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69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70
遖宿,毓骁在书案处批阅奏折。奏折实在是太多了,情不自禁地,毓骁的眉头一皱,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良久,稍稍放下笔,转动转动僵硬的脖子和手腕,目光接触到的是一旁放着的香油,毓骁岷着的唇终于柔软了。


香油是乳白色的瓷瓶装着的,拿在手上,一阵冰凉透过手心传到毓骁的心里,莫名其妙地竟然压下了那些躁动。


“阿宁”


安静的寝宫里满是寂寞。


艮墨池身上有一股桂花的香味,甜甜糯糯的,沁人心脾,毓骁可喜欢了,一会儿闻闻人家的脖子,一会儿又闻闻耳垂,一整个痴汉的样子,艮墨池不胜其烦,差点想把人打死了。


要不是在天枢的时候还要议论事宜,毓骁真的想把人抱在怀里闻上一整天。


毓骁把瓷瓶放在手里摩挲,就像在抚摸爱人的脸


“王上”


内侍来报


“何事如此急匆匆的”毓骁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小瓶子。


“天枢来使,现在已经在城门口等着了”


“摆驾,本王亲自去接”


城门口,一座深绿色一看就是天枢来的轿子停在那里。


许是听到了声音,轿帘撩起了,桂花的幽香袭来,褪去了禇色,着一席红衣,眉目端正,一举一动就像一幅画。


“微臣见过王上。”


艮墨池低首俯身行礼。


毓骁没有说话,一用力抱起了自己的心上人。


“摆驾回宫”


“本王的好王后,你终于来了。”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毓骁开始占便宜了。


艮墨池一边抓住毓骁作乱的手,一边红着脸说道:“谁是你王后,快闭嘴”


“谁应,谁就是。”


“你……”

评论

热度(57)

  1. 以齐制宾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