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枢居四傻出茅庐】

百里夫人:

【枢居四傻出茅庐】


这是一篇小故事集合的全员向,风格为欢脱可耐玩乐,可以当做长段子看,另外会有各种邪教出没,如果有什么不适感可以随时退出,不喜勿喷,可以提意见但不接受谈人生。


这里是方方土的学堂——枢居。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太阳公公散发着抚慰的光芒,让我们唱起枢居的校歌,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预备起——


【枢居版――老师去哪儿!】
艮墨池:老师,你会唱小星星吗?
仲堃仪:不会啊!
艮墨池:那我教你好吗?
仲堃仪:好呀!
艮墨池: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仲堃仪:你有跑调哦!
艮墨池&仲堃仪(一起笑~\^O^/)

慕容离:天枢学堂有个人很酷!
齐之侃:三头六臂刀枪不入!
公孙钤:他的熊掌有一点粗!
慕容离&齐之侃&公孙钤:带领着我们去搞事情~
仲堃仪:感谢你光顾我的学员们~
艮墨池:你的挑染是最炫的征服!
慕容离:权枢璇玑唯我们不入~
慕容离&齐之侃&公孙钤:称霸钧天就是我们~
慕容离&齐之侃&公孙钤:老师、老师,我们去哪里呀?有你在我们就敢夺天下!
仲堃仪:宝贝、宝贝,我是你们的后盾,一生带你们搞事情……这是第一次当你们老师,我们的心情有点复杂,想当年被世家各种欺负,现在开个学堂自立门户!

艮墨池&骆珉:老师,老师,我们去哪里呀?有你在我们天不怕地不怕!
仲堃仪:宝贝、宝贝,我是你们的支柱,一生带你们搞事情……
公孙钤:我们老师是个神话!
(土:嗯嗯,那还用说!)
慕容离:搞定小葱不在话下!
(土:今天又可以吸葱了!)
齐之侃:就算有一天你输得稀里哗啦!
(土:!!!)
艮墨池:我们也就笑笑不说话!
(土:mmp!)
骆珉:老师,老师,我们去哪里呀?有你在我们就能夺天下!
仲堃仪:宝贝,宝贝,我是你们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同学们: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齐之侃:老师,老师,我们去哪里呀?抢粮食夺城池我们都会干~
仲堃仪:宝贝,宝贝,我是你们老师,一生陪你们搞事情~
慕容离:老师,老师,我们去哪里呀?闯遖宿遛狗王我都会~
仲堃仪:宝贝,宝贝,我们的手一挥,天下共主谁与争辉……

同学们: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仲堃仪:月光诀,泼墨的纸砚全是你的脸~
艮墨池:跨千年,明月如珏生生系在腰间~
仲堃仪:你又跑调哦!
艮墨池&仲堃仪(一起笑~(*´∀`)~)


【壹——这个学堂不在线】


  或许是人生无常,当仲堃仪一大早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他是跟随着苏严前往隔壁老白家参加天玑的开国大典,谁知道半途从马上摔了下来,然后醒来时惊愕的发现自己正倚在书案上,面前坐着一排陌生人,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环顾四周,在学宫求学这么长时间,仲堃仪自然认得那是学堂的格局,所以如今坐在先生这个位子上的人正是先生,脑海里突然升起来个不好的念头,难不成自己这是篡了夫子的位子,可是纵观全部学员,都没有穿着天枢的绿皮校服,相反则是五花八门。
  最右侧的是个身着一袭水红色外衣的粉面玉妆美人,手中摆弄着棋子,双膝间放置着一柄竹萧,随时妖娆之极的红衣却掩盖不住那股子清冷谪仙的气息,而坐在对面与他对弈的是一位身着蓝衣,眉目清秀的的翩翩公子,两人对弈着相视而笑,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幅画。仲堃仪看着他们思忖了片刻,还真是不认识,转向一侧是一位正在擦剑的白衣男子,青白色的精致长剑闪过一道高光,正巧打在仲堃仪的眼睛上,盯着亮瞎眼的表情眯着眼睛看向他,年纪不大的模样,大概比自己的王上也大不了多少,扎着四道小辫子,大眼白肤,只是眼睛里那种若有若无的疏离和兵戎气息让仲堃仪望而却步,心道送给王上当个将才也不错!
  想到那娃娃似的小葱王,仲堃仪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连面前的人什么时候站起身的都不知道!一道身影已经移至面前。
  
  “先生……”
  排头的赭色端庄美人拱手道,仲堃仪在愣了几秒后本能的站起身同样回了一礼道:
  “幸会幸会!”
  然而此言一出,正在下方开小差的众人纷纷抬起头来,齐刷刷的看着自家先生一脸真诚无害的模样暗自诧异,这真的是我们家先生搞事不休的仲先生吗?处于所有人面前的大师兄掩唇咳了几声,差点丢了自己的端庄。
  “先生怎么可以开这样的玩笑,墨池虽然疏狂但也是有自知之明!”
  “这位仁兄此言何意?”方方土持续懵逼笑着道,没见艮墨池的脸色越来越黑,现在他的心中有句mmp不是当讲不当讲,为什么自己要向先生打招呼,简直是吃饱了撑的!而依旧没有弄清楚情况的仲堃仪选择以真诚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突然冷脸的墨墨,一脸青葱美好的纯良少年模样,仲堃仪心里想起了苏家那群人,难不成面前的又是某个世家子弟?
  
  艮墨池眼神冷漠的看着还在捋思路的仲堃仪表示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打击,虽然知道自家先生常常不按常理出牌但还真是没见过这样的装疯卖傻,捏了捏手掌梗着脖子道:“学生自认为学业略有所成,希望能够有机会为天枢一展报复,还希望先生能给予机会!”
  仲堃仪点点头,在经历了艮墨池无数端庄破功以后终于理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他仲堃仪是这个名为枢居的乡下学堂的先生,而他面前的这群花花绿绿的则是他的学生,来自钧天各国的有能之士,有才华横溢的公孙六行,有一言不合武力解决问题的双标齐,还有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端庄故,两者皆可抛的艮墨池,还有沉默寡言的谪仙美人离,还有各类深得真传唯先生之命是从的骆珉小面善。
  看着周围表情各异的学生,感谢人生机遇巧合,方方土此刻已经不能更方了……
  欢乐的学堂生涯就这么开始了……
  
  ————天枢————
  
  立志搜罗天下名士的孟章听闻仲堃仪的学堂办得风生水起,上朝便以寒门士子哪里不如世家子弟为主狠狠怼了苏翰等三大世家,心情大好的差人送了上好的天枢烈酒给枢居。
  此刻得到心爱小葱赏赐的仲堃仪正在枢居外的凉亭小筑自斟自饮,好不快活。虽然至今未曾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生活似乎比起曾经备受排挤的天枢朝堂似乎更加的悠闲自在,仲堃仪有预感,比起另一条充满着杀伐血腥的道路,他更喜欢这一条!
  喝着小葱味的烈酒,仲堃仪仰首看着天边皎月,挂着柳树枝头露出一片晕,清冷的月光洒满曳曳身影,满意的一饮而尽。而另一侧起居处的楼阁中的几人正在感受着作为无配偶人士的忧伤,公孙钤放下最后一本算完的账单看着对面三人沉默的模样开口道:“诸位这是怎么了,虽然现如今王上还没有重用我们,但身为钧天子民,又是仲先生的门下,我们又岂是能够妄自菲薄,自暴自弃,即使是无伯乐赏识也要勤学苦练,待学成之日何尝没有知音,更何况仲先生……”
  “停停停——”齐之侃抬手制止了一开口必然滔滔不绝的公孙钤,摸着额头道:“你还是别说了,脑壳疼……”
  公孙钤:“……”
  坐在案前看书的艮墨池提笔在纸上画着什么,没有理会他们,立在窗前吹箫的慕容离转过身给忙活了半天的公孙钤倒了杯茶水,白色的茶雾升腾,挡住了迷蒙的视线,收了竹箫看着面前的几人道:“此间并无大事,我们几人不如去各国游历一番,一来了解风土人情,而来可以搜罗各种有识之士,顺便去故国看看聊表思念,这个建议如何?”
  “甚好!”齐之侃率先道。
  “不过到了外边,小齐随便捡东西回家的习惯可是要改一改了!”
  公孙钤看着另一侧桌上盘子里吃得只剩下骨头的小野鹿摸了摸额头,那是齐之侃出门砍柴时遇到的受伤的小野鹿,把它带回了枢居照顾多时,结果还是在今天早上被仲堃仪发现做了晚餐,还有几天前遇到的野鸡,同样被仲堃仪做成了叫花鸡送给了孟章。
  齐之侃咳了几声,习惯性的把受伤的东西带回家这个行为他还真的改不了。但似乎他捡回来的东西每次都逃不了仲堃仪的魔爪,这先生的牙口真好!
  “下次我保证不捡了……”
  
  然而第二天的中午,在枢居几人的面面相觑下,齐之侃从山里背出了个人踏入了学堂的大门,那人穿着白衣倒也是华贵,即使是沾了尘土也是看得出器宇不凡,身上带着些许伤痕,看着齐之侃背上的人,仲堃仪一大清早瞌睡都醒了一半,手中的竹简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磕磕碰碰的说着:“小齐,我不是说过很多次吗?不要随便把捡来的往学堂带!”
  “那……既然先生这么说,我现在就把他从哪捡的,再扔回哪儿去!”齐之侃说着就往外走,吓得仲堃仪一口水噎住。
  “等等回来——”
  
  
  【未完待续】
  【下一章:我摔倒了要小齐扶才起来】
  
  
  本文为架空欢脱文,所有设定的西皮都在下方标签出现,若有某个标签有问题占了不应该的tag请各位指出,接受大家批评指正,欢迎捉虫。
  这里昵称是白里里,身娇体软易勾搭,希望和大家交朋友。
  
  

评论

热度(64)

  1. 以齐制宾惜·百里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惜·百里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