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快叫我阿爸》

天阴方未雨:

·《狐言》衍生番外现代篇,高甜不解释,小崽子天翻地覆闹毓骁
·毓歆,“歆”,“素馨”也,蕴含劫后重生之爱
·或多或少会和《狐言》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有关联,注意看哦,伏笔都会在接下去的文中一一对应,正文高虐预警呗qwq


《快叫我阿爸》


“毓歆,臭小子我警告你,没事别总粘着你爹地!给我……下来!”


“呸,臭老头,粘着爹地更多的明明是你吧,凭什么不让爹爹抱我!”


“你叫我什么?”


“臭老头!臭——老——头——略略略!”三岁半的毓歆在他老爹生气的边缘疯狂试探后笑着跑开了,留下气急败坏的毓骁“啪”地一摔擦碗布,宣布罢工抗议。


“喂,我说,”坐在一旁的艮墨池悠悠然开口,透过斯文的金丝边眼镜赏了毓骁一个大白眼,“你一个大人跟小孩子家家置什么气,更何况还是你亲儿子。或者说,你只是不想洗碗还是不想上我的床了,嗯?”


毓骁急忙陪笑,犯怂地捡起扔在一边的擦碗布:“别别别,媳妇儿我错了,这……这就洗啊。”


艮墨池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轻轻地笑了笑,继续看着手上的报纸。


三年半了,时间可过得真快啊。


毓歆的到来是个意外,意外地令人措手不及。明明所有安全措施都做到位了,可偏偏还是让一只小蝌蚪有机可乘,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钻了进来。


怪谁?都怪毓骁玩得太过火!


毓歆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增添了新的生机。小崽子从小就不听话,喂口奶换个尿布都能弄得家里一片狼藉;再等长大些,毓歆开始牙牙学语、蹒跚学步,更是弄得家里鸡飞蛋打——当然是和他家“臭老头”一起的杰作。


毓歆这孩子也真是奇怪,对着艮墨池一口一个“爹地”叫得正欢,却打死也不肯叫毓骁“爹爹”“老爹”“父亲”诸如此类的称呼,张口闭口就是更加拗口的“臭老头”。


毓骁很无奈,自己作为这孩子另一个爹爹的尊严究竟去哪儿了!


小崽子当场一扭头:“我还在爹地肚子里的时候就见过你,那么大那么凶,我差点就要死在爹地肚子里了!”


毓骁艮墨池两脸一红,他们当然知道毓歆说的是哪一次……


这天,毓骁再次将自家闹事的小崽子高高地抱到半空中,企图勒令毓歆“尊敬”自己:“毓歆,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叫我什么?”


双脚离地的毓歆一阵惊呼,小脸一下子皱在了一起,眼睛一闭小嘴一咧,哇的一声就要哭出来了。


毓骁看着手上抱着比出生时还丑的奶娃娃,不禁“啧”了一声,怕极了招来闷在房里写报告的艮墨池,立即把小崽子放回地上了。


“臭老头,哼——”毓歆撒开小腿跑回自己的房间,“砰——”地一下把门关上了。


毓骁撅起嘴,转身就看见艮墨池慵懒地半靠着房门,双手交叉叠在胸前,戏谑地看着一出好戏。


“墨墨……我没欺负那小子啊……”


“不打自招。”


艮墨池直起身子,给自己冲了半杯咖啡。背后突然拥住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怎么了,多大的人了,又想和歆歆抢人啊?”艮墨池哭笑不得,只好反手摸摸毓骁埋在自己颈间的脑袋。
嗯,手感还是一样的好!


“你是我的,小屁孩儿有什么资格抢!
嗯,还是一样的……蛮不讲理!


“别闹了,我今天得把那篇报告赶完呢。今晚不用等我了,我睡书房,歆歆就拜托你多看着点,好吗?”


“不好!”毓骁撅起嘴,“墨墨,我都照看那臭小子一星期了,天天对着他那张小臭脸,此时有子不如无啊……”毓骁感慨地望了望天,真希望有大罗神仙登临家门收走那个闹事的小崽子。


艮墨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挣脱开毓骁的怀抱:“谁让你那晚这么激烈的,现在好了吧?世上难求后悔药啊,更何况这还是条鲜活的小生命啊。”


“那就应该在另一晚更加激烈一点,这样他就撑不到今天喊我臭老头了……”毓骁忽然意识到自己口无遮言会吓到了怀里的人,语气随即软了下来,“墨墨,我们已经很久没有……”


“收起你的想法,”毓骁得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暴栗,“一个歆歆已经够你烦的了,还想要第二个吗?”


“歆歆要是有了弟弟或者妹妹就不会缠你,也不会闹我,多好!”毓骁突然收紧怀抱,一只手抚上了怀中人的心房,“这里,还难受吗?”


艮墨池摇摇头,苦笑,不言。


给这孩子取名叫“毓歆”,蕴含着“素馨”的花语,即劫后重生的爱,正正对应了艮墨池与毓骁二人修成正果的来之不易。


“艮先生心脏先天不适,不宜生育。”


这是艮墨池怀着毓歆第一次晕倒时仲医生下的诊断书。医者难自医,毓骁苦苦哀求把孩子流掉,艮墨池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坚持要把小生命留下来。


前世的因,今世的果。上辈子是自己亏欠了这孩子;这辈子,该还他了。


艮墨池的心脏从小就有一些问题,寻遍诸多名医,却始终没有个定论。连自己还能活多久都是个未知之数,又怎敢奢望生命中出现一位良人伴侣?


直到毓骁的出现,彻底终结了艮墨池的自怨自艾。
他温和,可毓骁霸道,于是所有事项被毓骁安排得妥妥当当,一场场约会如期而至,美好得就像一场场不愿醒来的美梦;
他不爱笑,可毓骁爱笑,于是他的嘴边被毓骁亲吻到时时都能扬起弧度,跟着毓骁一起笑着过起了幸福的小日子;
他有时难过,可毓骁会比他更难过,抱住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命运对他有多残忍,竟然派下个小崽子折磨他……


“毓歆!你再敢把玩具乱丢就真的死定了!你爹地来都没用!”


“我就不,爹地最疼爱的就是歆歆,不是臭老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老子!”


这是毓歆小崽子第一次挨打,现在正一脸委屈地埋在艮墨池怀里啜泣;而毓骁,端端正正地跪在搓衣板上,大有当年求婚前认错的态度。


“墨墨我错了,我再也不打臭小子了。”
“墨墨我错了,嫁给我好不好?”


艮墨池一晃神,交影重叠在一起。他总是这么快地认错,无论错的究竟是不是毓骁自己。前世,今生,只要事关艮墨池,一切担当都由毓骁一人扛起。


“歆歆,为什么不肯叫毓骁爹爹呀?”
“因为他凶!”
毓歆被毓骁 狠狠地瞪了一眼。


“那歆歆叫毓骁父亲好不好呀?”
“不要!他老不正经!”
毓歆似乎看见毓骁眼里的火正往自己身上烧。


艮墨池继续循循善诱:“如果歆歆不叫毓骁‘臭老头’,还能叫他什么呀?”
这次轮到毓歆沉默了。
是呀,该叫他什么呢?


毓骁突然一把将毓歆从艮墨池怀中抱起,依旧是那个高度悬着小崽子 :“快叫我阿爸,不然我可撒手啦!”


“不叫!臭老头!放开我!”


“快叫我阿爸!”


“爹地——救命啊——”


“快——叫我——阿——爸——”


“阿爸——哇——毓骁阿爸我错了,快放我下来!”


“这才乖嘛!” 毓骁把怂成一团的小崽子抱下来,摁在怀里,脖子立即被毓歆狠狠地咬了一口,还好奶牙没长全。


“墨墨,小崽子多像你,你也喜欢咬我这儿……”


“闭嘴!毓骁你下次再也别让我帮你教孩子!”


艮墨池顿了顿,与小崽子异口同声地冲着毓骁喊,“臭老头!”

评论

热度(44)

  1. 七只影天阴方未雨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天阴方未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