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念君80

笙箫兔:

  孟章叫人娶了一套小小的精铁衣,仲堃仪疑惑的看着这东西,不解的看着孟章,孟章冷咳一声:“这是为了防止你遇刺体格遗传到我孩子,所以命人用精铁打造的,做工精细,穿着不重,花了两年功夫才好,你也有份儿的,你拿去送给果子吧!”
  
  仲堃仪琥珀色的眼眸一下子炙热的看着孟章,仲堃仪慢慢靠近孟章,孟章后退几步:“仲堃仪,你不要乱来。”
  
  仲堃仪盯着孟章,苦笑一声:“王上,我们从现代回来才一年多的光景,你这个…”
  
  孟章抿唇,将衣物搂在怀里:“以前你来到天枢学院来学习时,本王就经常听见夫子说过你的名字,去看你的时候…总之,你进宫后,经常遇见那些刺客,所以本王命人打造了。”
  
  仲堃仪上前,不管孟章的挣扎,将孟章搂进怀里:“可是你不仅打造了臣的,还有我们孩子的,王上,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准备好了,对吧!”
  
  孟章倔强道:“还好,本王在那个不懂事的时候回来了,回来时,一时间心绪太多,原本都忘记了打造了半年的精铁衣,现在下人来通知,才记起来。”
  
  仲堃仪紧紧搂着孟章,虽然孟章怀里的精铁衣有点碍事,不过仲堃仪现在一点儿也不在意:“以前是臣辜负你了,王上,以后臣纵使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
  
  孟章抬头,盯着仲堃仪:“这话本王好像在哪里听过…”
  
  仲堃仪扭头轻咳,这是他学齐将军的。
  
  说起来,天玑天枢的情景都差不多,都是被王器重带回宫授权,只不过,一个是被臣子毁了,一个是毁了臣子,仲堃仪将头埋进孟章颈窝一直蹭,他的王,以前真的是无条件支持相信他,他以前怎么就那么恶毒呢!那么好的一个人儿,就该被捧在手心里宠着的。
  
  孟章一直都知道仲堃仪的智慧,看见仲堃仪这样悔恨交加的样子,抽出一只手,放在仲堃仪背上,轻拍。
  
  其实天知道,当初知道仲堃仪背叛自己时,孟章一颗心都死了。
  
  以前的他以为从此以后孤单一个人,却不想上天给他安排一个仲堃仪,情窦初开般的他像个毛头小子。
  
  可最后的结局也让他知道了,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现在,孟章感受脖颈边温热的气息,还是软不下这个心,这颗只为仲堃仪心动的心,孟章抬头闭目,希望这世,他们都能有个好结果,至少不要到天人永隔的时候。
  
  最喜不过天玑,齐之侃静养一个月后便下了床,看着他和蹇宾的果子,还是一个不用嫁人的乾果子,齐之侃每天笑得酒窝都出来了,着实阳光帅气。
  
  国师也喜,经常与齐之侃一起,道:“王后啊!您看,要不要将世子带来天官属学习一下。”
  
  齐之侃皱着眉拒绝,虽然国师现在已经不会害他了,但是让一个国家世子去学习观测天气,什么嘛!他儿子又不是天气预报的。
  
  在齐之侃看来,国师的这些东西都是现代的天气预报,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跟着他习武。
  
  国师在齐之侃这里得不到结果,去和蹇宾说,蹇宾挑了挑眉:“国师啊!你不是有继承人嘛!干嘛非得让本王的儿子去学习你那个天气?本王的儿子,现在要学习的,是治理国家,不是观天气的。”
  
  国师无望,只得颓败下去,齐之侃抱着小果子来到蹇宾身边:“王上,我不会将果子交给国师的,天玑奉巫仪没错,但是果子不行。”
  
  蹇宾搂着齐之侃的腰,逗一逗果子:“小齐,本王好歹也是在新时代生活的人,怎么会相信那些东西。”
  
  齐之侃眨眨眼,才想到这个问题,果然一孕傻三年。
  
  蹇宾没了逗果子的心情,看着有些傻气的齐之侃,蹇宾舔了舔唇,附在齐之侃耳边道:“小齐,你怀果子的这段时间,可苦了本王了,你说,要不要对本王补偿一下,嗯哼。”
  
  齐之侃轻咳一声,叫下人将果子带了出去。
  
  果子:???????
  
  笙箫兔:说实话,我不会取名字_(:зゝ∠)_,大名。


         大家中秋节快乐啊~(●'◡'●)ノ❤

评论

热度(34)

  1.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