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念君75

笙箫兔:

  而在给蹇宾和齐之侃祝福完回到典客署的执明和慕容离,执明依旧一脸高兴样,慕容离跟在执明身后,看着执明的背影,想开口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随即各自回各自的客房。
  
  慕容离睡在床上反复的翻身,怎么都睡不着,思考了一下,抿紧嘴唇,起身离开客房。
  
  慕容离来到执明的房门前,抬手欲敲门,又停下了手,刚转身离开,突然听见门被打开了,还来不及回头,感觉腰间一紧,被搂进了客房。
  
  慕容离被执明抵在门上,慕容离看着执明明亮的瞳孔,执明看着慕容离:“阿离~你找本王?”
  
  慕容离听着执明与往常一样的语气,咬了咬唇,索性豁出去的表情落在执明眼里,慕容离直视执明:“王上,你,从来没有碰过我,刚才你说的深层次…唔。”
  
  执明捂住慕容离的唇:“阿离~本王只是说说而已,更何况本王现在还不想伤了阿离,再说了,阿离现在还没有嫁给本王,如果和阿离发生了关系,阿离要被浸猪笼的。”
  
  慕容离拍开执明的手,别扭的扭头,咬唇道:“我不信,王上根本就不想要我,除了亲亲抱抱以外,王上就不再做过多动作了。”
  
  执明轻笑一声,被拍开的手牵着慕容离的手放在他的小执明上面,看着慕容离涨红的脸:“阿离,本王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本王忍得多辛苦么?要不是这里有那个浸猪笼的规矩,本王早就想吃了你了。”
  
  慕容离想抽回手,可执明不让,摸着执明站起来的小执明,慕容离的腿有些软,涨红了一张脸:“天玑王在现代的时候就已经吃掉了齐将军。”
  
  言外之意执明当然知道,他又不傻,执明微微一笑,将慕容离公主抱上床,却只是抱着慕容离:“阿离,本王可是听说男人的第一次很痛的,本王答应阿离,等着本王学习到不让阿离第一次就经历痛的不好体验,本王会要了阿离的,到时候就算是阿离想逃也不可能的了。”
  
  慕容离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抱住执明:“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毕竟你已经想起了所有的事情,我以为你…唔。”
  
  执明吻上慕容离的唇,与慕容离缠绕了一会儿,满意的看着慕容离被他吸吮得娇艳欲滴的红唇,执明脸对着脸的蹭蹭慕容离:“阿离,不是你的错,本王并没有生气哦!而且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和我们现在的生活无关,再说了。”
  
  执明亮晶晶的瞳孔看着慕容离:“难道本王没有错么?明明那个时候你那么的帮助本王,助本王除奸臣,还救了本王的命,明明你那时候那么担心本王,本王最后还是中了别人的离心计,与阿离兵刃相见,难道本王没有错么,不,本王也错了。
  
  慕容离紧紧搂着执明,执明揉了揉慕容离的秀发:“阿离~你能这样抱着本王,本王已经很知足了,要知道,你以前可是不太喜人那么靠近你的,就是本王也不行。”
  
  慕容离在执明怀里摇摇头:“不是不喜,而是感觉太早就拥有幸福的梦,迟早有一天梦会碎掉,我怕,梦会太早碎掉,就不敢拥有它。”
  
  执明搂紧慕容离,想以拥抱的方法给予慕容离更多的安全感,他一直知道慕容离如同漂泊在大海上一片叶子上的蚂蚁,随时随地都可以被波涛汹涌的大海吞噬,是他的错,他没有给足爱人足够的安全感。
  
  执明轻揉的抚摸着慕容离的头,轻声细语着:“别怕,阿离,我在。”
  
  慕容离在执明怀里点点头,执明轻轻在慕容离额头上亲吻一下,他的阿离,很好,真的很好,慕容离忽然出声:“王上,你那里没有事儿么?”
  
  执明微笑着:“没事儿,明天就会消下去了。”
  
  慕容离抬头看着执明:“可是它顶着我。”
  
  额,执明也无奈啊!又不想让慕容离受伤,小执明又难受,慕容离看着隐忍的执明,轻笑一声,将头埋进执明怀里:“勉为其难,让它顶着吧!”
  
  就这样,执明顶了一晚上的帐篷抱着同样不太好受的慕容离一觉睡到了天亮,执明表示,他应该多看看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书,不然这样每天都会发生,也太难受了。
  
  
  
  

评论

热度(38)

  1.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