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刺客列传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21

兰开百里:

        孟章见到多日未见的仲堃仪,心里自然是欣喜的。但是,再欣喜他也没有忘记正事。因为仲堃仪说过相信他,他就下意识地觉得仲堃仪一定会愿意给他更多的线索。所以在望向仲堃仪那张沉静的侧脸时,孟章倒是一点都不拐弯抹角地把他的情况和推测说给仲堃仪听。
       仲堃仪皱起俊眉,神色染上几分凝重,轻声呢喃道:“想不到原来是有人拿这些小孩练邪术。”
        目视前方,只用余光留意身旁人的孟章自然看不到仲堃仪放在腿侧逐渐握紧的拳头,他只听得那人缓缓开口道:“我们刑警队这两个月来确实在查一起连环凶杀案,上个星期又收到了第七具尸体。死者都是年龄8岁或者10岁的小学生,他们都是家里无人时是被杀害的,死因全是被线状物勒住脖子窒息而死,死的时候被发现吊在家中,穿着红色衣服,挖去了双眼。犯罪现场十分干净,指纹DNA什么的我们都找不到,死者被套上的红色衣服都是没有固定的款式,随便一间童装店都能买到的那种。”
         “要说死者的共通点,其中之一就是家庭。他们要不就是来自单亲家庭,父亲或母亲因为一个人支撑家庭无暇照顾孩子;要不就是父母都是有工作的,而且十分繁忙以至于他们几乎没什么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这个某种程度上也方便了凶手作案。”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都有参加补习班或者兴趣班。”
         “诶?”孟章歪了歪头,神情中露出些许不解,“可是现在的小学生都会报班的吧,几乎没有不报补习班或者兴趣班的吧。”
        现在的小学生,总有各种班要报。除了要学习的主科,还有各种兴趣班,尤其是寒暑假,更是各大教育机构的报班的火热时期。或者其中有些东西家长都不知道他们孩子学来能做什么,但是学多点总是没错的,不学就好像自家孩子吃亏了一样。“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已经成为许多中国家长根深蒂固的教育观念,特别是一些因为工作无暇照顾孩子的家长。
        仲堃仪微微一挑嘴角,“那些小学生他们生前并不认识,住的地方也不相近,有些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城南一个城北。而且他们还都不是来自同一所小学,其中有一个还是来自一间民办学校。但是凶手挑的孩子都是家里人没空照顾的孩子,而且时机都是家里无人的时候,我觉得是因为他对这些小学生的家庭情况有一定的了解。排除了家庭学校,那凶手,是从哪里知道他们的家庭情况从而挑的这些死者呢?”
        孟章的乌眸瞬间瞪大了几分,“你是指凶手可能是他们参加的补习班或者兴趣班所在的教育机构的人?”
        仲堃仪点了点头,“我们查了,那七个小学生,在平时会参加一些补习班之外,周六日都会去市少年宫上兴趣班。不过,”说到这,仲堃仪眉峰微拢,“少年宫的各种工作人员少说也有一百来个,上头为了影响又不准我们太明显去查,排查起来也有一定的难度。”
        孟章抿紧嘴唇,一张小脸也跟着皱了起来。活生生被人勒死,还被挖双眼,死前又被穿上红色衣服,这样的人死后鬼魂不化为厉鬼都难,而且还会是怨气很重的厉鬼。那个凶手,拿这些变成厉鬼的魂魄,想练什么邪术呢?到底,还会有多少个小孩遭到毒手?
        车内小小的空间里,沉重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接下来的日子,估计真的是不太平了。
        孟章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凶手的道行应该不在他和齐之侃之下。要解决这个人,应该也不会太容易。
        不过,要是能解决这个人,除了造福民众之外,也算是帮到仲堃仪了吧。想到这,孟章又用余光瞥了一下身旁已经闭目养神的人,看到他眼底下的浅浅乌青和瘦削的下颌,不禁有些心疼。嗯……要不问一下凌叔那个山药排骨汤怎么煮好了,好煮给仲堃仪让他补补身子。
        他们回去的路上就在探讨案情和孟章一个人脑补该煮什么好吃的给身旁某只正闭眼小憩的僵尸中度过。当然,要是此刻某仲姓僵尸知道孟章此刻的想法,一定会想办法婉言谢绝。毕竟僵尸那只能喝血吃啥都拉肚子的体质可不是闹着玩的。
        等到他们回到天枢大厦,仲堃仪睁开眼睛,映入的便是孟章那张如平时般灿烂无比的笑脸。他忽地在心里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怎么突然觉得脊背有点凉呢?
        孟章住818号,仲堃仪住706号,按理说两人在七楼就应该话别的。然而,孟章说想看一下关于那七个小学生的详细资料,看看能不能以他的角度在小学生中再找一些线索。毕竟,凶手和他是同行,选人或者又更进一步的条件。
        仲堃仪想了想,认为孟章说的也有道理。虽然受害人资料不能随意泄露,可是……孟章也不是别人,这样说不定还能得到新的线索。所以他也不好推辞,就打算用孟章家里的电脑登上局里的内网让孟章看资料。但如果仲堃仪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估计打死都不会进孟章的家。
        刚走到门口,孟章就停住了脚步,凝起秀气的眉头。
        仲堃仪见状,问道:“怎么了吗?”
         “好像……”孟章直勾勾地盯着门,“有人来我家了。”
        仲堃仪抬了抬眉。“你知道是谁吗?”
        孟章摇了摇头,从自己的百宝袋里掏出钥匙,“进去就知道了。”
        门一打开,两人走进大厅,还没反应过来,孟章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幽幽暗香扑鼻而来。“小侄子,好久不见啊,有没有想你小姑我呀?”
         一旁的仲堃仪看着满脸呆愣的孟章被一个身材苗条、容貌艳丽的红裙女人像抱玩偶那样抱着,还被使劲地蹭了蹭脸颊,不由得轻笑出声。
        原来是熟人啊。仲堃仪如是想着,却不料和那女人的目光对上。女人立即眯起了双眼,慢慢放开孟章,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起仲堃仪来。
        回过神来后的孟章就看到自家小姑正双手抱胸,直勾勾地望着仲堃仪。他惊讶又不解地说:“小,小,小姑,你怎么突然来我这啦?”
        孟芙悠悠地抬手,拨了拨肩上的褐色大卷,一双琥珀色眼眸依旧在仲堃仪身上上下转悠,“怪不得我让你相亲你不愿意,原来是因为你家里藏了个男人,而且还长得还不赖哟。”
        孟章:“⊙o⊙!!”什么鬼,哪来的“藏”啊?!明明是带回来的!等等,也不对啦!
        仲堃仪:“( ̄ー ̄)|||”怎么他今天碰到的女性说的话都让他不太想听懂呢?

评论

热度(26)

  1. 七只影兰开百里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兰开百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