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后宫刺客传 五十三

陈粽子:

公孙钤再次背锅



乾元寄给公孙钤的礼物,已经到了钧天,再由宫侍们抬进了寝殿中,让公孙钤颇为惊喜。


“走得什么快递,这么快?”公孙钤围着这一大箱子转来转去,兴奋地搓手,问送来的宫侍,“这里面都是机关么?”


“什么?什么好东西?”


还没打开箱子,就见陵光同霍光先生进殿来,陵光现在四个多月,已有些显怀,怕外头闲杂人看出来,他的衣服都放宽了来,然后松松地系上个腰带。他现在偶尔上个朝,谎称照顾有孕的公孙贵君。


陵光一手轻轻扶着腰,一手在半人高的箱子上摸来摸去,东敲敲西戳戳,好奇地问公孙钤:“谁送的啊?”


宫侍忙答:“是开阳乾元听闻公孙贵君有孕,特地做了一箱小玩意儿,说是用来解闷的。”


这么一说连霍光先生都来了兴趣,打量着箱子说:“早闻乾元机关师的名声,凭他那巧手玲珑心,没有什么机关做不出来。”


陵光不知道公孙钤和乾元的关系,他只说:“这机关之物,到底属伤人利器,他大老远送来,依我看,怕是恐吓我钧天。”


“那就打开看看,”公孙钤边说边开箱,“我想乾元也并非这样善于威胁的......”


“嘶......”


众人都倒抽一口气,刺激,这满满一箱子的**用品,各式各样,大大小小,或生动形象,或趣味精致,或诡异奇巧。


公孙钤心都颤了,对一旁看呆的陵光说:“这其中有误会,这真的是个误会。”他看向抬箱子来的宫侍。


宫侍也觉得非常尴尬,怕自己被灭口,一边告退一边说:“可不关小人的事,乾元说他不轻易做这些,要不是与公孙贵君交好,千金也难买。”


“你滚!”公孙钤冲宫侍大吼。


陵光满脸红得能沁出血来,他很久没跟公孙亲近了,看到这箱东西,禁不住下面竟有些湿痒,于是咬着唇略垂着头,偷觑公孙钤:“我还以为,我,我以为你是那个处处讲礼,礼的君子。”


“我是啊!”公孙钤狂解释道:“信我,我真的是君子啊!”


霍光先生沉浸在这一箱玩意儿里,根本没听到他俩的对话,他还拿了一个出来细细观察,点头称好,“你!霍光先生!”公孙钤快糗死过去了,“快放下那东西!”


霍光先生便合上了箱盖,公孙钤松了一口气,却见他鼓了个掌,感叹道:“优秀的人配优秀的物,公孙贵君你值得。”


“我不直。我真不直。”


😂“值得”和“直的”😏


那个遖宿主唱的宿命



湿背秀的歌已经从遖宿传到了钧天,毓埥终于做了自己喜欢的事,他想着可以跟裘振啟昆当朋友,就不会孤单了,就摆脱了自己的单身生活。


在裘振啟昆无数次忽略毓埥,卿卿我我的时候,毓埥一个人把《忧伤来袭》唱出了最真实的情感。


“从前当遖宿王的时候,单身就单身吧,到底是一匹孤狼。”


毓埥把脸深深埋在手里,伤感道:“现在不当遖宿王了,可我还是单身啊……”


裘振看着于心不忍,想去安慰一番,啟昆却将裘振一把拉走,“别理他,单身狗。”


!!!


毓埥不答应了,“我唱歌很好听不是吗?而且我长得……好吧,我一直担心我长得丑,真觉得我的脸会不会太大了?”


毓埥临湖照影,只露出左脸检查。


啟昆:“我知道丑是事实……”


“威!”毓埥差点栽到湖里去。


啟昆:“可是你唱得最厉害,你很有实力啊。”


“那我想实力兼外在一起啊。”毓埥说。


啟昆:“不可能。认命吧。”


毓埥差不多崩溃了:“我二十几岁,我好累。”


😂来自(记不得哪个后台采访),spexial成员伟晋和风田的相爱相杀。
以及主唱大人对左脸的执着😂


本来想把二更放一起的,发现文章后面不能放图?🤔那就二更吧

评论

热度(23)

  1. 以齐制宾陈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