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爱你爱到断子绝孙

箬菡(ฅω*ฅ)球球:

第二十七:


    萧山虎在华夏一步步的控制着整个黑道,擒贼先擒王,一个帮派一个帮派统一,能收纳的就培养,不能收纳的就直接灭了,照执明的话说:反正混黑道的也没几个好人。


     话说孟章在凤吟部队不要命的训练,把沈龙腾都吓了一跳:这小子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了,如此这般是不要命了。


      孟章暗自惊喜,手上的秘籍,在加上有专人指点,有对手切磋,修为是突飞猛进。


      “嘭”的一声,仲堃仪晋升了!


     “仲大哥,你这也太恐怖了吧!十天晋升一个层次,还要不要我们活了”一旁的孟章满脸的差异,楞在原处。


    “运气好了点,不过你也不差呀,已经突破后天了”仲堃仪笑了笑,本来想要揉揉人的脑袋结果觉得尴尬,半路改成拍了拍人的肩膀。


      孟章揉了揉鼻子“和我三表哥6岁突破先天差太远了”殊不知陵光何止是先天,就算如今是凡体也早已突破金丹,只不过是瞒着众人而已,不然又要引来事情。


    “确实是”仲堃仪由衷的赞赏,自己如今都22岁了才步入先天中期,而且还有个真神师傅帮衬,那陵光果真是逆天了。


     陵光再次踏入了风吟部队内部,也没有在隐藏身份,因为他感觉也没必要了。


    “小孟章,听说你步入先天了”陵光的突然到来让两人吃惊不已,一点都没有发现他的气息。


    “三表哥”孟章眼睛里充满的光彩“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谁让你之前总是吊儿郎当的静惹我生气”陵光双手环胸故作生气说到。


    “三哥我发誓,以后我一定好好修炼”孟章竖起两根手指,一把搂住仲堃仪的肩膀“多亏了仲大哥我才进步这么快”


    “仲堃仪,听说你突破先天了,恭喜呀”陵光笑了笑“华夏又多了位护国英雄”


      仲堃仪倒是不好意思的笑笑“还要多像你学习呢”


     “仲堃仪,你可是为风吟争光了呢!想要什么奖励呢”


     “要是三少能同意放我两天假就好了,过几天是我外公的寿辰”仲堃仪垂下眸子,这风吟部队的创始人,人人都唤一声三少,可从来没人见过三少,估计这要求有点玄。


    “这事好说,你已经步入紫府了,这个地方灵气不够对手不足,你很难再进步,放你几天假好好陪陪家人,以后你就去地下王国进修吧!那里可全部都是先天级别的高手”


      仲堃仪也着实发愁,可听到陵光的话眼前一亮。


    “仲大哥,我三表哥就是三少,凤家三少爷,风吟的创始人”孟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更是让仲堃仪内心澎湃不已。


   “多谢三少”仲堃仪激动的拱手道谢。


   “叫什么三少,唤我陵光就行”陵光拍了拍人的肩膀笑了笑。


    “三哥,哥,也给我放两天假呗!我都出来好几个月了,我爸妈肯定想我都想的睡不着了”孟章抓住陵光的袖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好”


   “三哥,你太好了”孟章一下扑倒陵光怀里抱住他,结果被一把推开“多大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孟章向来喜欢热闹,二人也接收到仲堃仪的请帖,虽说仲堃仪母家秦家不在十大家族之内,却也是商业的佼佼者,按理说二人可以不去,可偏偏陵光抵不住孟章的软磨硬泡答应参加这场宴会,前世欠他们的太多了,所以陵光对孟章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


     孟章早就将自己狠狠打扮一番,一身淡蓝色的花纹西装束着一条领带,明明十几岁的年纪打扮的甚是成熟,孟章早就腻歪在了凤家,忍不住一股脑冲上陵光门口单手撑着门框摆了个pose故作潇洒。


    突然房门打开,孟章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个狗啃泥。
稳住身形抬头一看,陵光身着一件白色衬衫,一条笔直的黑色裤子看了看面前的孟章开口“你不热吗”


“帅呀”陵光用胳膊挎住了陵光“今天宴会有我们在谁也不敢生事”


    “仲堃仪是我风吟的人,我看哪个不怕死的在今天找晦气”陵光眸子里一片平静,活脱脱一个冰山。


   “仲大哥走运了,我也走运了,谁不知道我三哥是个护短的人”孟章一脸的骄傲,挎着陵光一步步走下楼。


   “三哥,如果我是女的,我一定倒追你”


曾经孟章对父母讲过“为什么我不是女的的”
结果引得凤天语训了他三天:你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你还吃亏了,老娘哪里对不起你了。


孟章暗自埋怨龙翔:爸你怎么可以把媳妇宠成这样。


    秦家特别热闹,因为秦家二小姐秦小菁和老爷子是同一天的生日,虽说是个女娃却深得老爷子的心。


     孟章与陵光下车后就发现仲堃仪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三姐,小宇,这里”仲堃仪看到二人非常惊讶,他们果真来了。


   “仲大哥今天真帅”孟章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牙,倒是仲堃仪有些不自然“哪里,估计今天你和陵光才是焦点”


    “我们没迟到吧!”陵光问了一句。


    “没有”仲堃仪领着二人进了别院。


      露天的院子到处霓虹灯闪烁,添了几分雅趣儿,里面男男女女早已经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说地。


    “外公,这是我的两位朋友”仲堃仪对着旁边的一位老者说到。


     陵光一眼望去,这老者年纪虽大,身体却非常好,想来也是和仲堃仪脱不了干系。


   “秦老,我叫孟章,是仲大哥的同事”此时孟章上前一步拿出一檀木的盒子“这是给秦老的生辰礼物”


    “好,好,多谢”秦老接过递给身后的管家。


     “秦老,我也是仲堃仪的同事,您唤我一声陵光就好”陵光微笑递给秦老一瓷瓶。


   “外公,陵光也是古武之人,研制的丹药绝对是无价之宝,比我给您的可贵重多了”仲堃仪在秦老身边小声说到。


   “让你们破费了,你们不用理会我这老头子,随意就好,随意就好”说罢管家便领着他走向另一边。


    “仲大哥,听说今天是老爷子九十大寿,你年纪怎么这么轻的”孟章看着随时都要咽气的秦老问道,三人坐在一旁聊起天。


   “我外公有二子一女,我妈是最小的,当初为了我爸被逐出秦家,三岁那年因仇家追杀父母皆亡,我变成了孤儿被接到秦家,我那两个舅舅生怕我抢秦家财产一直不待见我,对我好的也只有外公和小菁表妹”


    “所以你离开秦家参加风吟”陵光说了一句,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对,因为我不想让外公为难,我也从来没想过分到什么财产”仲堃仪一脸的无奈。


   陵光拍了拍他的肩膀“活好自己,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你已经将那些看不起你的人踩在了脚底下”


   陵光不由的感叹,重生的所有人自己还是幸福的,自己外公,舅舅,舅母对自己更是好的没话说,前世只有凤君与蹇桓两个长辈疼自己,今生庆幸自己身边有那么多疼爱自己的人。


    突然另一边传来的争吵声。


    “小菁?”仲堃仪看到一男一女在拉扯立马冲了上去。


     “我们也去看看”孟章陵光二人也跟了上去。


     “小菁没事吧”仲堃仪一把把秦小菁拉在身后。


     “表哥”秦小菁一看到仲堃仪更加委屈了,已经红了眼眶。


      对面一个男子已经喝的有些醉醺醺的,看着仲堃仪一脸的戏谑“哪里来的小白脸”


   “我是她哥”仲堃仪皱了皱眉,今天他实在是不想动武。


“我燕平可是你们秦家二老爷请来的,小子,赶紧起来”燕平指着仲堃仪破口大骂。


“燕少,今天你是客,我们是主,不太合适吧”仲堃仪不怒不喜回了一句。


“小菁,我们走”仲堃仪说完拉着秦小菁就离开。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燕平快速的冲上前,几人的冲突已经引来了众人的关注。


“秦小菁,难得本少爷看上你,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呢”


“你算哪根葱,凭什么让本小姐看上你”秦小菁满肚子委屈,这都是什么人呢!


“小菁,怎么说话呢”突然一中年男子出声制止。


“燕少,他们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计较”中年男子立马换了另一副嘴脸。


“秦总,我今天可是推掉了好多公务才赏你面子参加宴会的,你们秦家就是这么对我的”燕平一看到秦淮立马变了脸色。


“燕少别生气,别生气,小菁,堃仪,还不快道歉”


“二叔,你这教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呀!在你爸爸和侄女的生日宴会上调戏你侄女,你还能颠倒黑白让你侄女和外甥道歉,呵”秦小菁见到自家二叔护着外人更加气氛。


“二舅舅,今天还真是你朋友不对”仲堃仪又补充了一句。


“小菁,堃仪,来过来,我们走”另一旁秦家老太爷招了招手,他们想做什么没关系,别牵扯到孩子就行。


秦淮立马小跑到老太爷身边“爸,那燕平家族在十大家族排行第七,我们得罪不起呀”


老太爷皱了皱眉头“那是你的事情”


“老太爷,我对你孙女一见倾心,不如我们结个亲家之后也好帮衬呀”那燕平有点晕乎乎的走过来。


秦老可早就看到了,那燕平一进院就左拥右抱的,他怎么可能把孙女往火坑里推。


“燕总,我孙女还小,不合适”


秦阳瞪了秦淮一眼“收起你那龌龊心思,别打我家小菁的主意”秦阳快五十岁了就这么一个女儿,宠的不行,怎么会容忍别人打她的主意。


“怎么,做我燕平的女人还吃亏了不成,老家伙,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惹了我,你们秦家就呆倒台”那燕平不顾众人的眼光一步步往前,仲堃仪挡在了老太爷身前,那燕平直接举起酒杯从仲堃仪身上浇了下去,瞬间白衬衫上污渍一片一片。


“表哥”


“今天我外公表妹生日,我不想动武”仲堃仪皱了皱眉头直直挡在燕平前面。


“动武?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京都燕家的人”燕平推了推仲堃仪自己反倒是退了几步。


“呦!行呀小子”燕平拍了拍手出来了两个男子。


仲堃仪探查了一番气息,后天高手,不过十大家族身边有高手保护也不奇怪。


那二人察觉到仲堃仪身上释放出的压力大吃一惊,不过也得硬着头皮上呀!那二人看仲堃仪也就先天的水平,二打一护理还能打得过呢!只是不知道仲堃仪已经隐藏了实力。


“堃仪,你可千万别还手,还手的话秦家可就完了”秦淮见架势不对,赶紧出声制止。


“二叔,你什么意思?让表哥不还手,要是我那小姑在天之灵知道了,止不住多寒心呢”


“混蛋”孟章宇忍不住,一巴掌扇飞了燕平,众人大惊,那二人见状赶紧扶起燕平。


“呸”燕平吐了两口,血水中掺杂着两颗牙齿“哪个王八蛋敢打我”


“仲大哥,这你都忍”孟章气呼呼的走到仲堃仪身边一脸的不乐意,也不知为何心里那么堵。


秦淮算松了口气儿!拍了拍胸脯。


“孟章,这毕竟是秦家,仲堃仪顾虑的对,这事儿他不该管,也不能管”陵光走上前捶打了他两下“天天一口一个仲大哥的喊,到你表现的时候了”


孟章看着燕平“王八蛋骂谁?”


“王八蛋骂你”燕平说完才意识到一脸的怒气。


“给我废了这小子”


孟章冷笑一声,快步上前与二人缠斗在一起。


“陵光,今天让你们见笑了”仲堃仪眼神暗淡一脸的无奈,有实力没有权利又能怎样,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可身边的亲人却是躲不过。


“我懂”


孟章快速穿梭在二人之间,众人都看不到他们是如何战斗的,只感觉影子乱晃,突然两个身影倒飞出去抽出了几下。


燕平咽了口口水,这家伙这么恐怖,两分钟不到废了自家两个后天高手。


“好汉,别冲动,我特别喜欢人才,这样,你为我效力,我满足你一切愿望”燕平一步步后退。


孟章隔空给他两个大嘴巴子“你也配?”


“我可是燕家的人,你会后悔的”


孟章笑呵呵的看着他“燕家的人怎么了?你信不信就算小爷我今天废了你,你爷爷也会说我教训的好”


“小表妹,你说这家伙怎么处置”孟章宇扭头看着秦小菁。


“哈?怎么处置?”秦小菁还有些没缓过来。


“小菁,你可别乱来”


“随便吧!本小姐宽宏大量”秦小菁摆了摆手。


“没事儿,今天有我在,杀了他都不为过”陵光淡淡说了一句。


“小孟章,这人在如此重要的宴会上找晦气,给他个深刻教训”


“这位小少爷,他可是燕家,京都第七家族的燕家,我们得罪不起呀”秦淮哭丧着脸说到,只怕今晚过后他手下经营的公司就要破产了呀!


“区区京都第七又怎样?十年前排行第三的丁家在我爷爷宴会上搞破坏,我可是灭了他们丁家所有人”陵光不瘟不火的说出的一句话,也没几个人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十年前京都十大家族爆款,重新洗牌了一次,可没人知道原因。


在看另一边燕平已经被孟章打成了猪头。


“我不会放过你的”燕平虽然浑身是伤可还是忍不住逞嘴上威风。


突然院子外面走进了几位身着军服的官员。


秦淮吓得双腿有些发软,难道燕家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仲堃仪敬了个礼“沈队”


孟章也敬了个礼“沈队”


倒是一旁的陵光显得比较淡定。


沈龙腾点了点头。


“老爷子,我是国家保密部队凤吟的队长沈龙腾,这几盒茶叶您留着泡茶喝吧”说着后面的警卫员递上了两盒茶叶。


“沈队,您好”秦老激动的给他握了握手,因为他知道仲堃仪就是凤吟部队的人!


“仲堃仪,经1号首长指示,特认命你为国家少将军衔,望再接再厉为国争光”沈龙腾将属于仲堃仪的那份荣耀颁发给他。


仲堃仪除了差异就是满脸的惊喜“多谢首长,我一定不负使命”


仲堃仪本就是和自己是统一战线的人,也不怕他会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只不过手上多点权利做事更方便,陵光早就汇报了仲堃仪步入先天的喜报,那领导人肯定一百个同意,这么优秀的人才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住了。


“少将,哇塞,表哥,你这是跳了几级呀”秦小菁一脸的惊讶。


秦家最激动的不过是老爷子,他人都是为了仲堃仪这个靠山而激动。


“少章,你干的?”沈龙腾脸色不好的看着孟章。


“沈叔,这可怪不得我,是这家伙宴会上调息秦家二小姐,还对老爷子出言不逊,仲大哥今天不想动武,就只有我代劳了”


听完 沈龙腾才注意到仲堃仪身上的污渍。


“仲堃仪,你是凤吟的人,别说他燕家是排行第七了,就是排行第三的夏家,欺负了你你也要还回去知道吗”沈龙腾的一席话更是让仲堃仪倍感温暖。


“沈队,多谢”


“燕平,趁着小爷心情好的时候赶紧滚,对了你不妨告诉你家人,小爷叫龙少章,想报仇到龙家找我”孟章生怕他不知道还故意放大嗓门。


一般人不知道十大家族的底细,可稍微聪明点的人都知道龙家龙少章是谁。


“我们继续,别被扰了兴致”孟章倒是像个主人家的招呼着众人。


本来仲堃仪想要去换衣服的,陵光一个净化术,身上便干干净净,他不由的感叹,这是到了何等境界!


今天秦家丢了与燕家合作的生意,却因为今天晚上的闹剧多了更多的合伙人。


“小表妹,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孟章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条项链,秦小菁一直说谢谢。


陵光拿出一个玉镯递给她“这是我表哥送我的,但是我不喜欢细碎物品,就借花献佛送给你吧”


“这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不能收”秦小菁连连摇头。


“我们两个有缘,就当我送你的见面礼,在推脱我就生气了”陵光显然有些不是很高兴了,秦小菁忐忑的接过,一触碰到就感觉不一样!


“秦丫头,我不知道今天也是你生日,过两天给你补上”沈龙腾笑呵呵的说到。


“沈叔叔,你们别这样,不然的话我可要睡不安稳了”秦小菁引得众人连连大笑。


    “仲哥哥,仲哥哥……”喝的有些高的仲堃仪被人扶进了房间,耳边全是响起的这三个字。


     突然脑海里出现一个身影让人看不清,加快了脚步追上去距离丝毫没有变,他快,那一个身影更快。


     “章儿……”


     突然面前又出现一个黄色衣衫的男子将少年拥进了怀里一声声唤着“章儿”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陵光给了他特权,不用时刻去凤吟报道,想到以后可以提升的空间,仲堃仪忍不住嘴角上扬。


     “表哥,表哥”秦小菁的敲门声传来,一开门怀里就被塞进一把剑。


     “这是什么?”仲堃仪拿起怀里的剑,感觉非常熟悉,一股不知名的感觉涌进了心底。


      “这是陵少给你的,说本就是你的东西,还说什么神剑要以血供养来着,哎呀,反正就是给你的”


     仲堃仪坐在床边打量着手里的佩剑,鬼使神差的吐出一句“纯勾”


     拔出佩剑,剑身上照应出仲堃仪的脸庞,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抚摸,突然手指上刺痛一下,鲜血竟然被佩剑吞噬不见,随后便是铺天盖地的记忆涌进了大脑。


   半晌之后仲堃仪身上大汗淋漓又哭又笑“章儿还在,我们又在一起了”


    突然摸向了脖子里的一块玉佩“公孙兄?”


    玉佩泛起一阵淡蓝色光芒展现出公孙钤的模样“仲兄,许久未见”


    “转眼便是千年了,公孙兄既然还在为何不去找陵光,反倒是寄身在我这玉佩里”


    “我神识已经燃尽,此时不过一缕残魂,不知何时连残魂都会消失,何必让他再痛苦一次,还不如当我千年前就灰飞烟灭了”


     仲堃仪显得有些焦急,他们都可以重生是因为神剑的缘故,当初公孙钤将自己的内丹给了陵光,所以才是眼下的情况“我该如何帮你?”


     “那你变找这个灵气充沛的地方,看我能不能温养魂魄”!公孙钤淡淡一笑,化作一缕蓝光飘进了仲堃仪胸前的玉佩。


    仲堃仪突然想到陵光,陵光是自出生起就带有前世的记忆,前世的血海深仇谁都不会忘,想必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凤吟这个神秘的存在,只不过是陵光手下的一个而已。


    “陵光,今世你护我章儿荣华满身,我便还一个惊喜”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