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刺客列传同人文】执子之手19

沐染离:

      
       酒楼雅阁内,香雾袅袅,清新养神。


       仲堃仪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公孙钤已经到了,两人也是许久未见,互相寒暄了几句后,仲堃仪就开始拐着弯的问:“老二,听说,你在天璇当副相啊!混得还不错嘛!”公孙钤眸子盯着仲堃仪,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说:“大哥说笑了。钤也听说大哥深得天枢王上的信任,被要求近身侍候,想来也不会比我差到哪里去!”仲堃仪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沉默了几秒后,说:“好了,别打那些官腔了,就不能好好说话了吗?!!”公孙钤耸了耸肩,慵懒的坐姿,全然不见谦谦君子的模样,说:“这还不是大哥你先开始的,怪我咯!”仲堃仪岔开话题说:“咳咳咳,不过老二,三儿这速度也是可以的啊,那么快就把蹇宾给拿下了……”边说还啧啧啧的发出声音。公孙钤皱了皱眉头,说:“呃……大哥,三儿要成亲了,不应该祝贺一下吗?怎么感觉你说话怪怪的,难道是羡慕嫉妒啊!”仲堃仪深呼吸,默默在心底说:我要冷静……冷静……,几秒后,才开口说道:“不是我说你啊,老二,你情商太低,说了你也不懂,”末了还感慨一句,“还是和小五说话省事啊!”公孙钤满头黑线,一阵无语,内心:我这是被嫌弃了吗!算了还是不说话了吧!


       一时间雅阁内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清脆的杯盏声音时不时响起。


       慕容离一只脚踏进雅阁时,看到的便是仲堃仪和公孙钤相对无言的画面,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这场面,怎么那么诡异呢?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刚想收回脚转身离开等自家三哥齐之侃来了之后在一起进去时,就被眼尖的仲堃仪给喊住了,“小五!”慕容离收回了想要迈出去的脚,转身打哈哈说道:“大哥,二哥,你们到的好早啊!”仲堃仪一副你别当我没有看见你刚才的动作,早已看透的表情说道:“小五,既然来了就先坐下吧!我们兄弟也好久没有像这样安静下来聊过了……”慕容离耷拉着脑袋拖着似乎有千斤重的腿慢慢的走到了座位上。然后三人就开启了聊天(互怼)模式……


        典客署内


       孟章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就想去确认一下看看仲堃仪是否是喜欢自己,还是只是把自己当做弟弟而已。不曾想到走进仲堃仪的院落后却被告知仲堃仪一大早就出去了,也没有说去做什么了。孟章挥散了要跟着自己的小厮后,一个人蔫蔫的随意走着。而这边的陵光也和孟章的情况差不多,本想着一大早去堵公孙钤来着,结果发现人又不在,顿时炸了,心想:好你个公孙钤,不就是亲了你一下嘛,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至于躲我这么久!你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我就再亲你一次!(公孙钤OS:王上,微臣并未刻意躲你,只是刚好有事情罢了!陵光/怒:去你的刚好!!!)然后不知怎么的,就看到了心不在焉的正在走路的孟章,“章儿!”“啊?三哥!你怎么在这啊?”孟章一脸迷惑的看着不知何时在身边的陵光问道。陵光好气的敲了一下孟章的脑袋,说:“先别说我了,你呢?发生什么事了啊?走路都不看路,万一撞到了怎么办!”“唔……”孟章摇了摇头,有点汗颜,说:“三哥,我还没有那么弱不经风吧!你别太担心啊,我下次会注意的!”看着向自己保证的人,陵光笑了笑,说:“嗯,那就好!对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看你这么不开心……”孟章摇了摇头,说:“也没有什么大事……”见孟章不想多说,陵光便不再多问,转移了话题:“章儿,我们好像好久没有一起去玩过了,不如就趁现在我们去外面逛逛吧!”“好啊……”


        天玑王宫


       齐之侃在传膳的空隙里就把自家哥哥弟弟都通知了一个遍,然后就慢悠悠的陪蹇宾用膳。“宾宾,这个是你喜欢吃的,多吃点!”“宾宾,这个也是!”“还有这个!”……蹇宾看着眼前快堆成小山的食物,无奈的说:“小齐……我吃不了那么多!”反应过来的齐之侃傻笑了一下说:“我怕等下见面会没有时间吃,担心你饿了,所以想着让你多吃点!”“小齐的家人有那么夸张吗!”蹇宾眉眼弯弯的看着齐之侃,调侃道。“咳咳,宾宾,”声音拉长,看出蹇宾眼中的笑意,无奈的说道:“好吧,是有点夸张了。不过宾宾,多吃点啊,不然你饿着了我会担心的!”见话题又回到吃的上面,蹇宾飞快的把自己的食物往齐之侃那边放了些,口齿不清的说:“小齐,我知道了,你也快点吃吧!”齐之侃装作没看见蹇宾的小动作,伸出手擦了擦因吃的太急而沾了饭粒的蹇宾的嘴角,轻笑一声,“慢点吃!”蹇宾没有出息的脸红了,齐之侃则心情愉悦的用起了早膳……


       街市上,两旁的店铺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孟章好奇的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不时的拿到眼前看看,又放下。陵光看着孟章的背影,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段难忘的时光,自己经常偷偷的带着孟章出来玩,每次都是大哥、二哥还有裘振他们出来找人。一转眼,章儿都已经长大了,也有了喜欢的人,原来时间过得是这样快。不经意的抬头看到对面酒楼二楼的窗户旁那一抹蓝色的身影,又不确定的揉了揉眼睛后,又看了一眼,确定了正是这几天一直躲着自己的人后,便又往下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正好看到了蹇宾和齐之侃两人一起踏进酒楼,不禁有些纳闷:二哥都快要成亲了,怎么还出来了?还有这和公孙又有什么关系呢?拉了拉还在看东西的孟章,向着酒楼走去。


        酒楼掌柜见王上突然光临,有些不解,但仍是满脸热情的迎了上去,“草民不知王上驾临,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海涵……”蹇宾扶起要跪拜的掌柜,说:“不必客气,孤王今日是私访,还请掌柜的不要声张。”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连回复道:“草民知道了!”“二哥!”一个独特的声音响起,蹇宾看向来人,“光儿,章儿,你们也在啊!”

评论

热度(18)

  1. 以齐制宾沐染离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沐染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