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开封奇谈】【猫鼠包庞ABO】有意(十六)

薯片超好吃:

本章只有包庞。


虽然没有猫鼠,但是提及白玉堂重要信息,所以就打了猫鼠tag,也喜欢包庞的猫鼠女孩们可以看一看哦(。・ω・。)ノ♡


不看的话我就简单说一下:


白玉堂被绑架了。


————————————————————————————————————————


1
自那天从庞籍家走后包拯一直在琢磨怎么趁热打铁和庞籍旧情复燃。虽说这段时间自己一直仗着庞籍行动不便常来找庞籍“联络感情”,庞籍对自己的态度也好了不少,可还是不冷不热的。包拯如果上来就直接跟庞籍说要追他,庞籍肯定一巴掌把包拯打一边凉快去,没可能的!


怎么说也要有点铺垫吧。可怎么铺垫呢?加班后回家,包拯掏出钥匙打开自己公寓的门,忽然想起自己倒是好久没见白玉堂了,说不定可以听听他的建议。


这么想着,包拯给白玉堂打了电话。过了一会儿白玉堂那边才接电话。


包拯听见电话那边非常安静,只有键盘打字和鼠标按键的声音,问道,“还在加班?”


“嗯,”白玉堂随口回答,“找我什么事?”


包拯看了一眼家里的表,“都快十二点了。”


“包拯,说正事。”白玉堂一字一顿。


“哦,”包拯立刻问自己的起正事,“我就想问,怎么怎么打动一个人呢?”


“我怎么知道,分人吧。”白玉堂那边键盘声停了下来。


“就...比如庞籍...”包拯支支吾吾。


“呦,你终于有戏了?”坐在椅子上的白玉堂脚一蹬,原地转了半圈背对电脑,颇有兴致地调侃道。


“哥一直有戏好吗!”包拯这反驳。


“怎么个有戏法啊?”


“就...他,他对我有反应…”包拯害羞。


“...我挂了。”白玉堂恶寒。


“别别别,我认真的!”包拯赶紧叫住白玉堂,“庞籍绝对对我有感情,我俩就差临门一脚了。”


“我看你差得可不止一脚。”白玉堂说。


“我说你是想帮我还是想打击我啊?”包拯气急败坏。


“帮你啊,”白玉堂认真地帮包拯分析,“你想打动庞籍得先知道他想要什么,你能不能给他。”


“庞籍想要什么?”包拯仔细想了想,他还真不知道。


“对,就比如安全感啊什么的。”白玉堂随口说。


“我家庞籍是警察哎,配枪的!安全感这种东西还真不缺。别说我给他安全感了,他那把枪都能给我安全感!”包拯语气里炫耀和挫败诡异地融合在一起。


“我是就举个例子。”白玉堂旁敲侧击,“...你有没有想过你和庞籍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又或许你忘了什么事?”


白玉堂不清楚包拯为什么不记得他和庞籍之间有过结合甚至有了孩子这些事,只好拐弯抹角的给包拯提示。


那边包拯沉默片刻,警觉道,“白玉堂,你话里有话啊。”


白玉堂是个局外人,也只能点到为止,转移话题道,“你纠结那么多干嘛?万一庞籍就是不想结婚呢?你就安心当你有名无份的小狼狗不就得了。”


“要真是那样我也认,狗就狗了,关键我觉得庞籍是放不下前任才不接受我的。”包拯郁闷。


“前任?谁啊?”白玉堂问。


“不知道,但他肯定有,不然小满哪儿来的?”包拯虽然用的疑问句但却是字字笃定,“而且我看到庞籍居然没解除那个Alpha的标记,不是旧情难忘是什么?”


“...”白玉堂。


他现在就特想顺着手机过去掐着包拯脖子大喊“庞小满的亲爹就是你啊你个猪!把你自己脑子撬开好好想想孩子到底哪儿来的!”


而且,标记庞籍的那个Alpha八成是包拯。


白玉堂就奇怪了,刚才自己才说了一句话包拯就发现不对劲,他和庞籍庞小满相处这么长一段时间怎么就一点端倪也没发现?果然爱情使人盲目。


“那你当时有没有闻到庞籍身上残留的Alpha信息素味?”白玉堂问。


“...没有吧,”包拯回忆,“庞籍信息素一直都是奶味,没变。”


“你再仔细想想,庞籍被标记身上一定会有标记他的人的信息素气味。”白玉堂感觉自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哎,好像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包拯说,“又有那么一点奶茶味。”


果然是包拯标记的庞籍,白玉堂确信了。包拯的信息素是茶香,但却很浅淡,不仔细根本闻不出来,有时还会被人以为是Beta,又加上包拯和庞籍差不多五六年没见了,庞籍身上携带的包拯的信息素气味就更少,更加难以闻到了。


“所以呢?”白玉堂有意引导。


“就...很好闻...”包拯脸红。


“...”白玉堂。


包拯这个白痴,真的是被庞籍蒙蔽了双眼。


“包拯,你的信息素是茶味。”白玉堂捏了捏鼻梁,有气无力地说。


“...”包拯沉默半晌,终于反应过来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说我标记的庞籍?”


“别问我,你自己都不清楚我哪知道。”白玉堂把椅子转回电脑桌前,“挂了啊,我这几天都要加班。”


“等会儿...”包拯叫白玉堂。


白玉堂哪会听他的,果断挂断了电话。


“...”包拯捏着手机沉默许久。


所以自己真的标记了庞籍?怎么可能?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可庞籍身上的信息素气味和自己的确实有些微妙的相似。他又想起当时爬楼梯时庞小满和他说的什么红豆绿豆,是不是就是在暗示自己和庞籍信息素气味相似?再加上白玉堂说庞小满和自己长得有些像,难道庞小满是自己的亲儿子?


忽然间知道自己标记了前男友又多了个亲儿子是一种什么体验?


包拯越想越乱,脑子被搅成一摊浆糊,疼的要命。他双手捂脸用力揉搓了几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要怎么样才能让庞籍接受自己?怎么才能让庞籍说说自己和他们父子俩他们的关系?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自己给白玉堂打电话是想求帮助可为什么事情更多了?!


包拯:嗨呀,这该死的爱情。


包拯翻来覆去想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顶着黑眼圈又锲而不舍地给白大军师致电。


白军师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哑着嗓子不耐烦地说,“你和庞籍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我不清楚,但你想庞籍接受你你就要拿出诚意,让他知道你是认真的。”


诚意?包拯听到对面挂断电话,心想自己挺诚心的呀,每天给庞小满用心做饭,还天天送庞小满上下学,还陪庞小满参加校庆啥的,多诚心诚意...哎?等等?他好像把心都用在庞小满身上了?明明目的是为了讨好庞籍,居然不知不觉本末倒置了!


2
同一天下午庞籍去了趟警局。他去把卷宗送到警局顺便和暂时顶替他工作的同事交代一些事情,花了不少时间。


送庞籍去警局的是包拯,接庞小满时绕路送的他。交代完后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包拯要来接他,庞籍本想拒绝,可又听包拯说还给他留了菜,他也不太愿意大晚上坐地铁或者打车,就同意了。


“你先去脱衣服洗手,休息一会,”进了庞籍家,包拯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衬衫和深蓝色条纹马甲,“我还有一道菜没做。”


庞籍这才注意到包拯的穿着,一路跟着到厨房,多打量了几眼。


包拯穿的是一整套西装。


穿西装倒是没什么稀奇,包拯上班每天都要穿,所以庞籍最初也没在意。可这套和平时的不大一样,略微的...太正式了,马甲、袖箍和领针领夹一应俱全。


庞籍看着包拯挽起袖子露出半截结实的小臂和因为穿着马甲而更显宽肩窄腰的身材,真心觉得还挺好看。


庞籍靠在墙边悠闲地“观赏”包拯,看到有些瞳孔有些放大晃神儿了,包拯才迈着长腿走了过来。


庞籍眨巴眨巴眼睛,聚焦到包拯身上继续看。


包拯带着笑意看了一眼庞籍,“干嘛呢?一直盯着我看。”


“小满呢?”庞籍回神,才发现自己儿子一直没出现。


“小满吵着要去董姨家,说你以前每周五都会把他送的董姨家玩,我就把他送到董姨家了。”包拯把做好的那盘放在餐桌上,说道。


确实,庞籍每周五都会把庞小满送到董姨家让董姨帮忙照顾一天,自己好好休息休息,过一个没有混世魔王打扰的周六。


包拯放下衬衫袖子,系好纽扣,好整以暇道,“你坐,可以吃饭了。”


庞籍看了一眼桌子,居然一桌子西餐!


“你脑子抽了,怎么忽然做西餐?”庞籍走过去坐下,感到奇怪。


“就,我最近新学的,想做做看...”包拯编了个理由,指着庞籍面前的西冷牛排催促道,“你别疑神疑鬼的,快尝尝。”


包拯在追庞籍哎,当然要做点什么表示表示吧。


庞籍狐疑地看了一眼包拯,右手拿起餐刀,左手...


“包拯你故意的吧。”庞籍冷漠脸。


“我怎么了?”包拯无辜地瞪大眼睛。


“你要我怎么吃?”庞籍抬了抬自己枪伤还没好的左臂,质问道,“难道你以为我有第三只手拿叉子?还是你想让我用嘴叼着叉子吃?”


“...”包拯。


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那我帮你切。”包拯顺理成章地把椅子从对面挪到庞籍旁边,拿过庞籍的盘子帮他切牛排。


牛排被切成一口能吃下的小块,切口处带着许些血丝,露着白色的肉筋。


庞籍舔嘴唇,味蕾似乎已经品尝到了甜丝丝的味道。


包拯切好最后一块,抬眼看向庞籍,忽然觉得调笑道,“‘过儿’,用不用我喂你啊?”


那个“过儿”指杨过,他在调侃庞籍就剩一只手能用。包拯只要有机会就拿这个梗取乐。


“废了一臂”的庞籍白了包拯一眼,没好气道,“滚!没见过你这种傻大个小龙女。”


包拯没滚,长臂一伸拿过自己的盘子,开始吃,心里还喜滋滋地想,庞籍是杨过,自己是小龙女,那不就是一对儿嘛。“杨过”和“小龙女”二人世界,还没庞小满这只“雕兄”捣乱,不要太快乐好不好。


“说起来,‘郭芙’你们警局是怎么解决的?”包拯给自己切牛排,问庞籍。


“郭芙”指的那次出警开枪打伤庞籍的罪犯。庞籍诽腹包拯的联想能力太奇葩以及感慨自己理解能力也是够强。


“再过个六七个月才能出最终结果。”庞籍咽下口中的牛排,说道。


警局的领导们本来以为出了枪击案市民们应该很关注,所以最开始前几天很上心,天天问进度,后来发现实际关注的人很少,就不再催了,负责这起案子的那群人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这么慢?”包拯皱眉。


“你别看这种事他们慢,但有些事办起来那效率真是一点不含糊。”庞籍语气颇有嘲讽的意思,似乎也对警局某一部分人的做派一直颇有微词,竟然对包拯打开了话匣子。


“什么事?”包拯看出庞籍来了兴致,十分配合地问道。


“网上删贴呗,有什么事在网上曝光,立刻解决!”庞籍表情模仿自己的领导,一脸正气,竟然学了个十成十,“事儿能不能解决不重要,一定要先解决那些发贴的人。”


包拯与庞籍对视,两人同时讽刺地笑了笑,那是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不开玩笑了,”庞籍又吃了一口牛排,“也就一小部分人才这样,大部分警察还是挺尽职尽责的,而且枪击案解决起来也比其它案子要更费精力。”


“那也是够慢的。”包拯说。


“但出警速度就特快,尤其是展昭带队的时候,办案效率都快了。”庞籍竭力为警局大部分人正名。


“再快能有消防队快啊?”包拯听到庞籍提及展昭立刻就不乐意了,呛道。


“...”庞籍。


之后让庞籍意想不到的是提到出警没一会儿他们队就出警了——因为一场绑架案。


当然,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


3
吃饱喝足后,庞籍要把盘子端到厨房。


包拯看到后把庞籍按回椅子上,自己站起来,边解开自己衬衫的最上三颗扣子边说,“还是我来吧,您老好好养着,你要是右胳膊再磕着碰着就真‘生活不能自理’了。”


“...”庞籍。


自己现在端个盘子都被制止和生活不能自理有区别吗?好气哦。


包拯单手支在庞籍的椅子靠背上,微微俯身拿庞籍面前的盘子。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包拯拿个盘子都离庞籍得很近,近到他能闻到包拯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和被香水味覆盖的茶香,听见包拯沉稳均匀的呼吸声。


庞籍靠近包拯的那一片皮肤被这感觉激得起了鸡皮疙瘩,Omega的本能催促他亲近自己多年未见的Alpha。他悄悄攥起拳头,希望自己没脸红啊什么的被包拯发现。


感知和冲动都在一瞬间却又十分漫长,在庞籍忍不住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前,包拯直起身子,端着盘子转身往厨房走去。


庞籍扭头看了一眼包拯,马甲显得包拯更加宽肩窄腰,剪裁得体的西裤包住长腿和胯下突显出的...不不不!打住打住!庞籍低头捂脸,自己在想什么?!丢人,太丢人了!


包拯把盘子放进水槽后又回到客厅,庞籍还在暗骂自己丢人,根本没发现。


包拯走到庞籍身前,手快速划了一下他的头发,笑容不自觉带着喜爱,“捂脸干什么呢?”


“...”庞籍没动。


“怎么了?不舒服吗?”包拯看庞籍没有丝毫反应,收敛笑容,蹲下仰视庞籍,试图从被双手遮挡的下看清五官,“还是我做的不好吃,让你犯恶心了?”


“...没那么娇贵好不好。”庞籍沉默片刻,隔着手闷闷地说。


包拯听了松了一口气,语气从轻柔一下子转了一百八十度,“蠢螃蟹,干嘛捂着脸,吓我一跳。”


庞籍把手从脸上移开,怒视包拯。脸还是红的,不像是生气,倒像是在撒娇。没有震慑力不说,还怪可爱的。


包拯看着庞籍的小表情,心里痒痒的,却又有着说不上来奇怪,皱着眉仔细闻了闻,空气居然散发着一丝丝甜腻的奶味,还有一点茶香,合在一起就是...奶茶!


“你...你,”包拯结结巴巴,“你发qi...”


庞籍居然发情了!


“...”庞籍要起身去拿抑制剂。


“不对啊,”包拯没注意到庞籍要跑的意思,抬手又把庞籍按回椅子上,“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发情?被标记的Omega不是只有在自己的Alpha面前才会发情的吗?难不成标记庞籍的真是自己?


庞籍他自己也很意外啊!自从被包拯标记,他都多少年没发情了,今天突然就发情!虽然不是很强烈,但包拯岂不是会发现自己被他标记了!


手机铃声忽然爆出声音,包拯和庞籍都被吓得一个激灵。


庞籍终于找到机会,快速地跑过去接电话。


包拯无奈地瘪嘴,说完再接完电话呗。


庞籍接了电话后除了刚开始的一个“喂”字,没再说话,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好,我这就来。”庞籍说完,挂断电话,迅速拿钥匙扔给包拯,“快走,帮我开车。”


包拯接住钥匙,还是愣愣的,“怎么了?”


“白玉堂出事了,”庞籍焦急地说,“他被绑架了。”


————————————————————————————————————————


感谢大家隔了这么久还在继续看!
我写文速度很慢,虽然大纲梗概都是有的,但有些细节啥的都还没确定,所以经常写着写着就卡住了(›´ω`‹ )
所以还在等我更新的小可爱们真的是不容易,超级感谢你们,也超级感谢给我小心心和评论的各位老铁(。・ω・。)ノ♡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