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全员】各国王上告白记(ooc有,慎入。)

执此一念:

临开学前最后一个文(可能吧)。😂😂然后就要开始俩周一放假还不让带手机的住(监)校(狱)生活。
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没梗啊哭泣。绞尽脑汁想了这么个烂大街的梗。
ooc有。
cp:蹇齐,执离,光钤,孟仲,骁艮
注意避雷。😂
文笔渣求轻喷么么哒~


--
蹇齐组
“到底该怎么跟小齐说呢。”天玑王蹇宾站立在将军府水池旁,表情颇为苦恼。
不得不感叹一句为王者就是不一样,连词都未想好倒是先约了人。
“微臣参见王上”齐之侃清亮的嗓音在蹇宾背后响起
蹇宾一转身扶起了齐之侃,见到熟悉的人,蹇宾平时凌厉的眉眼此刻都柔和了起来“小齐你来啦,快起来吧。”
“王上找微臣何事。”本来齐之侃正在练兵,忽的一个蹇宾近侍来通知蹇宾有要事在将军府等他,一刻也不敢怠慢的赶回,就见蹇宾严肃的脸,心下多了些紧张。
“这……本王是有些话想对你说……”蹇宾平常都是帝王风范十足,这种欲言又止的时候真的少有。
“王上是想说什么?”齐之侃心下由紧张变成奇怪了。
“小齐……”蹇宾拉起齐之侃的手“你愿意……做我的王后吗?”
“哦王上就这事没问题不就是做……”齐之侃整个人突然僵住,不可置信的望着蹇宾“做……做王后?”
“嗯……”蹇宾看自家小齐这呆萌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本王认真的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微臣……愿意……”我们征战沙场说一不二的小齐将军难得的脸红了,和抹了厚厚胭脂似的。
“本王的小齐,原来这么可爱……”蹇宾微笑着揉揉齐之侃的发。
“…… (O_O) ”←眼睛都懵逼成硬币眼的小齐将军。


--
执离组
天权王执明此刻很没形象的盘腿坐在地上,一件一件把侍卫手中托盘上托着的足以能晃瞎眼的金器扔到一旁。
“这种庸俗的东西,你们居然让本王拿去向阿离告白!”执明伸手一扔,从手中飞出去的金碟子正好将一个小太监的帽子削飞了出去。
那小太监吓得腿都软了,高举手中的盘子大喊道“王上飞盘技术又厉害了!”
“去去去”执明摆摆手“少拍马屁,烦着呢。”
子煜走了进来,顺脚将满地的器物往一起踹了踹,叫宫人收拾了去,看着执明无奈叹口气“王上,还在烦啊?”
“子煜你来的正好,快给本王出个主意(☆_☆)”执明仿佛见了救星。
“其实东西不一定要最好的啊,你把你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慕容国主不就好了,多诚意啊”
“哎,我怎么没想到,还是你聪明”执明跳起来往外跑
“王上!您慢点,等等我!”
……
“王上……您到底要做什么”执明的顽劣性子,就连慕容离都有些无奈
“阿离,本王送你样东西”执明从背后拿出个大风筝
“王上何意?”
“阿离愿不愿意,成为本王的王后”
“王上,我……”
“本王自然知道你是瑶光国主,那本王照样可以娶你啊,即使你不愿意……也照样可以带你上天”执明语气满满都是真诚
“王上,我不是拒绝的意思,只是上天就算了”慕容离忍不住笑了“还是好好在地上放风筝吧”
“阿离你这是同意了?”执明惊喜道,就见慕容离点了点头。
“太好了阿离!”执明忍不住抱着慕容离转了个圈。


--
光钤组
正坐在御花园石凳上的天璇王陵光此刻内心是崩溃的。本来静心酝酿的告白语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对面人六行大道理给搞的半天插不上嘴。
“王上 ,对于王城内兴建学堂一事微臣拙见……”公孙钤不间断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王上几近崩溃的脸色。
“好了!”真是太监能忍王上忍不下去了,陵光一拍桌子站起来“公孙,你今天来就为了让本王听这些?”
公孙钤一脸懵逼,王上召他不应该就是商讨国事的吗?
跪了下去,还是很标准的礼,很正经的话“微臣愚钝,不妥之处王上请明示。”
陵光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忍不了啊,这人真是要把自己的波西米亚大卷都气直好吗?!
左手一把握住公孙钤手腕,右手将石桌上的茶盘连带着茶壶与茶杯通通扫到地上,将一脸懵逼未反应过来的人扔到石桌上欺身压上去,一气呵成。
陵光眯了眯眼“明示吗?本王的明示可还明显?”
“王上您……切不可开这样的玩笑”公孙钤大惊。
“本王可没开玩笑”陵光嘴角勾了一下随后转身给吓到头都不敢抬的小太监颁发旨意“传旨,即刻立公孙副相为后。”
“是……”小太监哆哆嗦嗦的退下。
“怎么样啊公孙,还有什么话说”陵光挑眉,满脸嘚瑟
“王上,微臣认为,礼不可废……唔!”眼见着六行又要出,陵光直接堵住公孙钤的唇
“让你说你还真说呀你!”


--
孟仲组
人人皆知,孟章王年少登位,治国有方,小小年纪就有有年龄不符的十足的帝王气质。但到底还是个小孩,在爱方面,就显得异常无措。
比如此时……
仲堃仪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王上,少年感十足的脸还是往日那般严肃,但又多了一丝……紧张?
“王上”“仲卿”
同时开口,场面略尴尬。
“您先说吧”仲堃仪浅笑着
“那个,你,你有没有,心仪之人”孟章眼神四处飘着
仲堃仪心下一惊,王上这是,有心仪之人了吗?心下苦涩嘴角却还是笑着“没有,王上为何这样问?”
“就是……”孟章感觉舌头都打结了“你看本王……本王行不行”
“……哈?”
“不行吗?”孟章眼底尽显失望之色。
“不不不,微臣只是,没想到王上您会…… (°_°) ”
“那你就是答应了!”孟章(☆_☆)
“微臣……当然答应啊”


--
骁艮组
毓骁其实在爱情方面是有点怂的,所以一直不敢向艮墨池吐露心声,即使他知道那人多半不会拒绝,但他就是不去说,所以毓骁殿下一直都是在单相思着。
眼看着自家侄子日渐为爱消瘦,作为小叔叔的慕容离看不下去了,给毓骁出了个好主意。
酒后壮人胆,喝醉了,想说什么就都说出去,没事的。这是慕容离对毓骁说的。
在毓骁灌了自己第N桶梨花酿以后,艮墨池模糊的人影出现的眼前。
“王上,您又喝那么多酒。”艮墨池不由的皱眉
“这样,有些话才敢对你说嘛”毓骁将怀中的酒一数全灌入口中,许多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王上何事不能醒着说”艮墨池替毓骁擦掉下巴上的酒
“我喜欢你啊,我不敢对你说”毓骁几乎脱口而出
“……”艮墨池一阵沉默“可您还是说了”
“对呀我说了……!”毓骁瞬间清醒了大半“我的天我咋说出来了……”
“所以王上到底是喜欢微臣,还是不喜欢呢?”艮墨池歪头一笑。
“当然……是喜欢”
“那王上为什么要喝醉了才肯讲?”
“怕你拒绝嘛……”
“王上不说,怎知我会拒绝?”
“那你的意思……”
艮墨池没有回答,而是伸出一只胳膊揽住毓骁的脖子,贴了上去,柔软的舌头将毓骁整个嘴唇舔了一遍“嗯,这酒的味道可真好,王上下次不许再自己偷喝了。”
“那你愿不愿意和本王一起喝?”
“微臣不胜荣幸。”


-----END-----

评论

热度(157)

  1. 以齐制宾执此一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