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前世今生|仲孟|熊彭】小哥哥你恋爱吗?(熊网配大佬X彭总裁)

爱搞事情的方方土:

 来自乐乎用户点梗  @红衣大花 


微博用户点梗@懒懒的山芋


收文了,很抱歉这篇点梗拖这么久,之前写完正想打出来,那时候作者快期末考试了,作者的妈妈就没收了作者的手机,考完试马上就发出来了【可怜兮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彭总,希然策划已经写完了。”


彭昱畅翻了翻策划案说:“可以下去吧”


那名助手出了孟总办公室后,一堆人都围过来“王姐,总裁看过策划案了,说通过了吗?”


王姐一脸面瘫,众人很难从她的表情看出些什么。


其中有一个人猜测道“王姐是不是没通过啊?”


“没通过”


“什么!”众人倒吸了一口气


“才怪”王姐说完这句话笑了笑


“王姐,你吓死我们了”


“好了,下班以后我请大家一起聚会”


“那就这么说定了”


在总裁办公室,彭昱畅品了口咖啡。打开mp3,带上耳机,听最新的天枢电台,我的夫君不可能那么可爱广播剧。


 


“欢迎大家收听由天枢电台播出的我的夫君不可能那么可爱广播剧。”


“神医什么才能救她,从耳机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公子音。


“这。。。哎,恐怕那天山雪莲你们找不到啊,其他药材我都有,但这味药材是极为重要的。”,“神医那天山雪莲在哪里?”


“在那极冷的冰山之上。”


。。。。。。


 


彭昱畅说是一家总公司的总裁,但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就是喜欢听天枢电台里一个叫仲堃仪网配大佬的声音。其实他第一次听天枢书电台的时候,听天枢二字感觉很熟悉,后来他听天枢电台第一个广播剧“明星这职业我不干了”,便迷上了其中男二的声音,就去看了cv表,看到了他的圈名仲堃仪,此后彭大总裁就像一个小迷妹一样追星,为仲堃仪打calll。


“报告”


“请进”,彭昱畅马上把广播剧关了,摘了耳机。


“彭总,这是您的助理应聘名单”


彭昱畅翻了翻,突然看到熊梓淇那一栏说“就他吧”


“马上会通知他”


“让他下午就来工作吧”


那名员工还在疑惑着总裁为什么那么快定下了人选,但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上面的人不想让他知道他自然会知道,上面人不想让他不知道便不知道。


此时办公室内的彭昱畅心情高兴的要飞了起来,自家男神要给自己当助理了,男神的真名是熊梓淇,很好听,不过总感觉天枢,仲堃仪,熊梓淇这些名字都很熟悉,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下午要给男神一个好的印象。


“喂,你好,是熊梓淇,熊先生吗?”


“对,我是”


“恭喜你成功被我们公司录取了,您下午就可以来工作了。”


一晃到了下午


“您好,我想问一下彭总办公室怎么走?”一位帅气的男士走到前台问道。


“往前走向右拐,看见一个电梯上四楼再向左拐,就到了”


“好,谢谢了”


 


到了彭总办公室


扣扣


“请进”


“彭总好”


熊梓淇看着眼前人与资料上一模一样的彭昱畅心叹,果然自然是没有错的,找对人了。想到这熊梓淇不由得笑了笑。原来那熊梓淇死后,并没有喝孟婆汤,转世为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他。


彭昱畅看着眼前这个人的笑容,也不由得笑了笑。突然彭昱畅感到头晕,脑子里出现两种声音。


“惟愿吾王一尝心愿,长乐未央”


“若国家都没有了,还叫什么臣民!”


“仲卿,晚了晚了”


彭昱畅头痛的坐了下来,熊梓淇上前扶住了他,说:“彭总,没事吧?”


“没事,缓一缓就好了。”


在混乱中熊梓淇不小心点开了mp3,突然传出


“尊夫人病已经好了。”


。。。。。。


“彭总你。。。”


“我,我只是比较喜欢这个声音而已”


“哦,我知道了,你要喜欢我天天说给你”


“嗯”不知为何彭昱畅的耳朵红了起来


“那彭总我们可以开始工作了吗?”


“可以了,你的办公室是在左边的,那个你的工作已经发在你的邮箱里了”


“好,那彭总我先去工作了,可不要想我啊。”


等熊梓淇走后,彭昱畅才感到哪里不对,刚刚是被自家男神撩了吗?这样想着却不由的睡着了。


“王上新政在下浅谈几句。。。”


“封仲堃仪为通事舍人,随王伴驾。”


“惟愿吾王一偿心愿,长乐未央”


“封仲堃仪为上大夫”


“王上,您所谓的忍字,微臣也细尝了十余年,个中滋味不比您少。。。”


。。。。。。


“熊老师捶你胸口”


“熊梓淇,我们是从刺客列传那部剧里面都认识的吧”


“对啊,你可永远是我最好的王上”


“熊老师,我想告诉你件事”


“什么事啊?”


“我同可米解约了。”


“哦,那祝你一路顺风”


从此彭昱畅与熊梓淇再也没有了联系


彭昱畅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清泪,渐渐的醒来了。


“仲卿,熊老师,是你吗?”怪不得自己听到天枢,仲堃仪,熊梓淇这些名字颇为耳熟


彭昱畅擦了擦眼泪,走到熊梓淇的办公室。


“熊老师是你吗?”


“彭彭,是我”


熊梓淇看到彭昱畅红红的眼眶,笑了笑说“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还能谁欺负我,就是你”


“我?好好好,彭彭我向你赔罪,彭彭这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你还再敢放手?”


“好好好,我不敢不敢”


。。。。。。



评论

热度(29)

  1. 以齐制宾爱搞事情的方方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