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齐蹇】变小魔咒(第四话)

繁华:

第四话  王上变成了十六寸小人儿




  知道自己会在晚上长大,蹇宾今晚怎么也睡不着,可是又怕睡不着就不会长大,越逼迫自己睡越睡不着。


  齐之侃看着蹇宾小小的身子在小被子里滚来滚去的,于是说:“王上,你是睡不着吗?”


  蹇宾听到声音定住不动了,齐之侃又唤了一声:“王上?”


  蹇宾把盖在自己脸上的被子拉开,“小齐有事儿吗?”


  齐之侃说:“王上是在担心长身体吧。”


  蹇宾小小的身体坐起来,堪堪能与平躺的齐之侃对上视线,“恩,也不知道明天会长高多少,按理说是翻两倍,那样我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了。”


  齐之侃撑起来,说:“王上不用担心,王上吉人天相,肯定会恢复的。”


  蹇宾叹了口气,眼里清明得丝毫没有睡意,他望着窗外的月光,“小齐,我们出去赏赏月吧。”


  齐之侃自然不会拂逆蹇宾,于是伸出手,蹇宾爬到齐之侃的肩上,齐之侃随手拿着衣服就带着蹇宾出去了。


  月色很好,夜风习习,有些凉意,齐之侃偏头对蹇宾说:“王上,夜风有些凉,先把衣服披上吧。”说着把衣服递给蹇宾,蹇宾并没有接,抬头看了看屋顶,说:“小齐,我们去上面吧。”


  齐之侃把蹇宾护在怀里,然后施展轻功一跃就飞上屋顶。陡然来到高处,蹇宾还有些心惊,缩在齐之侃的怀里探头往下面看。齐之侃随手用衣服将蹇宾裹起来。


  蹇宾就这么趴在齐之侃的腿上撑着头看着月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蹇宾没有说话,齐之侃也跟着静静的看着月亮。


  这种时刻是最容易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的,齐之侃回忆起了两人的相遇相识到现在的互相信任,陡然惊醒之后低头看了看蹇宾,发现蹇宾已经趴在自己的腿上睡着了。齐之侃嘴角弯了弯,将蹇宾抱起来按在怀里,然后跃下屋顶,回屋睡觉了。


  提前留了个心眼儿的齐之侃在天微微发白的时候就醒了,他转头看了看蹇宾,他已经由最初的小指母大小长到现在如幼童般大小了。


  天大亮,蹇宾在睡梦中醒来,第一时间就是伸手看了看,“小齐,我果然又长大了……”


  蹇宾意识到旁边没人,禁了声儿,四肢并用的从床上爬到床下,这个床对他已经不似原来那般高悬可怕了。


  蹇宾去拉门,门是松动的,他扳开一个缝,从里面钻出来,刚把身子全部露出来就看到齐之侃从转角处走过来。


  “王上,你醒了?”


  蹇宾点点头,把手背在身后,问道:“你大清早的去哪儿了?”


  齐之侃向蹇宾示意了一下餐盒,“我去布置饭食,看来刚刚好。”


  齐之侃站在门口,意思是等蹇宾先进屋,蹇宾施施然的进门,齐之侃随着把门关上。


  “小齐,本王都在屋子里闷了几天了,乏味得很,现在我已经长大不少,不如今天去外面透透气吧。”


  齐之侃边把饭食拿出来边回道:“我也正有此意,王上在宫中鲜少逛集市,不知王上愿不愿意去街市看看?”


  蹇宾点点头,“这主意甚好,我们吃了饭就出去。”


  王城集市是全国最热闹的集市了,街上各种买卖,还有各种戏玩杂耍,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蹇宾穿着齐之侃特意裁制的小衣,看起来被齐之侃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个孩子一样,但是实际上蹇宾是坐在齐之侃的手臂上的。本来蹇宾坚持要自己走的,可是这么多人,嘈杂无章,齐之侃强硬的否决了蹇宾的意愿。


  过了几天小人儿的生活,蹇宾的心也好像跟着变了,看到好玩儿的玩意儿就盯着猛看。卖家看到蹇宾眼神盯着的那个铃铛手鼓,拿起来笑眯眯的问:“小公子喜欢这个?”


  蹇宾突然一问有些敛然,想都没想的就抱着齐之侃。老板以为是大人不给他买,于是对着齐之侃说:“这位爷,我看令公子乖巧可爱,他要想要您就给他买了吧,小孩子都喜欢这些东西。”


  齐之侃被这么一说,有些懵,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把他怀里的蹇宾当做自己的孩子了……


  额……


  王上……孩子……


  齐之侃连忙摆手,刚要反驳,蹇宾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对他摇了摇头。


  齐之侃明白蹇宾的意思,只是低头问了问:“那你喜欢吗?”


  蹇宾脸红了,无地可遁的埋在齐之侃的胸口,闷闷的说:“别问了,快买下吧!”有点生气了……


  齐之侃掏出铜板买下了手鼓,老板一边抽出手鼓一边说:“谢谢您呢。”


  齐之侃带着蹇宾走了,没走几步就听到老板在后面嘀咕:“啧啧,这一家子长得真是俊!”


  一直走出去老远蹇宾才抬起头,脸色已经恢复正常。齐之侃把手鼓递给蹇宾,蹇宾撇向别处:“本王才不喜欢这些东西呢。”


  齐之侃看着小小的蹇宾昂着个小脑袋,真的如卖家所说乖巧可爱,好想捏捏他的脸蛋儿,不过只能在心里想想,这个时候齐之侃不得不感叹:为什么王上人变小了,心智却没变成小孩子,要是……


 “小齐?小齐!”


  蹇宾打断了齐之侃的妄想,随手抽出齐之侃手里的手鼓,拨弄了两下,铃铛叮当响,还挺有趣的,蹇宾如是想。


  于是今天的王城街道就能看到一个俊逸非凡的男人抱着个粉嘟嘟的漂亮小孩儿逛街的美景,一路走一路引来各种侧目,尤其是一些妙龄女子,看向男人的目光有些害羞,可是又想多看两眼,等两人走后大家才开始嘀咕:


  “好俊的公子啊!”


  “真英俊,可惜孩子都有了……”


  “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如果能给他做妾我也愿意啊。”


  “得了吧,你愿意人家还看不上呢。”


  “去你的,啊,那小孩儿也很可爱啊。”


  “恩,公子这么俊美,夫人肯定也是大美人,这才能生出这样好看的孩子。”


  “对对对……”


  两人耳力极好,自然也听到些,齐之侃抱着蹇宾连耳朵都红了,蹇宾倒没觉得什么,只是好笑的在齐之侃的耳边说:“本王怎么没见过小齐的夫人呢?”


  齐之侃急忙小声的说:“王上,请王上恕罪,百姓不知情才胡说的。”


  蹇宾挑挑眉,“小齐不要太紧张了,我开玩笑的呢,出门也别叫我王上了,就叫我宾儿吧。”


  齐之侃点点头,蹇宾又看到风车,拽着齐之侃的袖子要买风车,齐之侃自然随着他。


  等他们终于从热闹的集市走出来,已经是中午了,两人去饭馆里吃饭。


  这一坐下,齐之侃才腾出手把身上各种东西放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是为了好玩儿还是真的喜欢,蹇宾买了很多小东西,还有些糕点干果。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菜在等菜的空隙,蹇宾翻看自己买的东西,然后拿出那包核桃,用手捏了几次,还试图用牙齿咬,最后被齐之侃制止了。


  “王……宾儿,我帮你弄吧。”


  蹇宾挣扎几下还是递给了齐之侃,齐之侃接过,核桃在手心里握住,然后张开,核桃壳碎成渣渣,而核桃却整个完整的立在手心里。


  蹇宾看着齐之侃,眼神里是欣赏和一点点得意,好像在说:看吧,我的小齐就是这么厉害!


  蹇宾拿过核桃,楼下传来几声争吵,蹇宾被吸引了注意,转头往窗外看去,蹇宾是站在凳子上的,看得齐之侃惊心,假装也伸头往窗外看看,实际上一只手虚虚的环住蹇宾。


  这一看,居然看到自己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的朋友,想起在很久之前遇到的事情,于是和蹇宾说:“宾儿,你先在这里待会儿,我下去一趟。”说着直接从窗上跳了下去。


  蹇宾站在那里继续看着齐之侃和一个江湖人士在楼下说话,蹇宾侧耳倾听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看齐之侃急切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蹇宾看着看着手里的核桃不小心掉了下去,直直的砸在齐之侃的头上,两人都抬头往上看,齐之侃对蹇宾笑了笑,然后又和对方说了什么,对方就走了,而且似乎走得很急。


  齐之侃捡起那颗核桃又运用轻功飞上来了,蹇宾还想让开一点,“啊!”蹇宾惊呼一声,结果被齐之侃直接抱起来了,然后落在另一边的凳子上。


  蹇宾不悦,站在凳子上小心翼翼的又要往靠窗的那边走去,然后被齐之侃阻止了。“王上还是坐在这边吧,靠窗那边危险。”


  蹇宾虽没有反驳,只是闷闷的靠着桌子,饭菜依次上来了,“客观请慢用,还有什么吩咐叫一声就行了。”


  齐之侃礼貌的回道:“谢谢小二哥。”


  蹇宾不理会齐之侃,还在那里捏核桃,齐之侃说:“宾儿,先吃饭吧。”


  无视。


  “宾儿?”


  无视。


  齐之侃凑上去小声的说:“王上请用饭。”


  继续无视。


  最后齐之侃把那一包的核桃全部都捏开了,果仁完完整整的挨个儿摆在蹇宾的面前,蹇宾看着自己面前形态相似的核桃,“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评论

热度(88)

  1. 以齐制宾繁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