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包庞】《开封仙谈》(闲谈?)【29】

希:

·说好的继续发糖,糖来啦~😍
·这话对原剧的一个细节进行了解读(?),反正我就是“包庞眼”嘛~😉

【目录】: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21】【22】【23】【24】【25】
【26】【27】【28】



各自洗漱过后,二人仿佛商量好的一样,谁都没有提起刚刚的占卜结果。包拯为了表现自己的毫不在意已经练了两套广播体操,现在正坐在凳子上喝水休息。
庞籍则坐在床上低头发呆,心里一阵纠结。其实他清楚自己是气不过包拯偷偷成亲才这么着急纳妾的,所以这会儿要是跟包子讨论占卜的事会不会很奇怪啊?可是,他也很在意自己那个不能说的“命中注定之人”呀!死包子偶尔还是挺聪明的,万一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呢?

庞籍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我很闲我无事一身轻”的气场的包拯,想到他不仅偷偷占卜苏静儿,竟然还偷偷占卜了展昭⋯⋯自己刚才一定是犯傻了,怎么会觉得死包子在姻缘方面能帮到自己?算了算了,还是睡觉吧。他默默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褥放在地上——开始铺“床”。
包拯倒是不着急睡觉,他看着庞籍忙上忙下的样子,心情开始美丽起来。嗯~~~螃蟹这肯定是意识到都是托了本府的福才能睡双人间,所以才如此懂事的嘛~以一个富二代来说,不错不错~

庞籍很快在桌子旁边完成了一个“地铺”,他站起身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回到床上——躺好,盖被,闭眼。“包子,我睡了。晚安。”
“庞籍?!”包拯无法置信地咧开了嘴,他终于发现了庞籍“勤劳”的真正原因……敢情这地铺是给我铺的啊!“凭什么你睡床我睡地上???”
庞籍转过头,理所当然地说道:“废话,本公子长这么大从来没睡过地铺。我都已经好心地帮你铺好了,你不感谢我就算了,怎么还有意见?”
包拯从凳子上跳起来,迈过地铺站到床边,愤愤地说道:“这是标准大床房,明明可以睡两个人!”
“对,标准。可你也不看看,你长那么高,哪里标准了?”庞籍撇了包拯一眼,故意在被子下面动了动四肢。看~本公子睡这个床正好。
嘿!几天不见死螃蟹怼人的功夫见长啊!身为开封府尹,我绝对不会向恶势力低头!包拯趁庞籍眨眼的空档瞬间躺到了床上,虽然身子有二分之一悬着空,但他还是得意洋洋地开口道:“我高,但是你矮呀~匀一下还是很标准的~”
庞籍根本没料到包拯会来这手,他仿佛触电一般从床上弹了起来,伸手推着包拯:“死包子你怎么跟土匪一样?!你下去睡!”
“我不要!这张床跟了我几天了,没道理最后一晚换主人。”说着话,包拯又往里挤了挤。
庞籍感觉到自己的“领土”正在逐渐变小,急忙加大力量阻挡:“死包子我还告诉你了,今晚整个大风客栈都是本公子包下来的,真金白银我都花了,让我睡地上才是没道理!”
“我又没说过你不能睡床~”
“那你倒是下去啊!本公子长这么大从来没跟人挤过一张床!!!”
“正好!今天就是庞公子你的第一次了。”

看来对话是不能解决问题了,庞籍忿忿不平地举起两只“大钳子”开启了攻击模式。当然,由于“战场”在床上,他也没忘记用上两只脚——反正不管是用钳的还是用踹的,他都要收复失地,捍卫主权!

包拯也不是第一次承受庞籍的“攻击”的了,他习惯性地选择了防守,反正凭小螃蟹的力量想要撼动他基本上是不可能~可惜,包拯忘记了自己还有半边身子悬在床外,庞籍又因为手脚并用得到了攻击翻倍的BUFF……两个回合之后,包拯已经处于下风,眼看就要掉下床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想当初他们留宿大风客栈就是为了好好休息,没想到又摊上了同心玉佩的事,这些日子他根本一个好觉都没睡成。今天晚上好不容易没什么事了,他死也不要睡地上。
反击,必须反击!
因着二人的距离很近,包拯一把抓住了庞籍的手臂,借着这股力量恢复了身体的平衡,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翻身越过庞籍,稳稳地趴到了床铺的里侧。
庞籍只感觉下巴都要惊掉了……死包子,你技能点都点敏捷了吧?!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简直都要怀疑包拯用了法术!

庞籍抄起被子扔到包拯身上:“死包子,你今天非要跟我抢床睡是不是?”
“睡自己的床,怎么能说是抢呢?”包拯顺势扭着屁股,双手在身后胡乱扯了两把,愣是把被子给自己盖好了!
“这床怎么就是你的了?”
“死螃蟹,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今晚是你跟我两人住一间?”
“为什么?”
“因为除了公主,我和你是这里官位最高的人啊。而咱俩之间嘛,我是正三品,你是从三品~所以,你得听我的~”包拯呈“大”字型死死趴在床上,他手长脚长,硬是让人找不到一处能躺下的地方了。

原本经过一番“战斗”,庞籍已经累得脸色泛红。如今又听见包拯拿官位说事,他的脸色更是直接气成了大红色。本来他应该凭借这股怒气值绝地反攻,可面对包拯这副“死包子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又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难道,要听包子的,跟他挤一张床?
……
……
……
本公子宁愿睡地上!

庞籍站起身瞄了一眼包拯小腿的位置,狠狠地踹了被子一脚。伴着包拯的哀嚎,他跳下床躺进了地铺——幸好他铺得还挺柔软。在闭眼睡觉之前,庞籍恶狠狠地嚷嚷了一句:“死包子,我早晚会当一品压死你!”
包拯深知今晚的“胜利”得来不易,非常识时务地没有回嘴。庞籍也没再出声,两人便渐渐睡着了。

夜色正浓,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纸为昏暗的房间镀上了一层朦胧的银色。由于临睡前喝多了水,包拯从床上爬起来,哈欠连连地出门上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他也不舍得睁开双眼,只留了条小缝看路,生怕自己的睡意不小心飞了。
包拯迷迷糊糊地走到了庞籍脚下,正打算溜着边过去,没想到庞籍正好翻身,一招“无影脚”不偏不倚地踹到了包拯的腿上。包拯本来就走得晃晃悠悠,这突如其来地“攻击”更是让他瞬间失去平衡——直接扑向了庞籍。
这一瞬间,包拯的身体虽然在“失控”中,但他的脑子却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眼看他的脸马上就要砸到庞籍的脸了,他急忙伸出双手左右支撑,完美地阻止了一场“悲剧”——只是他的鼻尖还是擦到了庞籍的鼻子。
庞籍哼哼着动了动身子,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不爽的样子。包拯一动也不敢动,僵硬地撑着手臂静止了好一会儿,见庞籍没醒才算松了口气。
呼,好险好险。死螃蟹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啊。
包拯缓缓挪开双手,翻身坐在庞籍身侧。人还没坐定,庞籍又骨碌到了他的腿边。
死螃蟹,你这是睡觉还是运动啊!要不是有我挡着你都要翻到外面去了。

包拯轻轻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地铺上。虽然客栈的被褥摸起来还挺柔软,可到底不能跟庞籍家里的床相比。这大少爷睡惯了高级货,在这里睡不踏实也是理所当然的。
算了,就把床让给他吧。
就当是谢谢他既帮自己坐镇开封府又帮自己研制了五石散的解药。

包拯动作轻柔地将庞籍抱起,小小的人儿比他意料中的还要轻一些。
可是明明觉得很小很轻,他还是抱得小心翼翼,每走一步都是既慢又稳。

地铺到床铺不过几步的距离,庞籍却已经在包拯怀里找到了舒服的角度。他蹭了蹭包拯的胸口,满意地“嗯~”了一声。

像小猫一样。

包拯淡淡地笑着,身后的月光将他的影子印在了庞籍的身上。
小螃蟹好像有些黑眼圈啊。他那么重视保养的一个人……自己在陈州的这些日子,他是不是太辛苦了?

因为想到了陈州之事,包拯的思绪回到了行尸大爆发的那天。
那时……他的眼前是铺满整个街道的百姓的尸体,耳边是关在囚笼中已经尸化的百姓痛苦的嘶吼——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
他的视线早已模糊,可深深的自责让他连眼泪都不敢放肆地流下。
是庞桶带着解药赶到了。庞桶说:包大人,庞大人让我把解药送来了。
听到那乍一声的“庞大人”,他狠狠地咬住了嘴唇,本是轻轻滑落的泪水瞬间决堤。
那种绝望中突然感到一丝希望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

螃蟹,破了贪污案的人是我。但救了大家的人,是你。
等回了开封,我再替那些获救的百姓好好谢谢你。

【是该好好谢谢醇之。】

包拯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一激灵,差点儿没把庞籍扔出去。他赶紧收紧了手臂,死命地压着声音“吼”了一句:“老黑!!!”

【别出声。把醇之吵醒就不好了。想说什么在心里想就好,我能听见。】

有这么方便的设定你不早说!包拯瞪了一眼并不能瞪到的黑包拯,开始使用心灵沟通。

〖你怎么又突然出现啊?!嫌我命长是不是!〗

【我想看看醇之。】

包拯翻了个白眼,这种理由可真“充分”啊!〖之前我那么“用力”地召唤你,你怎么不出来?〗

【醇之说过,少变身。】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你的事,我当然都知道。但是醇之⋯⋯有点不对劲儿。】

〖螃蟹怎么了?〗

【你不办案的时候怎么这么迟钝。你感觉不到醇之的灵修比平时弱了很多吗?】

经黑包拯这么一提,包拯也感应到了庞籍灵修的“虚弱”。〖之前螃蟹说他加固了开封府的结界,现在想想凭他的灵修也太勉强了。是不是因为这个?〗

【结界的事回了开封自然清楚,但是你诈死那天醇之去过陈州。】

〖怎么可能?他没时间去陈州的!〗包拯的第一反应虽是反驳,却也同时想到了那日自己曾误以为听到了庞籍的声音……难道竟是真的?〖他……他为什么要去陈州?去了陈州为什么没找我?〗

【我跟你一样不知道。】

〖那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

【我也是看情况才能出声的,当时条件不允许。】

〖……算了,回头我自己问螃蟹吧。没别的事你也赶紧睡觉去。〗

【包子,你记住,醇之的灵修很重要,要重点保护。】

〖诶?你叫谁呢?〗

【显然是叫你啊。我听醇之这么叫挺亲切的,我也试试。】

〖你换一个。哪有自己叫自己外号的。〗

【怎么,只有醇之能叫?原来你很喜欢……】

〖你到底哪边的?咱俩才应该是一个阵营,你怎么总帮螃蟹说话。“醇之醇之”个没完,你不嫌肉麻,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介意的话,你也可以叫“醇之”啊。他会喜欢的。】

〖老黑,你烦不烦啊。我要睡了,晚安再见不送!〗

【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了,你一直抱着醇之不累吗?】

〖你!赶紧给我消失!〗

包拯被“自己”刺激得满脸通红,却还是轻轻地把庞籍放在了床上,然后……火烧屁股似的蹿回地铺,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

突然,被窝里传来了幽幽地一句:【这样睡小心做噩梦~】

〖闭嘴!睡觉!!!〗


======================================================
本希趁着中午的空挡赶紧来更新啦~
到这里客栈留宿梗(糖)就算基本完成了,还有一点小尾巴下回吧,不然又要等一天更新啦。😂
希望这颗糖大家吃得开心~😘



评论

热度(33)

  1. 以齐制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