上药,他气得鼓鼓的,因为方才动怒,气都还没喘匀,胸口一起一伏的,嘴里鼻里发出微微的喘息,有点儿像……像蹇宾和齐之侃他们那个……


你在想什么?!他还是个孩子啊!


仲堃仪用力摇摇头,偷偷看了看孟章,他的刘海儿颤颤的,仲堃仪心想,若是孟章对他投怀送抱,不不,别想了别想了,太龌龊了太禽兽了。


仲堃仪感觉脸有点儿烫,孟章问他:“仲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


孟章坐近了一些,伸手试探他额头的温度,“我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别,王上别过来!别碰我!”仲堃仪慌张地站起来走了出去。


孟章:???


天玑封地


齐之侃与蹇宾同骑着一匹马,他坐在后面控着缰绳,蹇宾坐在前面指路。


“往东。”


“好好,往东。”


“往西。”


“行行,往西。”


他们闲来无事就爱往齐之侃住的小茅屋走,那里人少,靠近湖,又清静又凉快,也不带任何随从。对此天玑的人都说天玑封地的两位后君关系和谐,一点儿没有争风吃醋的样子,这才是后宫相处的正确模式。


是蹇宾派的人去刺杀仲堃仪,那晚齐之侃听到了仲堃仪的动静,他悄悄告诉过蹇宾,没想到蹇宾我行我素,他们其实也没做什么,装装样子而已。


“王上为什么让别人知道我们……”


“小齐想说我们什么?”


“我们那个,就,就那个啊。”齐之侃觉得难以启齿。


蹇宾扭着头瞥了他一眼,“让别人知道,小齐你不觉得很刺激么?”


“刺,刺激?”齐之侃被口水呛到,“王上你还有这个癖好?作为后君能不能矜持一点?”


蹇宾笑了笑说:“就是想让众人知道我和小齐的关系啊。”


齐之侃心里有点儿暖,却颇为忧虑,“王上不会不知道后君私通是大罪……”


“知道,”蹇宾,“知道也要这么做。本王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先让其他后君们斗,斗到剩下的无论是谁,只要让国师给他祸星之名,说天象不利,与共主犯冲,那他都得出局,有国师在,本王才是暗控大局的那个人。”


“可万一我们的事被传出去?王上……”


“本王不管,”蹇宾紧紧握住齐之侃的手,“别说本王贪心,小齐和君仪天下的那个位子,本王两个都要。”


齐之侃说:“如果非要选一个,臣愿意助王上登上皇后宝座。”


“不!”蹇宾横眉竖眼,拿了马鞭往地上一摔:“小齐,和君仪天下,一个都不能少!”


天璇封地


陵光不信他撩不到公孙钤,他觉得公孙钤是在欲擒故纵,那么让他主动一点。


陵光坐在公孙钤旁边批奏折,批了一会儿就说肩膀酸疼,他自己“哎哟哎哟”地锤着胳膊,一边拿眼睛觑公孙钤。


“臣明白了。”公孙钤起了身。


“那就有劳贵君了。”陵光把肩膀伸过去。


公孙钤去叫医丞来了,医丞说要给陵光贴膏药,膏药什么的撕起来最疼了,陵光无是强烈拒绝:“不痛了不痛了,肩膀不痛了。”


“共主别胡闹。”公孙钤把陵光按在床上,帮医丞扒下陵光的衣服。


医丞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放肆!”陵光像条脱水的鱼不停挣扎:“不贴,不贴,本共主不贴!”


医丞看着公孙钤,试探说:“那要不,不贴了?”


“别啊,良药苦口利于病,膏药难撕利于骨。”公孙钤摁住挣扎着的陵光:“来吧医丞。”


医丞记得自己当时是颤抖着双手,为共主贴了膏药,他忘不了共主的眼神,没有对他的恨,有的只是满眼的绝望。


贴完了膏药,陵光泪眼婆娑地还趴在那儿不想动,医丞交代公孙钤说:“晚上撕膏药的时候,麻烦贵君……”


“我知道,”公孙钤笑道:“长痛不如短痛,我会刷得一下帮共主接触痛苦。”


“公孙钤我看你是想死了!”


🙃公孙的情商已经低到尘埃了。
😂蹇.特殊癖好.宾   齐.唯命是从.之侃
🤔仲堃仪反正被双白留下阴影了。

评论

热度(33)

  1. 七只影陈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陈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