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桓易】手游大神是腐女?(10)

なで肩🐹:

    Unbelievable!
    整整半个月,无数次魔音穿脑的单词又一次不合时宜地响起。易恩紧张地看向声音的来源,果然,那三个被撞到一起的村民伴随着华丽的光效消失在了原地,愁的易恩恨不得搧自己一巴掌,如此紧咬的关头,他竟然把友军给灭了!他们选择留下别是个错误吧……
    “易恩,你看!”马振桓的喊声打断了易恩的自责,只见那几个被“消除”的村民竟然被一道闪着蓝光的传送门瞬移到了章鱼王的头顶,并且条件反射地对着出现在脚下的章鱼王扣动了扳机,在一击过后,又马上被几道强光分散着送回了沙滩。
    像鱼叉枪这种原始的冷兵器,射击距离几乎直接决定了杀伤力,站在岸上攻击时就算暴击也只有十几点伤害,更不要提那些打偏的,而现在直接被传送到BOSS头顶,打到要害那是肯定的,再加上近距离射击,伤害竟然能高达50点!易恩与马振桓对视一眼,突然领悟到了最关键的事实,他们现在身处于消消乐的关卡,一切因他们而起的异变,最好的解决方法就该是消消乐啊!
    执明和阿狸见这种方式确有奇效,也想如法炮制,但他们发现只有被易恩和马振桓亲手连接起来的同族村民才能被传送到怪物头顶,于是便组织起村民分成两派,熊族、河马族等体型大的跟着易恩往左岸跑,狐族、蛙族等体型小的则随着马振桓聚拢到右侧,以降低他们做消除的难度。
    在有序的组织下,马振桓和易恩不需要太辛苦的跑动就能把更多的村民送上去进行有效攻击,但每次攻击过后的村民都会被传送到距离彼此很远的方位,再加上触手的攻击让他们必须四处躲闪,使得消除的难度越来越大。马振桓抬眼看了看章鱼王只剩下二百多点的血量,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已经很难匹配组群的村民,停下脚步运起中气喊了一声“停止匹配,统一攻击!”
    然而就在马振桓站定的一瞬,粗壮的粉红色触角突然从他的背后横扫而来,血条见底的章鱼王愈发狂躁,攻击迅猛而狠戾,当马振桓发现时已是躲闪不及,幸听到他的喊声跑过来的易恩一把将他扑到在了地上,触手堪堪从二人身上扫过,耳边呼啸的风声像是在提醒他们这一击的恐怖。
    易恩抬起头,对着刚从头顶掠过的触手就是几枪,然后从马振桓身上翻身跳开,成功吸引了章鱼王的注意力,那触手虽然巨大却也灵活无比,朝着闪转腾挪的易恩甩得虎虎生风,而且速度随着怪物的狂躁状态越来越快,马振桓想引走那该死的触手,却又由于它与易恩的近距离缠斗不敢擅自开枪,到底看着易恩被身旁摔倒的村民绊了个踉跄,身形一缓,就被狡猾的触手抓个正着,举到了半空,易恩掏出之前采花贼爆出的西瓜刀猛砍了几下,却没能在那软滑的触手上留下什么显眼的伤痕,倒是刺激得章鱼王将他捆得更紧,完全不是人力能够撼动的。
    “易恩!!”马振桓急红了眼,举起鱼枪把剩下的鱼叉全部射在了那一根触手上,却没能让它松动丝毫,仿佛章鱼王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易恩同归于尽。他突然反应过来易恩身上该有“冰晶坠”的保护才是,一低头却发现那东西明晃晃地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马振桓恨不得现在就把易恩拖回去好好“教育”一下,那小子竟然趁着刚才扑倒他的时候把冰晶坠转移了!以至于现在身陷险境却束手无策,眼看着易恩脸色涨红发紫,血条不要钱似的往下降,急得他连在上层秘境做的弹弓和斧子都掏出来砸在了触手上,然而却也只是杯水车薪。
    此时的易恩心里想的事情却还要更多些,这个秘境名义上是游戏,但这里发生的一切对现实生活有无影响谁也不敢断言,他全身的骨骼都在随着触手的收紧咯吱作响,血液和呼吸都快要停滞,他看到站在触手下方焦急却束手无策的马振桓,忽然想起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说出口,于是挣扎着挤出一丝沙哑的声音,拼尽全力地对着下方喊到:
    “马振桓,我喜欢你!!!”
    下面的人一怔,居然选择这种时机告白,这小屁孩也真让人上火……
    【恭喜玩家易柏辰领悟被动技能:真爱无敌,可在危急关头通过向心爱之人告白触发,技能效果:将爱的力量化为利刃,基础伤害值为玩家自身力量值的十倍,持续时间10秒,每24小时仅可触发一次,暴击威力视玩家亲密度而定】
    下一秒,被缠住的易恩手中泛起柔和的纯白光芒,汇聚成一把长剑的模样。易恩举起长剑,朝着身前捆住自己的触手狠狠地扎了个透心凉,章鱼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嚎,触手一甩将易恩“扔”了出去。
    虽然已经脱离了险境,但易恩并不想浪费这宝贵的十秒钟加成,反而一手抓住触手的吸盘,腰腿发力生生地在空中一个翻身,勉强站在了滑溜溜的触手上,趁着还没失去平衡往触手根部疾跑两步,在心里数着剩下的秒数,在时间仅剩下两秒的时候,他也刚好跑到了触手弓起的最高点,举起手中的白刃运起全身的力气向下猛戳,粘滑的表皮被毫不费力的穿透,只剩一丝血皮的章鱼王随着痛苦剧烈地挣扎,海岸边溅起三米多高的水花,让岸上的人根本无法进行攻击。而易柏辰则在被甩下触手前的一瞬间握住了露在外面的剑柄,利用那最后的一秒让身体下坠的重量带动了深埋在触手内的剑身,顺势将那根狂舞的触手彻底切断。
    大量粉红色类似血液的物体从触手的断面哗啦啦地淌下,章鱼王最后的一丝HP也终于被耗了个干净,在一番垂死的怒号后无力地漂浮在了已经被染得粉红的海面。
    易恩在第一次被触手甩开时其实离地面并不远,但刚才那一套英勇的作死行为成功将他带到了现实中非死即残的高度,就凭他被蹂躏到只剩一小半的血条根本撑不过去。马振桓眼看着小屁孩从高空跌落,高于平均值的智力水平再次发挥了功效,他敏锐地定位到易恩斜下方的巨大礁石,疾跑两步从礁石顶端奋力斜跳出去,正好冲撞上下落的易恩,将人顺势护进了怀里,同时把提前咬在口中的补血药丸用舌尖推进了易柏辰的口中。
    横向的力道消解了一部分下坠的冲力,再加上马振桓及时的“治愈之吻”,让易恩成功的活过了这次人体刹车。两人相拥着翻滚了十多米才堪堪停下,HP也是一同见了底,但易恩却很享受这次下坠的过程,因为其间马振桓的唇自从把药渡给他后就没离开过,让他即使在极速下坠的过程中也有种浑身轻飘飘的错觉,索性闭上了眼睛没心没肺地享受起来。两人停止滚动后许久,易恩才感觉唇上的温热渐渐脱离,缓缓睁开眼,却被马振桓吃人般的目光吓了一跳。
    马振桓黑着脸看着仿佛无事发生过的易恩,酝酿了半天的情绪,到底没忍心骂出口,只能举起拳头砸在一旁柔软的沙滩上泄气,易恩从未见过马振桓如此危险的神情,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马振桓独自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回神直直地盯着受到惊吓的小屁孩。
    “再敢这么吓我,我有办法让你腿软到不敢沾地……反正我背得动你!”
    易恩听了这话,在脑子里回味了三秒钟,才突然领悟到了其中的内涵,红了一张脸不敢跟压在身上的让人对视,幸好执明和阿狸在这时跑了过来将狼狈的两人从地上拉起,刚好将他从铺天盖地的羞赧中解救了出来。
    “没事儿吧?这次多亏了你们俩,我们村子已经被这家伙侵扰好多年了,从来都只能暂时把他打退,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竟然把他给根除了!”执明兴奋地拍着易恩的肩膀夸奖着他们的英勇,易恩的脑子里却还回荡着马振桓方才似威胁的那番话,越想脸上就越是发烫,听了执明的话也只能不好意思地笑笑,完全没有平时那股疯劲儿。马振桓自然是知道易恩沉默的缘由的,所以贴心地接过了话茬,“谢什么呀,要不是我们来,这家伙也不会这么强,给你们添了那么多麻烦,就当将功补过了。”
    “年轻人,别这么说,你们对精灵村的大恩大德,老朽没齿难忘。而且之前,我对你们有些误会,还请你们不要挂怀啊。”几人正说着话,村长爷爷在几个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易恩和马振桓听到他这么说,更是过意不去,毕竟当初也是由于他们俩“外来人”的特殊体质才给村长帮了倒忙,村长不等两人接话,又从身旁的青年手里拿过一杆类似炮筒的东西递给了他们,“这是那只怪物消失的时候出现在岸边的东西,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想来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一致认为,应该把他交给你们才对。”
    马振桓不明所以地接过炮筒,姗姗来迟的系统提示音在此时猝不及防地响起:
    【恭喜玩家马振桓,易柏辰成功越级击杀章鱼王,玩家马振桓提升为10级,玩家易柏辰提升为12级,怪物掉落:章鱼果冻枪,无条件使任何对象被果冻定身10秒,果冻用尽后需用魔力补充,无缓冲时间】
    【恭喜玩家马振桓,易柏辰完美通关消消乐秘境,奖励金币5000枚,请在24小时内返回上层秘境,否则通道将永远关闭】
    两人嘴角抽搐地看着手中的“神器”,这粉红色的大章鱼竟然真的是果冻做的吗?不过这件武器倒是正好适合力量防御相对较弱的马振桓,易恩拿着西瓜刀重在前头砍怪,马振桓在后面用果冻枪控场,简直不能再完美,也就是画面滑稽了一些而已……
    “谢谢村长,这东西我们的确用得上,也就不跟您客气了,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是时候离开了,相信我们走了之后,你们的精灵秘境一定能够恢复以往的宁静。”马振桓收好果冻枪,对着村长恭敬地点了点头,便打算带着易恩离开,尽管对这里的一切多有不舍,但秘境永远关闭的代价是他们所负担不起的,他们在现实中还有太多的朋友和亲人需要给一个交代,这里的环境再惬意,也终究不是归宿。
    “等等,”阿狸微微上前,拦住了两人的去路,“你们……不能再多留一阵子吗?”阿狸平时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很多人都以为他比较冷淡,事实上他内心的情感却最是丰富,这么久的相处再加上生死与共的经历,突然说要离开,还真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易恩遗憾地摇摇头“对不起,24小时之内如果我们不离开,就再也回不到原本的世界了,那里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们必须回去。”
    阿狸失望地低下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执明机智地插上了话,“不是还有24小时吗,你看这都已经傍晚了,你们再在这里住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办个篝火晚会庆祝今天的战果,明天中午吃过饭再走也来得及嘛!”阿狸闻言眼神一亮,附和着点了点头,“没错没错,今天你们参与战斗应该也很累了,先休息一下吧!”易恩跟马振桓对视一眼,还是决定再多留一晚,尽管秘境里的阿狸和执明并不是他们在现实中认识的那两人,但他们付出的帮助和关心并不是虚幻的,此时要离开,说没有不舍肯定是假的。
    当天晚上,两人受到了精灵村最高级别的礼遇,整场晚会都是众人视线的焦点,幸而他们原本都是艺人,对于备受瞩目这种事情也算是习惯,玩到兴起更是当场给大家跳了一段组合最新的团舞,将气氛炒得火热,阿狸也是一反常态地喝了不少执明特调的鸡尾酒,到最后整个人晕乎乎的,只能被执明背回了家。
    第二日清晨,马振桓和易恩并没有像之前答应的那样等到午饭时分,而是直接收拾行囊动了身,走之前不忘给两人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书信和一万金币。
    【执明&阿狸,
    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帮助与照顾,精灵秘境的确很美好,在我们那个世界,这样的一方土地也许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但我们背负着许许多多被我们称之为“粉丝”的人的期待,只能选择离开。我们知道如果你亲自来送行,肯定又要因不舍而伤感,所以原谅我们选择悄悄离开,这一万金币是我们对你和执明的补偿与感谢,因为我们并不敢肯定你的房子还能不能回来……虽然我们都觉得你就这么一直住在执明家也挺好的。
    最后一句话是易恩要对执明说的:有些话要大胆说出来,也许结果比你想象的要美好的多哦!
    有缘再见。
    马振桓&易柏辰】
——————我是突然诈尸的分割线——————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整,我又回来更文了,小伙伴们么么哒~
另外我还是要宣传下自己要出本子的事情撒~不要嫌我烦哦~
欢迎加入溜肩出本预备群,群聊号码:783709952

评论

热度(42)

  1. 以齐制宾なで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