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念君73

仰望星空的狐狸:

  齐之侃看了一眼蹇宾,对着慕容离笑道:“谢谢,本将军知道下一个喜酒就是你与天权王的了。”
  
  执明将慕容离拉进怀里,微笑道:“那是自然,怎么说,本王也不能输给煎饼是不是。”说完这话时,执明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仲堃仪。
  
  仲堃仪心里有一万个cnm要说,都欺负他,他家的王正直有什么错?反正最后都能吃到的,也不差这一点时间。
  
  陵光有点不乐意了:“不行,得本王先来,执明哥得等本王先将公孙钤娶了再说。”
  
  执明白了一眼陵光:“光儿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误解,你那个叫嫁,不叫娶。”
  
  陵光那个气呦:“呦,娶人了不起呦!本王就嫁了,怎么滴。”
  
  蹇宾无奈笑笑,看着他们斗嘴,齐之侃轻笑着摇了摇头,孟章戳了一下公孙钤:“怎么样,爽吧!陵光哥可是没有拒绝嫁给你呢!。”
  
  公孙钤一脸宠溺的看着陵光:“不管王上是要臣入赘还是嫁给臣,臣都会一辈子疼爱他,倒是天枢王,虽然仲兄以前是那个德行,不过也是形势所逼,现在他可是一天天将心思都放在您身上呢!”
  
  孟章原本只是打闹一下,怎么就扯到他身上了?是不是仲堃仪和公孙钤有什么私情?孟章记得以前仲堃仪确定和公孙钤交情不浅,嗯……
  
  仲堃仪看着孟章眼神在他和公孙钤之间来回审视,有点吃不消,立马就说出了声:“王上,臣和公孙兄什么事情都没有。”
  
  啊啊!解释了,孟章如是想,解释就是掩饰,别过眼,不再看二人,仲堃仪扶额,陵光他们自然听见了,陵光疑惑的看着公孙钤:“什么叫你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们有过啥事情?”
  
  执明将头埋在慕容离肩窝里,看着他抖擞的肩膀,就知道他在笑。
  
  齐之侃和蹇宾对视一眼,便知道了一些东西,貌似,天璇天枢俩位大臣之间有基情。
  
  公孙钤扶额,他以前的确和仲堃仪交情不浅,不过貌似他和慕容离还有齐将军都是一样的,怎么感觉孟章的询问,让他自己都觉得他和仲堃仪之间有啥了。
  
  孟章冷哼一声,仲堃仪无奈,陵光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人之间的哑谜,执明笑够了,抬起头,在慕容离耳边看着蹇宾说道:“今天晚上可是你的新婚之夜,我们可不能继续缠着你们了。”
  
  执明说话时热气吹在慕容离耳边,慕容离感觉身体有点软,站不住,还好执明搂着他,慕容离扭头瞪了执明一眼,无声询问,干嘛在他耳边说话,执明对着慕容离无害的笑笑。
  
  陵光听见执明的话乐呵着:“是呀,错过了佳玉良宵,煎饼哥可是会生气的,刚刚好,孤王也乏了,公孙钤,随孤王下去休息吧!”
  
  公孙钤点头,带着陵光走,陵光走之前,对着齐之侃邪恶一笑,齐之侃无动于衷,蹇宾无奈的摇头,执明和孟章之间交换了一下眼神。
  
  执明搂着慕容离,打着哈欠道:“本王也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要和阿离去进行深层次的灵魂交流。”
  
  慕容离面无表情,眼神却晦暗了下去,孟章拍了一下盯着慕容离的仲堃仪:“我们也走了,煎饼哥,恭喜。”
  
  仲堃仪跟在孟章身后,离开了宫殿后,仲堃仪才道:“刚刚慕容离好像不太高兴。”
  
  孟章停下脚步,抬头望天:“你瞎操个什么心,本王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慕容离关系那么好了,放心吧,执明哥,他很喜欢慕容离的。”
  
  仲堃仪对此倒是没有意见:“天权王喜欢慕容离这个事情全天下都知道,只是刚刚慕容离的表情却不是这样的啊!按道理,他应该是和齐将军一样流露出幸福的样子,可是他刚刚没有。”
  
  孟章皱眉,看了一眼仲堃仪,冷哼一声:“观察得真是仔细啊!。”
  
  仲堃仪愣了一下,孟章不理仲堃仪,继续慢悠悠的走着,仲堃仪回过神,小声道:“王上这是吃醋了?”
  
  随即仲堃仪几步追上孟章,一直对孟章笑脸相迎,孟章无奈的翻个大白眼。
  
  宫殿里现在只有蹇宾和齐之侃了,蹇宾牵上齐之侃的手,齐之侃抬头看着蹇宾,蹇宾对着齐之侃微笑,拉着齐之侃去了寝宫。
  

评论

热度(47)

  1.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