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β男友番外14

Moderate:

“事情谈的怎么样了?”易柏辰把马振桓推进家门。


“还行,尽快把实体店开起来吧”马振桓回答。


“诶”易柏辰长叹了一口气,“马马,还好有你帮我”然后从后面贴了上去,搂住对方的腰,“我一个人什么都不懂”


对方毛茸茸的脑袋贴在马振桓的后背上,蹭啊蹭,半天还没有松开的架势,马振桓叹了口气,“你让我怎么换鞋?”


易柏辰闻言松手,又挠挠头。


“你现在要高考嘛,等你考完了之后这些事就是你自己去做了”马振桓拍拍他的肩膀,“着什么急,以后有你忙的”


易柏辰洗了澡之后,随便擦了擦,身上还有水珠就往外跑。马振桓坐在被窝里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着,易柏辰扑上去就把书拿开然后候在马振桓的身上。


“这么晚了还看书,书有我好看吗!”热烘烘的气息喷在马振桓光裸的脖子上。


“就是,书可比你好看多了”


马振桓捏住易柏辰的脸颊往两边扯。


“威~我不但好看,我还好睡呢”易柏辰眉头一扬,“怎样?我说的不对吗?”一脸挑衅。


“你整天就想这个”马振桓拍开在自己胸前乱吃豆腐的爪子。浴袍整个都散开了,露出胸前的小红豆,易柏辰毫不犹豫的再次按住马振桓的手,然后把其中一枚小红豆叼住,一边吮吸一边得意的朝马振桓递眼色。


胸口升起酥麻的痒意。


马振桓拍拍胸前毛绒绒的大脑袋“今天不可以哦,明天你还要上课”


“威~”易柏辰抬起脑袋,嘴唇亮晶晶的,委屈巴巴“Evan好小气哦,不给做连摸摸都不行”


“来啊来啊,你摸啊!”马振桓扯过易柏辰的爪子按在胸膛上,“你是能摸下来一块肉还是能摸出一朵花啊?”


“噫!一块肉也太凶残了吧!”易柏辰揽过马振桓的腰,顺手往下摸,他揉捏了几下对方翘挺的臀部,马振桓夹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


易柏辰”“好啦,别闹了,睡觉,乖”幸福的把头在对方的怀里蹭了蹭。脸颊贴着柔韧的胸肌,散发着淡淡的β信息素的味道,刚刚洗过的沐浴露的香气,椰奶味的,易柏辰可喜欢了。


马振桓本来是个β,没有发情期,对于易柏辰来说是个遗憾。啊~想想如果Evan是个o,发情期那种可以做上三天三夜的feel一定很爽!尤其是那种主动的眼泪汪汪彼此之间干柴烈火,哔——哔——


虽然现在由于抑制剂和气味掩盖剂的普及ABO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区分度,O大多选择注射抑制剂来抵抗发情期,但毕竟是药三分毒,有伴侣之后很多O都会选择自然方式度过。而气味掩盖剂是大家分化后每天必定要喷的东西,防止太过墙裂的信息素味道乱飘会对彼此的生活造成困扰,真是异常人性化的东西。


没有发情期就没有呗。易柏辰心想,凡事也不是十全十美对吧?不不不,如果马振桓是个浑身会飘着香甜信息素的O,那易柏辰估计会把他锁起来不让他出去。谁知道哪天会忘了喷气味掩盖剂?谁知道哪天抑制剂就失效了?这样也好,省去了不少麻烦。


不过自从他们俩在一起后,马振桓就很少觉得A的味道太难闻了。即使现在易柏辰没喷气味掩盖剂马振桓也没什么反应了,倒是觉得鸢尾草和杜松子酒的信息素味道很迷人。


马振桓“……到底谁在闹啊?”他摇摇头往下一躺,伸手关了台灯。


马振桓才开始和易柏辰在一起的时候,非常矜持,整个人睡的规规矩矩像一根笔直的棍,半夜还老醒,易柏辰不是把胳膊伸到他脸上就是把腿压在他的肚子上。后来……两个人睡觉不但滚成一团,还互相抢被子,还有过半夜把易柏辰踹下床的经历。


“咚”的一声震天响,易柏辰被对方踹了下去,马振桓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看向床边,他永远忘不了易柏辰坐在地上捂着被子看向他那惊恐的眼神。


马振桓嗅着怀里脑袋上的洗发香波味,亲亲对方的发旋儿,安然入梦。


“……这是?”马振桓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一张石桌,还有一坐木头房子,虽然简朴,但是看起来异常干净整洁。


他刚想抬起脚走上前好好的近距离端详这座屋子,然而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吱呀——”柴扉打开,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人背着另一个人慢腾腾的往这边走,稍显吃力。


马振桓顿时惊慌起来,他贸然出现在这里一定会被人当做小偷的。


“对不起,我……”他刚抬起手,发现自己的手是灰色的,对方看也不看,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当他看见那个年轻人的脸庞,差点没喊起来。


“易,易恩?”


年轻人当然不会听见。


那和易柏辰有一张一模一样脸的青年,看起来可比易柏辰稳重多了,脸上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


当马振桓看向对方背上那个人的时候,才真的被吓了一大跳。


背上那个人,长长的黑发垂在身后,嘴角和额头都带着血迹,这都不是重点,那个人赫然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天……”马振桓摸着自己的脑袋,在梦里他都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定了定神,看向“自己”,巴掌小脸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睑,鼻梁挺直小巧,薄唇紧闭着,配上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马振桓自己都被惊艳到了。


“原来我古装这么帅”马振桓水仙病犯了,忙不迭的多瞅了自己几眼。眼前的“易恩”帮古装的自己清理伤口,头上血和头发黏在了一起,“易恩”皱了下眉头,小心翼翼的帮对方解开发冠,墨色的长发发量惊人,厚厚的铺在了被褥上。


“诶诶诶!”眼见的“易恩”开始剥“自己”的衣服,虽然现实中已经play了无数次,但是围观这种古装play还真是异常羞耻。


马振桓的脚趾头在鞋子里抓了起来,眼珠子不知道看哪儿是好。


“冷静,冷静!”眼前的“易恩”看起来脸色平静,应该是正经人。


果然,“易恩”帮自己脱掉衣服,规规矩矩的开始处理伤口和污脏的地方,“自己”显然还在昏迷中 ,只是时不时蹙起眉头发出梦呓。


马振桓看见青年出去请了医生帮自己治病,然后就是自己醒来和对方交谈,在这个梦里,“易恩”叫小齐,“自己”只是含糊的说叫“阿宾”


阿宾似乎戒心很重,即使是对着小齐那样看起来异常有亲和力而且一脸正气的青年,阿宾似乎也不苟言笑,而且看对方那身衣服显然材质上乘,非富即贵,小齐似乎心知肚明,不过丝毫不影响他的热情。


山中不知岁月,阿宾一住就是好几天,直到他可以下床走动。饶是马振桓也觉得这阿宾似乎娇纵了些,明明看起来比小齐要大几岁,但是异常挑剔,小齐倒也是极有耐心,一笑而过。


马振桓心想这阿宾也太难伺候了,换易柏辰可能分分钟“啊啊啊老子不干了!”


直到后来,小齐陪阿宾出了山,把他送回家,马振桓这才发现这阿宾竟是侯爷,管辖的地方叫天玑。


小齐为了蹇宾留下来,成为他的贴身侍卫。眼见得小齐的笑容少了,人变得沉默。


而 小齐看蹇宾的那眼神马振桓再也熟悉不过,自家哈士奇每每看见自己的时候眼睛就是这么亮晶晶的带着烫人的热度,能烧到自己脸红。不过小齐要内敛一些,蹇宾毕竟是王上,哪能像易柏辰那么放肆。


马振桓觉得这个梦境很长很长,似乎长的要走完自己的一生。


蹇宾生性多疑,却把最多的信任给了这个小侍卫,后来小齐成为了天玑的将军被封战神,马振桓感叹男儿当如齐之侃战场杀敌英姿飒爽实在是帅气的不行,同时对这剧情的走向也越来越感兴趣。


他这个开启了上帝视角的人观察起来十分便利。不仅仅是小齐,蹇宾也动了真心。只是不过双方都始终没有点破这层窗户纸。


马振桓心想,一个将军一个王,身居高位者注定要比别人多一些约束,而这种感情注定是要被扼杀的。


后来,天玑和南宿之战战败,蹇宾作为亡国之君自尽而亡,小齐也追随而去。


在那最后一刻,马振桓发现自己似乎和蹇宾合二为一,蹇宾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小齐,你回来啊”的时候,马振桓竟然真切的感受到了对方那巨大的悲痛之情。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视角,是蹇宾还是只是一个NPC了。


不不不,这什么情况,从来没有过梦境如此的清晰,简直像放电影一般。马振桓眼见得小齐拔剑自刎,他伸出手来想去阻拦,但是透明的手却直直的穿过对方的身体。


“不!”


“Evan?Evan!哇Evan你哭什么啊!!!”


马振桓猛的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


易柏辰摸的一手眼泪,刚刚情急之下扇了马振桓一巴掌,使劲摇晃对方,“Evan!诶!你别哭啊!我我我好像没做什么惹你生气吧哭这么伤心……”


马振桓似乎还在梦境中没回过神来,眼见的易柏辰那张和小齐一模一样的脸凑到面前关心的看着自己,捏住对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易柏辰瞪大了双眼,谁能告诉他到底怎么了?


“易恩……”等到马振桓终于清醒过来确定刚刚只是一个特别真实的梦,他和易柏辰还好好的时候,松了口气。


“诶!没事吧?”易柏辰看着对方脸上那个清晰的五指印子开始内疚。


“没,做梦了而已”他拍拍易柏辰的脸看了下手机,同时感觉到半边脸火烧火燎的,难道哭过之后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啊,还有十分钟闹钟就响了,要不起来吧,出去好好吃个早饭。”


五分钟后卫生间传来马振桓咆哮声。


“易柏辰!我脸上怎么这么大一巴掌印!你是用脚踩的吗!”


易柏辰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直到出门马振桓还是心不在焉的,想着昨晚的那个梦。看着对面吃的呼噜呼噜毫无形象可言的小狼狗,马振桓敲敲脑袋,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自己不会是蹇宾,而易柏辰也不是小齐。


这就是一个特别真实的梦而已,没什么的。

评论

热度(70)

  1. 七只影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