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包庞】《开封仙谈》(闲谈?)【31】

希:

·更新有点慢,先跟大家说声抱歉。😖
·本话依旧发糖,四连糖够不够甜呀~😝


目录: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21】【22】【23】【24】【25】
【26】【27】【28】【29】【30】



包拯一句话的效果堪比炸弹,庞籍一个激灵倏地睁开了眼睛!一瞬间,包拯近在咫尺的脸和眼中的笑意就这么大剌剌地撞入了他的视线,庞籍感觉自己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浑身僵硬,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见庞籍这样的反应,包拯挑起眉左右瞄了瞄,了然地点了点头“分析”道:“醇之,你该不会是想偷袭我吧?看你这架势……霸道公子爱上我?”
“你你你……胡说什么呢!”庞籍的脸涨得通红,急忙收回了“壁咚”包拯的手。这下惨了,虽说是事出有因,但偷袭被抓现行也是尴尬到飞起啊!刚才是谁说老天爷向着我来的?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为了挽救自己的立场,庞籍刻意咳了两声道:“你这次变身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又醒了?”
包拯没有立刻答话,他低头轻笑了一声才又抬头道:“因为……我还没问完啊。”
“还问?陈州又不是什么禁地,本公子去都去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去了陈州倒没什么,只不过你刚才说‘马上就回了开封,一件事都没耽误’……结合你我通信的时间计算,我想知道,你让《灵器录》失守的确切时间有多少天?”
“啧啧啧,你这是摆上正牌儿守护者的谱了是吧?放心,没有失守,本公子可是一天之内就回来了。”
“哦~~~”包拯点点头微微扯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盯着庞籍道,“陈州、开封两地的往返,你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我是半仙,用用法术不是很正常吗?”庞籍有些心虚,完了完了,他好像一不小心又掉进包子挖的坑了,总感觉解不解释都是错啊……
“法术?”包拯眉头轻皱,“是瞬速吗?”
“你怎么又知道了???”庞籍瞪大眼睛狠狠地抽了一口气,“你这么厉害还问我干嘛!”
“瞬速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移动速度,不过要达到你说的效果,怎么也要维持在中级以上,凭你的灵修是不可能办到的。”包拯看起来胸有成竹地说道,“醇之,还是说实话吧。”
“我说的是实话啊!诶,我说死包子,你这是小瞧我!本公子成功使用了高级法术就这么值得怀疑吗?”庞籍打算再“挣扎”一下,万一包拯被自己的气势唬住了呢~
可惜包拯瞬间便看破了庞籍的小心机,他叹了口气道:“醇之,不是我不信你,但你身为半仙真的很弱,大家都知道。”
“我弱?你也……”庞籍到嘴边的“回讽”被生生咽了下去,虽然他平日里跟包拯互损对方是菜鸡半仙,但包拯会变身啊。哼!又输了死包子一截,真不甘心。但是……变身是天赋技能没办法呀。算了算了,再掰下去也没意思了,庞籍撇了撇嘴:“好吧,其实我也很惊讶。当时……我就是很着急,也没多想就施术了。大概是歪打正着?鬼使神差?反正是成功了,说不定我已经把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呢。”

原来是情绪波动引起的超常发挥?这个答案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也算说得通。其实包拯对陈州之事如此刨根问底,也不过是担心庞籍,毕竟灵修枯竭对于半仙来说不是小事——尤其庞籍又是他的重点保护对象。
现在最担心的问题解决了,包拯感觉自己整个人是从里到外的轻松~还剩下点时间……就逗逗醇之吧~他在心里坏笑了一声,板起脸严肃地说道:“既然你都用光了这辈子的运气赶去找我了,为什么就只看了我一眼?再怎么样说句话的功夫还是有的吧?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情况?”

诶?怎么又又又问回来了?刚刚不是过关了吗?!庞籍微微低头躲避着包拯的目光,脑海中是一个大大的“苦”字。
他了解包拯,这死包子关键时刻总是异常敏锐,所以每每破案之时自己都会棋差一招。而且根据公孙策的说法,包拯变身后智力还会大幅提升,这么说……如果他坦白了白菊花的事,被看穿心思的可能性是直逼十成?!不行不行,他自己在心里承认介意包拯成亲是一回事,要他当着包拯的面儿承认——不可能!
庞籍当然也了解自己,虽然他平时总跟包拯“对着干”,但只要包拯不走互怼套路,态度认真诚恳,他几乎是有求必应,更不用说只是“陈述事实”这样的小事了。
怎么办?现编一个没有白菊花的故事很难自圆其说啊!
为了阻止包拯追问,庞籍做了一个事后想起来非常“愚蠢”的决定——反正横竖还是要“帮”包拯的,不如就把他吻晕吧!

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刚刚的壁咚就当是练手了!庞籍暗下决心,双手猛地拍在包拯肩头,紧接着扬起小脸冲着包拯的嘴就去了!
只可惜……也许因为今天老天爷是轮流站边,也许因为包拯变身后实力碾压,虽然庞籍火力十足地“撞”了上去,但自觉胜券在握的他还是失败了!

在近到彼此的脸已经变得模糊的四目相对中,庞籍的半张脸撞进了包拯的手掌——这死包子竟在最后一刻不惜自吻手背也要将右手拦在他们之间!
庞籍的双唇紧紧贴着包拯的掌心,略显粗糙的皮肤蹭在柔嫩的唇瓣上让人隐隐发麻。他满脸惊讶地看着包拯——死包子,你该不会是在守护自己的清白吧?难道出门一趟你的失忆症加重了,把约定的事给忘了???
……
……
……
来人啊,本公子的刀呢!

看着庞籍眼中渐渐燃起的小火苗,包拯暗暗扯了下嘴角,轻轻推动右手将两人的脸恢复到了适合对话的距离。“别生气,我没忘。只是这次……还是算了吧。”
庞籍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为什么?不是你说的,每次变身都会受到伤害吗?”
“是这样没错,所以这次我受到的伤害就算是你欠我的。”
“凭什么啊!你是自己磕变身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包拯抬手轻轻戳了一下庞籍的额头,“庞大人怎么就忘了想想我这么做的原因呢。”
“卖什么关子,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庞籍撇了包拯一眼,也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虽然这样的举动包拯平时也做过,但肤色一换还真让他有点不习惯。
“你都把自己弄得灵修枯竭了,我怎么可能再要你的灵修。”包拯轻轻叹了口气,却又戏谑地笑道,“所以啊,你说这次是不是你欠我的?”
“诶诶诶?死包子,明明是我在无偿帮你,你怎么还跟我算起账了?在本公子面前谈生意经,你还嫩点~”庞籍斜眼打量着包拯,不屑地说道:“我看你现在天天活蹦乱跳的,根本就不像受到了什么伤害。你再这样,帮你的事儿本公子可要重新考虑了。”
庞籍软软的威胁自然吓不到包拯,他好脾气地解释道:“变身的伤害本来就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你看不出问题也很正常。我只能说,也许正因为你帮了我,我才能一直活蹦乱跳。”
听起来很有道理啊……诶?我怎么又被死包子一句话说服了!庞籍懊恼地皱紧了眉头,在心里对“立场不坚定的自己”进行了“无情”的谴责。只是谴责过后,他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包子,你每次受到的伤害到底有多大?如果不治疗的话真的没有问题吗?我已经有阵子没用法术了,如果你需要的灵修不是太多的话,我应该没问题的。”
包拯愣了一下,随即挑了挑眉微微眯起双眼:“醇之,你很想跟我接吻吗?为了你的身体着想,灵修只能算了,不过单纯的亲一下我还是很乐意配合的~”
啥?这话题也太跳跃了吧?死包子你不能因为变身后加了魅力值就乱撩啊!两个大男人没事接吻什么的,什么的……“不用了,没兴趣!”庞籍突然提高了音量,连连摆手迅速后撤——虽然马车里根本没有什么撤退的空间。
包拯可不管那么多,他勾起嘴角,学着庞籍之前的样子单手拦在马车壁上,用一个标准的“壁咚”宣布道:“现在换霸道府尹出场了。醇之,我拿的才是男一的剧本。”话音未落,他的上半身已经整个向庞籍压了过去。
“等……”慌乱中庞籍只说了一个字便感到身上一沉,包拯的头擦过他的耳朵靠在了他的肩上。
这……又怎么了?死包子的套路是不是更新了?我怎么看不懂了呢……
“包子,包子?”庞籍轻唤了两声,没敢乱动,可包拯没有任何回应。他又推了推包拯道:“喂,别闹了,你很重啊,快点起来。”
包拯仍是一动不动,全身的重量死死得压在庞籍身上,庞籍这才发觉他已经失去了意识。所幸耳边传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包拯只是例行晕倒,应该没什么大碍。
庞籍松了口气,突然轻轻动了动脖子。与呼吸声一同来访的温柔气息,轻轻浅浅地拂过他的颈侧——热热的,痒痒的。
呃……他在想什么呢!当务之急应该是“解救”自己啊。

庞籍小心翼翼地撑起包拯将人靠在座位上,看着包拯“熟睡”的傻样儿,心里不免有些嘀咕:本公子今天怎么好像总当苦力啊……可是,死包子因为担心我也放弃了治疗……

嗯……真不知道咱俩是谁欠谁。

马车一路前行,车身随着马蹄的节奏微微晃动,包拯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庞籍便也选择了闭目养神。直到包拯的头毫无预兆地再一次落到庞籍的肩上,他才猛地睁开了双眼。
呼,吓我一跳。还以为包子醒了呢,怎么晕着也能搞事情啊……
庞籍挥起一只小钳子在包拯的头上比划了两圈,又伸出剪刀手挖了挖包拯眼前的空气,然后——得意地笑了笑,重新闭上了眼睛。

====================================
思路一改感觉情节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了,我走读者视角啦~😂
虽然更新慢了,但我每天真的都在努力想梗,希望我能让咱们包庞发生更多有意思的事件吧。☺️

评论

热度(32)

  1. 以齐制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