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钧天第一直男日志》(十二)(完)

天阴方未雨:

十九岁填坑!!!写完了!!!最后一次艮骁,以后骁艮tag见!


前文链接:(楔子) (一) (二+番外·君子♂之交)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番外·牧羊记)


这大概是我写作生涯中最后一篇手稿,若我此去不幸壮烈牺牲,烦请诸君不忘将《钧天第一直男日志》与直男精神传承下去,切不可向钧天死给势力低头!


——艮墨池


————————————————————


午睡方醒,我就被传去问话,一进门便见到先生穿着新作的大花裙子坐在案前,表情晴晦不明,手执一本书册,时不时地还翻动一页。左侧站着努力憋着不笑出来的毓骁,整张小脸憋得通红。


一切景象都好生奇怪,好生蹩脚,让人十分难受。


等下,先生手上的那册书卷,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哟,墨池来了呀。”先生那阴阳怪调的语气,激得我一身鸡皮疙瘩,“为师今日有幸拜读了你的大作,真不愧是我仲堃仪的嫡传弟子,描述生动,文笔精彩,不卑不亢啊!”


言毕,先生一摔书册,愤懑之情尽显颜色,吓得我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先生我错了!”


那本册子,正是我的《钧天第一直男日志》,封皮上还没皮没脸地标注了“艮墨池 著”。


先生绕到我的面前,“你看看你写的这都是什么?你写天玑那俩双标也就算了,这点全钧天都承认,你居然说我是禽兽?艮墨池,为师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我教过你该夸大事实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抬起脸,自认为清澈又好看的双眼直直地对着先生恼羞成怒的目光:不仅不会,还活蹦乱跳的,不信你摸。


当然我可不敢这么讲,活着不好吗?先生说天玑的王上和上将军双标钧天皆知,那他老人家薅葱时候“禽兽不如”又是怎样?


“先生自然没教我这些,我写这些日志不过是为了练练文笔打发时间罢了,请先生莫要介怀。”有时候理不直气也要壮,一脸平静地回应先生的暴跳如雷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最快方法。


“钧天自古以来就有史官一职,秉笔直书,辨善恶,录真史。然自啟锟帝驾崩,钧天分崩离析,史官不复存焉。虽诸国皆有直辖的史官,然惧上而不敢直言,恐外而不敢声张。近年来史册更是混乱,真非真,假非假,各国连条时间线都对不上。听闻近日各国复议重建史官署,墨池不才,斗胆妄图一试!”


不出我所料,听闻此言先生顿时笑开成一朵花:“好!有志不怕年少!如今我天枢也是财力不足,难图霸业,那么为师即日便派你出山,代表我天枢进入史官署。”


先生又悄悄凑到我耳边:“听闻史官署的俸禄还是比较优厚的,不要忘记寄一部分回来,王上他最近……吃的有点多……”


我微微一笑,上任后第一笔便是:钧天236年,天枢王孟章贪吃,忌戒食,体重猛增。上大夫仲堃仪不死心,继续觐见,于翌日被天枢王扔出王宫。


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日子真是过得美滋滋。


如果旁边没有粘着一只奶团子的话……


“墨池,你写的这是什么呀?我们遖宿怎么没有被写进去?”


“你们遖宿太远了,八竿子打不着。”


“那墨池就从今天开始记录吧,记录我毓骁二殿下成为一代天骄的英雄事迹,哈哈哈哈哈哈哈!”


“……”


(完)

评论

热度(53)

  1. 七只影敬我天阴是条汉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敬我天阴是条汉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