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全员】王后反攻记。(又名:当四国会盟变成反攻会盟……)

执此一念:

一个跟闺蜜说说评论引发的血案(划掉)脑洞。
第一季的四国cp。
cp:执离,蹇齐,光钤,孟仲。
光钤和孟仲可能会让很多小伙伴踩到雷,所以如果看到这里接受不了就关了吧。😂文风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欢乐还是什么……囧。总之很乱。
题目前半闺蜜想的,后半我想的。😂
看这题目,ooc是肯定的。轻点拍,不接受板砖。😂
依旧文笔渣求轻喷么么哒~


--
众所周知,钧天四国君王均有王后。白日时,各国王后的身份或是兰台令,或是上将军,或是副丞相,或是上大夫。总之白日就是和君王们商讨国事。到了晚上……就作为王后被各家君王拖着酱酱酿酿。
但其实不论脾气多好的人,被压久了也会想要反抗的。
比如一直有着翩翩君子之称的天璇王后兼副相的公孙钤最近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反!攻!
抱着大胆的想法,公孙钤偷偷写信给了其余三国王后并且用自己一说六行的超凡本事说动了天璇王举行四(反)国(攻)会盟。


--
会盟很意外的非常成功。四个加起来智商爆表的人很快就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并且想好了对自家王上禀告的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
最后四手交叠互相激励。
简直完美。


--
天玑国。
蹇宾停下批阅奏折的手,抬头望了似乎从浮玉山回来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他的小齐。
“小齐?”轻唤一声,想将人从沉思中唤醒。
蹇宾生的高挑俊美,声线也是磁性有力又带了一丝柔和。
一向稳重的天玑上将军竟是心不在焉一般,失手将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精致的瓷杯立刻摔成碎片。君王面前失仪,已算大罪。
“王上”齐之侃马上半跪抱拳道“臣失礼了。”慌乱的去拾掇碎片。
“小齐”蹇宾站起身来,走到齐之侃身边蹲下身握住他捡拾碎片的手。“让内侍来做吧,你这般心不在焉,想必到时候也会不慎伤了自己。夜已深,小齐也累了,不如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做吧。”
“是……”齐之侃难得乖乖的任他牵着,看着蹇宾的背影,齐之侃紧抿着唇,回想起今日会盟的内容,闭了闭眼下定决心,再走至床榻时,一把将蹇宾推倒在床上。
“小齐?”蹇宾剑眉翘了下,笑容不减“这是怎么了?”
“……”齐之侃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翻身下床跪在床边“王上,臣僭越了,请王上责罚”
“小齐何出此言”蹇宾坐起身,将齐之侃拉起来“本王,无论如何,都相信小齐”
“王上……”
连遖宿王毓埥都说,蹇宾王尤善拿捏人心,看吧。再能打的将星齐之侃不是照样被抓的死死的,连武力反攻都不会。
齐之侃……反攻失败……


--
天权国。
“阿离阿离阿离!”慕容离悠扬的箫声再次被
天权王执明欢快的声音打断。
“王上”慕容离不明所以的看着捧着一个大箱子的执明。“这些是何物”
“阿离一直不肯告诉本王你到底喜欢什么,这些都是本王搜罗来的宝贝,阿离看看,你喜欢什么”执明兴奋的扒拉着大箱子里的东西。
“王上”慕容离按住执明扒拉东西的手“如果我说,我想,做上面那个呢。”
“?”执明明显愣了下,随即又绽开明朗笑容“好啊,阿离开心就好”
“王上……”慕容离似乎对执明的反应有些惊讶
“阿离想要什么,本王都给你。”执明伸手握住了慕容离的手“不论什么”
“王上……”慕容离难得笑了一下。谪仙一般的人,笑起来,当真明艳。引的执明看的都舍不得离开眼。
“臣刚刚说笑呢,王上不要在意”
“阿离,本王的好阿离”执明将慕容离揽入怀,见他未反抗,复又搂的更紧了些。
慕容离浅浅笑了下。谁上谁下其实并没有多重要,能与眼前人相守才是最重要的。
天权王执明,赤子心性,却也捂热了一颗如石头般坚硬的心。
慕容离……反攻失败……



--
天璇国。
“哈欠”陵光手支在桌子上,困意十足。
“王上可是乏了?”公孙钤放下手里的竹简,关切道。
“也罢”陵光恍恍惚惚的站起来,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公孙钤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他
“王上,您可有事?”
陵光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公孙钤心下确是有些慌乱的,本来心下盘算好的所有计策感觉全都做不到。
终究还是对礼不可废四个字怂了。
心下叹口气。
那荒唐的反攻会盟还是自己提出的,结果自己竟未成功。
“公孙”陵光忽然伏在他耳边,湿热的气息打在他颈间“你说本王配合这么好,你怎么却又反悔了?嗯?”
“王上……”公孙钤觉得耳根子都红透了“是臣之错,莫要取笑臣了”
“我怎么舍得取笑你呢。哈欠,太晚了,睡吧”
“是。”
最终公孙钤还是被陵光强制抱在怀里抱了一夜。与寻常无异。
公孙钤……反攻失败……



--
天枢国。
“仲卿可是有话要说与本王听?”在好多次感受到仲堃仪打量的目光后,孟章开口询问。
“!”偷看被发现的仲堃仪急忙跪下拱手道“回王上……臣,无事。”
“无事你又何必如此紧张,起身吧”孟章轻笑了一声。本就是朗朗少年。笑容平添了一丝纯净,让仲堃仪心下放松不少。
“多谢王上”仲堃仪言罢,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本王说过,你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有什么话,尽管说,本王不会怪罪于你”很显然孟章察觉了他那不经意的动作。
“那,王上,臣想反攻”仲堃仪难得的耿直
然而殿内确是死一般的寂静。
半响。孟章不太确认的开口“啥?”
“王上!”仲堃仪扑通跪下“臣……有罪”
“仲卿”孟章轻咳了声扶他起身“本王没说要治你的罪,也无怪你这样想,毕竟,跟本王相比,你确实比本王更有能力,又怎能一直甘心居我之下”
“王上……”仲堃仪慌乱解释“臣不是那个意思!臣……臣再也不提反攻之事了!臣发誓!”
孟章忽的笑了“这才是本王的仲卿。”
而仲堃仪一脸懵逼。咦?好像被自家王上套路了哎……
仲堃仪……反攻失败……


事实证明,无论多周密完美的计划也抵不过自己的本心啊……


-----END-----

评论

热度(156)

  1. 以齐制宾执此一念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执此一念 转载了此文字
  3. 心谪执此一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