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包庞】《开封仙谈》(闲谈?)【28】

希:

·我真的是在动用所有的力量给咱们包庞助攻啊!亲妈就是我~😏
·欢乐的互怼生活,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目录】: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21】【22】【23】【24】【25】
【26】【27】


既然决定留宿一晚,庞籍很自然地找到了“大管家”公孙策,请他帮忙安排众人的住宿事宜,顺便打听下:刚才那个一直跟公主眉来眼去的男子是谁?
“庞大人是说马多明?”公孙策先是挑了挑眉,又正经地答道:“马大师是能人异士,精通占卜之术,尤其擅长算姻缘。”
包拯在一旁耷拉着眉眼,嘴里像含了根茄子似的嘀咕道:“没准儿还是未来驸马呢。”
公孙策转头瞪了包拯一眼,假笑道:“大人,你说什么呐?”
“没什么没什么。”包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嘴唇抿进了嘴里。

庞籍对包拯在公孙策面前的怂样儿早已见怪不怪,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马大师”吸引走了。
擅长算姻缘的占卜师?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他还想说庞桶没回来,纳妾的事办不成了,没想到出门遇贵人啊!真是天助我也~
庞籍的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既然是能人异士,本公子肯定要认识一下啦。马大师住哪间房?”
公孙策笑眯眯地答道:“还是玄字二号房。他这会儿应该是回房间了。”
“那正好。我这就过去~剩下的事就请先生多费心,庞桶不在,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好说,好说。若是庞大人遇到了公主也请多替开封府美言几句。”
“嗯?死包子得罪公主了?”庞籍眼神一转,顿时心领神会:“是不是他有眼不识泰山,在公主面前大放厥词啦?”
“死螃蟹,你瞎说什么!你没看见刚才公主对我态度有多好吗?她都把马多明交给我了!”包拯叉着手反驳道。
“很正常啊。公主的为人我了解,她绝不会跟你这个死包子计较的~”庞籍撇了包拯一眼,转身便上了楼——脚步轻盈不说,好像还哼起了歌~

公孙策望着庞籍离去的背影,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啊~~~也不知道庞大人急着找马多明是要做什么?”
包拯哼了一声,语气里带着一丝不爽:“这么明显先生竟然看不出来吗?他想算姻缘呗。”
“哦~~~”公孙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转头又看向包拯问道:“庞大人什么时候有心上人了?他倾心香香姑娘的事不是说是个误会吗?”
“………………”包拯张着嘴突然没了声音,公孙策说得有道理啊!难道说……我辛辛苦苦在陈州扮丑、蹲大牢加装死的时候,螃蟹却在开封谈恋爱?说好的远程协助我呢?!呃……确实也协助了。可是……包拯眼神乱飘,总觉得心里有股无名火直往脑门上顶。“那个,先生,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你忙,我先走了。”

庞籍前脚刚进了马多明的房间,包拯后脚就跟了进来。两人缓缓转头,互看一眼后……瞬间扑到桌子旁抢了座位坐下!
马多明突然感到屋里弥漫起一股火药味,他偷偷咽了下口水——这两位大人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他跟公主可是发乎情止乎礼,今晚公主也没来找过他。
没想到包拯突然开口,语气还十分不屑:“螃蟹,这么着急找马大师算姻缘……你有心上人了?我怎么一点儿都没听说啊。”
庞籍回给包拯一个大大的白眼:“你管我有没有心上人!这儿没你的事,赶紧出去。”
“我为什么要出去?”包拯不甘示弱,马上抬出自己的女神。“我也是来算姻缘的,就算我跟静儿姑娘!”

马多明默默地听着二人的对话内容,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心里踏实了,他嘴上也恢复了自信:“包大人,你之前不是算过了吗?你跟这位静儿姑娘是镜中看花,水中望月,可望不可及啊。你忘啦?”他见包拯没有反应,便又好心地提醒道:“你还算了她跟展昭,他们俩是佳偶天成啊~”
包拯脸上虽然没表现出来,心里可是把满屋子的墙都挠了一遍。马大师你这嘴也太快了吧?现在这些被死螃蟹听见了,回头他能笑话我一整年你知道吗!不行,我必须挽个尊!
隔着桌子,包拯长臂一伸便要抓马多明的手——虽然被马多明躲过了——但他还是“声情并茂”地握着空气说道:“马大师,就没有什么制造姻缘的办法吗?不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我是静儿姑娘亲自盖章的真爱粉,你再帮帮我呗。”
“包、包大人……”马多明微微向后缩着身子,用余光盯着包拯的手说道:“姻缘都是上天注定的,我只是略通占卜之术,转运我也没办法。”

庞籍在一旁把今天的饭和隔夜的饭都“吐”了一遍后,总算是舒服了一些。他清了清喉咙说道:“马大师,死包子的事你不用管,他都有夫人了还算什么姻缘?你给我算,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包拯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什么夫人?死螃蟹你为了抢着算命还学会造谣了啊!”
“诶?我怎么就造谣了?夫人不在你就不承认了是吧。你以为回到开封你还能走单身贵族人设?信不信本公子分分钟戳穿你!”
“这句话算你说对了,本府就是单身贵族。怎么样?你戳啊!”
“呵呵呵,没听说过穷鬼是贵族的,本公子这样的才是贵族!”
“切~有钱了不起啊,我还不稀罕跟你一样呢!你贵你的去,我单身!”

眼看两位大人就要打起来了,马多明急忙强势插话道:“既然包大人这边已经算过了,我这次就给庞大人算吧!庞大人,你想算哪位姑娘?”
庞籍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脸得意地看着包拯道:“死包子,听见了吗?大师说了要给我算。慢走不送~”
包拯瞪了庞籍一眼,重心下沉,直坐得凳子吱吱乱响。他用眼神挑衅道:我就不走!你赶我我就把你也弄走!庞籍见包拯这是铁了心要旁听,而自己确实也不想把难得的算命时间浪费在互怼上,索性选择把包拯当空气。
“马大师,我没有具体要算的姑娘。只不过我最近感觉自己红鸾星动,所以想请大师帮我算算,我是不是马上就能找到另一半成亲了?”庞籍说得很有自信,虽然红鸾星的事他不熟,但是他主观上都这么积极了,那星星动一动也很正常嘛~
“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马多明点点头,拿出纸牌开始占卜。只是随着纸牌一张张被翻开,他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复杂——眉眼之间时皱时展不说,嘴角更是上下左右转着圈撇。

其实普通的占卜之术只是一种可能并非定论,但马多明能技高一筹的原因则与他身负“能力”有关。而实际上,他还拥有一项非常特殊的能力——天眼。顾名思义,天眼可预示未来,只不过这是一项被动技能,触发条件就连马多明本人也说不清楚。
可是现在,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夜晚,一次普普通通的姻缘占卜中,他的天眼竟然开了!
此时马多明眼中的纸牌已经与平日不同,天眼的力量正在把真实的未来碎片拼凑在牌面上。
这……怎么可能?马多明再一次确认了牌面,却是越看越糊涂——就算这红线两头的人有点“出人意料”吧,但说到底也不过是算个姻缘,怎么还惊动了他的天眼?当初占卜同心玉佩下落的时候,他可是费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让天眼发动啊。
马多明微微抬头,斜眼盯着包拯。这位包大人一直嚷嚷自己的真爱是静儿姑娘……啧啧啧,真是应了那句话——“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一直假装漫不经心,实则竖着耳朵的包拯察觉到了马多明的视线,不禁有些纳闷。马大师,你看我干嘛?你刚才可是把我的底儿都说了,这会儿要是算出了庞籍的“好消息”,你也应该大方地分享给我才对啊。想到这儿,他也开始对着马多明挤眉弄眼。
看着眼前的一幕,庞籍更纳闷了。不是给我算命吗?马多明和包拯互相使什么眼色?本来为了表示对大师的尊重他是不打算插话的,可现在看来他再不出声这两个人的眼睛都要抽筋了吧?于是他轻咳一声道:“马大师,结果如何?”
“呃……”马多明犹犹豫豫地回答道,“庞大人,你命中注定之人就在身边。只要你细心留意,自然能够发现。”
“细心留意?要留意多久啊?马大师,这事我挺着急的,你能不能说的具体点?比如,她家住哪里,长相有什么特点,或者直接能算出名字就更好了。”
“不好意思,庞大人。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马大师???你给包拯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什么镜花水月,佳偶天成不都算出来了吗?怎么到我这儿就不给说了啊!”
马多明轻轻摇头,抱歉地笑了笑。平日里的占卜结果他自然能做到知无不言,可天眼所示之事——就算再小——也是真的不能轻易宣之于口。
未来何其善变,稍有不慎便会面目全非啊。
他起身打开房门:“能说的我都说了,庞大人不必再问。时候不早了,两位大人请回吧。”

包拯悻悻地回到房间,想起刚刚的占卜结果,他的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
庞籍命中注定的对象到底是谁?既然是身边之人,为什么又不能说?不是香香的话,会是追捧庞籍的那些姑娘中的某一个吗?嗯……他之前也没关注过螃蟹的粉丝团,这次回到开封要不要留意一下呢?
等等!庞籍的迷妹关我什么事?开封府的宝贵资源怎么能用在螃蟹身上。切~差点忘了我还有正经事要“审”螃蟹呢。说起来刚才螃蟹下楼了,我要不要亲自去提审他啊?

包拯刚从座位上起身,没想到房门突然被推开。他一愣,庞籍已经来到他跟前一屁股坐下,并且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脸嫌弃地说道:“啧啧,闻起来就知道比开封府的还难喝。”
来得正好,倒省的自己去找人了。包拯从庞籍手中顺走茶杯一口闷了,瞪着眼开口道:“死螃蟹,咱们不是约好了你留在开封府守护《灵器录》吗?你怎么跑出来了?找公主你派别人来也行啊。”
庞籍撇了桌上的茶杯一眼,骄傲地抬起了下巴:“哼哼,这些日子本公子得高人指点,法术已经今非昔比~开封府的结界我加强过了,而且这里离开封也不远,你放心吧。”其实这趟出门,庞籍是跟灵器录商量过的,虽然法术方面没有得到解禁,但录大人也认为此行没有问题。
“你就吹吧。就你那两下子我还不知道?”
“不信拉倒~反正比你厉害!”
“呦呦呦~要不我变个身咱俩比比?”
“不用了!本公子的灵修很金贵的,才不会浪费在你身上。”
“怎么怂了?拿出刚刚的气势呀~”
“行了行了,激将法对本公子没用。你赶紧走吧,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护送公主呢。”
“啧,不敢比就承认呗,我绝对不会笑话你是只软脚蟹的~走的时候帮我带上门,我也要睡了。”

……
……
……

好像有哪里不对?

庞籍下意识地望了门外一眼:“这里是玄字三号房,没错吧?”
“没错啊。我这几天都住这间,不会错的。”包拯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你住这间?!可是公孙策刚刚告诉我,我今晚住这间啊!”庞籍瞪大双眼,就差拍桌子跳起来了——本公子竟然不是住单间吗!
“先生安排的?”包拯歪过头思索片刻道,“那肯定合理啊。这里的房间……公主住玄字一号房,一人一间没有问题。马多明身份特殊,一人一间也没有问题。你带了那么多人来,剩下的房间根本不够分,先生和展护卫他们都要挤一挤了,恐怕不少人还要睡大堂呢。你跟我两人一间已经待遇很好了。”
“我!”庞籍本来想怒怼几句,无奈包拯的分析合情合理、无懈可击,他实在是找不到反驳的点,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撇了撇嘴道:“好吧好吧。两人一间就两人一间,本公子就委屈一下好了。”

====================================
每次动笔前我都打算少写点快点更,但是每次都是写着写着时间过去了字数上来了……


我以后还是不定这种目标了。(ㅍ_ㅍ)


算命糖先吃着,下一话接着发哦~(•̀ω•́)✧

评论

热度(41)

  1. 以齐制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