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镜中花,水底月(十三)

白白的小小的兔子酱:

 前文戳这里


  蹇宾来回摸索着自己的腿,很好,伤己经好得差不多了.本来,自己坠马时伤势就不像上世那样严重,想必,再过数日,自己就可以恢复原状了.


  但是……自己现在完全联系不到暗卫,想避开齐之侃偷偷回府,别说自己伤着,就是自己没伤,只凭这几下三角猫功夫,自己偷溜回府完全是痴人说梦.不如,故意惹恼齐之侃,让他把自己赶回去?蹇宾暗自摇头,自己来这草屋这么久,几乎没给齐之侃好脸子看过,可齐之侃仍旧殷勤体贴,完全看不出一丝着恼的样子.怕是,只有直说一条路可走了……


  夜幕低垂,一点一点的星辰闪着微光,如钻石般缀在乌压压的空中,使夜晚静谧美好.


  屋外环境如此美妙,屋内却大不相同,尽管点着温暖的烛火,两人间却是一点即爆的压抑.蹇宾在床上坐着,面色僵硬,齐之侃站着,一脸为难却不肯退步


  蹇宾:"我要回去"


  齐之侃:"可以,我跟你回去"


  蹇宾:"你不许跟着,我要自己回去"


  齐之侃:"你腿伤还未好全,我跟你回去"


  蹇宾:"我说了,我要自己回去!"


  齐之侃:"不行,我跟你回去"


  ……
 
  无论蹇宾怎么说,齐之侃只有一句"我跟你回去",蹇宾无奈,只得放缓声调,婉言劝道 :"府上情况复杂,我虽名为侯爷,可不过是个虚名唬人罢了.你贸然前去,若遇到什么情况,我未必能护得住你,你安心呆在这里,等我掌了实权再作打算,如何?"


  蹇宾本以为自己放缓态度,又许诺日后接齐之侃进府,想来齐之侃会同意的,哪晓得齐之侃气鼓鼓的,一脸委屈:"王上又哄人了!再作打算……王上进了府还有什么打算!无非是拦着阻着不让我入府!再说,就算王上许我入府,如果帮不到王上,我入府做什么!草屋里还短了我一口饭不成?"


  蹇宾垂下眼,他确实是这样想的,等到回了府,他不许齐之侃入府,齐之侃难道能硬闯进来?只是,没想到前世好哄得很的齐之侃这一世居然如此聪明……不是,不是他变聪明了,只是他,不愿意被我哄了……要是他前世也这样该多好,不要那样听自己的话,不会随随便便被自己哄骗,该多好……多好……"死"这个字,应该离爱笑的、天真的、鲜活的小齐很远,很远……


  蹇宾悲从中来,抬起头,直视齐之侃:"你怎么不装糊涂了?若是前世你稍机灵些,又怎会被免官,最后还把命丢在截水城?你若前世聪明些,就不会,不会……"蹇宾声音低了下去,低下头,强忍住眼睛泛上的泪水,死死咬住牙,压抑着喉头哽噎的声音.


  "王上……"齐之侃慌了,即使是国家将要灭亡时,王上也未曾露出过这样的表情,现在,居然快哭了?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抚王上,依照前世的经验,"表忠心"是让王上开心的最有效方法,于是,齐之侃认真地对王上说道:"臣效忠于王上,愿为王上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蹇宾听到齐之侃的话,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死什么死!不许死!你要活着听到没有!要活着!蠢死了,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瞎聪明!"


  蹇宾一边哭,一边数落齐之侃,把自己前世痛失爱将和这世计谋未成的伤心全哭了出来,齐之侃一面愣愣地听着,一面在王上哭得喘不上气的时候帮王上拍背顺气.


  过了一会儿,王上一点动静也没了,神游天外的齐之侃回过神来,凑近一看,王上已经睡着了.


  齐之侃轻手轻脚给王上盖上被子,暗暗猜想,王上在地府时,难道与天璇王是邻居?


-------------------------------------


  莫名躺枪的陵光,哈哈哈哈哈,另外,蹇宾是不是有点人设崩坏?没关系,下一章冷艳高贵的天玑王就回来了

评论

热度(39)

  1. 以齐制宾白白的小小的兔子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