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仲孟 第八十八章

酒葱:

  自从仲堃仪那次在学宫与孟章重逢后,整个人都像变了一样,仅仅是看着他,你都会觉得有一阵和煦的春风吹过,嘴角不再要笑不笑地紧绷着,而是笑得明目张胆。
  目睹了这些变化的慕容离,在心里用箫砸晕了他无数遍。知道你开心,可你也不用连吃饭都扬着嘴角吧;知道孟章回来了,你也不用天天把“王上”挂在嘴边吧,搞得像谁还没有个王上似的。想到这里,慕容离的情绪就莫名低落起来。
  不管以前的执明怎样,至少现在的执明,似乎不太愿意靠近自己。可那日孟章被仲堃仪带回宫里时,执明脸上真心实意明媚的笑容,像一根软刺在慕容离心里扎了一下,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只是有些酸酸涨涨的。
  其实慕容离心细如发,他看的出来,执明不过是将孟章当做了自己的弟弟一般疼爱,他不清楚两人如何相识,但执明对孟章的熟捻与亲密,绝对不像是偶然见过几面的样子。慕容离并没有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与沉稳的心性,在面对执明时总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偏偏他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即使明白自己以前给执明带来过伤害,都不知道该如何弥补。
  在仲堃仪有一次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散发着无比愉悦的气息时,慕容离终于爆发了。“仲堃仪!”随之相伴的,还有燕支破箫而出带起的风声。
  仲堃仪眉眼弯弯,瞅着慕容离再明显不过的威胁,淡定地喝了杯茶,他可算是有反应了。
  慕容离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见仲堃仪一脸平静坦然地喝茶,敏锐的心弦瞬间颤了一下,慢慢将燕支放回箫中。
  “你故意的?”
  仲堃仪眨着一双大眼睛,“你说什么?”
  慕容离没什么好脸色地冷冷回了句,“别装模作样。”
  仲堃仪笑了笑,“要不执明怎么说慕容心有九窍呢。”
  慕容离几乎是用鼻腔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执起竹箫,利落地走了出去。
  慕容离一走,仲堃仪脸上的笑容也立马淡了许多。
  孟章穿着绿衣从帐内走出,朝慕容离的背影望了一眼。仲堃仪连忙起身走到他身边,在他肩上搭了一件外衣,“王上,小心着凉。”
  孟章将眼神收回来,用手拢了拢外袍,转过身子朝仲堃仪浅浅淡淡地笑了一下。仲堃仪心里一软,下意识地将孟章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
  二人皆是一愣,仲堃仪连忙把手收回,声音低了下去。“臣逾矩了。”
  孟章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仲卿太过拘谨了,毕竟,我早已不是王上。”
  仲堃仪喉咙一塞,最后只能轻轻叹息,“在臣心里,您永远都会是我的王上。”
  孟章已经将身子转了过去,仲堃仪看不到他的神色,亦看不清他的喜怒。
  “只是王上?”孟章温润的嗓音传来,
  仲堃仪微哑着不知如何答话。
  孟章回过头,面上已不再带笑,“或者我换句话问,仲卿,你在不安什么?”
  仲堃仪有些惊讶,却又有些意料之中地看着孟章。他从不怀疑孟章的聪颖,也从来没想过要瞒着他什么。仲堃仪不是个胆小的人,唯独面对孟章,却有了意外。
  孟章不是感觉不到仲堃仪的异样。从自己回宫起,仲堃仪就迫不及待地昭告天下,没有丝毫缓冲的余地。同时有意地向朝臣强调着自己的地位,让所有人不敢对自己有半点轻怠。甚至对自己的尊重更甚于仲堃仪。他不知道要达成这种效果,仲堃仪都做了什么,或者是在不知道自己还活着之前,就已经开始这样做,现在只不过是加大了力度而已。
  孟章对仲堃仪的了解不亚于仲堃仪自己,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仲堃仪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所以不惜动用一切让事情尘埃落定,更别提自己想要隐藏身份了。
  孟章长相稚嫩,虽已十九,模样却同初见时无甚变化,只是青涩之气更少了些,整个人沉稳地不像一个还未及冠的少年,只是那张脸偏偏又干净清秀,两种极端的矛盾聚集在他身上,却又无比和谐。
  仲堃仪伸手轻轻抱住孟章,将头埋在他肩上,孟章任他揽住自己,静静地不说话,反而像一种别样的安抚。
  “是,我是不安。”
  “我迫不及待地宣布你回来的消息,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留住你,你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在毫无商量的情况下决定好一切,然后消失。我想,如果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你的存在,你是不是就会多一些顾忌,至少不会以为自己的消失不会惊起任何波澜。”
  “我知道你不愿再受束缚,所以我做了很多,让所有人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地位,这样,你既不用当王上,有怎样都处理不完的烦心事,又可以随心所欲,不用受任何人桎梏。”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不用整天呆在宫里,你可以去把十九年来你渴望的却没机会做的,都一一尝试。无论你想要什么,都不会有人反对。”
  “王上,我什么都不怕,只怕你离开我。”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仲堃仪的声音几乎是在颤抖哽咽。
  孟章闭上眼睛,不知道如何才能让眼前这个人明白,自己不会再离开,他也不必这般小心翼翼做好一切,只是担心自己会抛下他。
  孟章稍微撤开一些距离,双手抓住仲堃仪的衣服,踮起脚尖,在仲堃仪嘴角轻轻落下一吻。柔软的触感让仲堃仪瞪大了眼睛,整个身体瞬间僵直。
  末了,孟章放下脚尖,微微仰头看着不知所措的仲堃仪,
  “这样,是不是可以让你的不安减少一些?”
  
  
  
  

评论

热度(67)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