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包庞】《开封仙谈》(闲谈?)【27】

希:

·为了情节连贯写了些原剧,所以多更点,不然总感觉偷懒了。😝
·咱家包庞总算见面了,对手戏最棒啦!
ヾ(✿゚▽゚)ノ

目录: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21】【22】【23】【24】【25】
【26】


得了空闲,庞籍的效率高得惊人,如今他正盯着眼前的药粉为自己做心理建设。通过对“仙丹”成分的分析,他已经基本能断定所谓尸毒就是盛行一时的五石散,但为保万无一失他还需要试一下药。
当然,试药之人就是他自己。
不过有一点他要提前声明:亲自上阵只是因为他做事严谨,跟死包子可没有半点关系。

庞籍拿过自制的五石散正要放到嘴里,却在半空停下了动作。不行,这药又酸又辣又涩,太难吃了……还是先叫庞桶拿点蜜饯来吧。“庞桶!庞桶!”庞籍一边喊一边觉得奇怪:我怎么知道的这么具体?我以前没吃过五石散啊。
庞籍的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突然冲进了房间——竟然是包拯!还没等庞籍反应过来,就听见包拯拍着桌子哭喊道:“死螃蟹,五石散是毒药吃多了会死人的!你不是死了吧?你可千万不要真死啊……”
诶诶诶?你个死包子怎么抄我的台词啊!再说了,本公子还没找你算账呢,怎么可能死了!你再乱说信不信我揍……揍……诶?我的手怎么抬不起来了?我的脚怎么也动不了了?
庞籍努力挣扎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小声地说着“怎么还没醒啊……到底管不管用啊……”,这声音他有印象,都是庞府下人的。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明暗之间,眼前的包拯竟然变成了庞桶!

“公子……公子,你可醒了,把我吓死了!”还真是庞桶!

刺鼻的草药味让庞籍清醒了不少,他这才发现自己不仅只穿着亵衣被铺了一身草药,四肢还被结结实实地绑住了!这难道是……最新的驱邪仪式吗?可是,我没中邪啊。我是中……我是中毒!
庞籍的思绪总算回到了正轨。他想起之前自己为了试毒勇敢地抿了一口五石散,但又实在受不了那个味道。权衡之下,他决定保护舌头,牺牲鼻子。
于是,书房变成了毒气室。
然后,他就不记得了。

庞桶心有余悸地说着发现庞籍后的事情,什么咬人啊,熏草药啊……幸好他发现了公子留在桌案上的字条,这才马上照着备齐了解药。
庞籍却一下子抓住了重点——他咬人了?这么说……他的实验成功了!哈哈哈哈哈,成功了!成功了!他早就说过:这事交给他,肯定没问题。
对了,不能光顾着高兴啊。庞籍抖着四肢催促道:“庞桶,快点给我解开。快点!”
“公子,你再躺会儿吧。我怕还有余毒呢。”
“哪有时间躺着?万一安乐侯用毒药继续害人怎么办?得赶紧把解药给包拯送去啊。”
“是是是。公子你快别乱动了,再勒着。我这就给你解开。”

庞籍站起身,一边拍着身上的草药一边说道:“庞桶,你把解药收拾一下。我这就走。这回也不用去找韩琦了,我一个时辰就能回……”庞籍脸上突然没了神采,一高兴他差点忘了——自己已经被禁止使用法术了。
一旁的庞桶也急忙劝道:“公子,你上次回来已经灵修消耗过度了,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呢又中了毒,可不能再折腾了。”
“那,我先写封信把五石散的事告诉包拯。你去悬赏,找个会高级瞬速的半仙回来。”
“公子。这种半仙哪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啊。你先写信吧,咱们庞府的信鸽是全东京城最快的,保证包大人今天就能收到。凭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的实力,就算一时半会没有解药,也会有所防备的。而且包大人信上不是说抓到安乐侯了嘛,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了。”
“那行。我休息两天再去送药。”庞籍心里盘算着有没有什么能快速恢复灵修的办法啊。要不……去问问灵器录?趁着临时守护者的身份还在,自己应该好好把握这个难得的“资源”。
“公子你不是答应包大人要坐镇开封府的嘛。解药我去送,你好好在家休息,千万别再忙活了,不然等老爷回来我都没脸见他。”
“……好吧。”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庞籍心里清楚,就算自己能找到什么办法,也不会比庞桶现在走来得快,“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出发。”

庞桶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解药,挑了一匹快马直奔陈州,一路上也是风驰电掣了。他这么卖力的原因,一方面当然是为了不辱使命尽快把解药送到,至于另一方面……他是怕公子反悔叫他回去。

庞籍洗漱了一番换好衣服,回到已经打扫干净的书房,连日来的紧张感终于一扫而空。现在开封府没有案子要办,灵器录的特训也停了,解药也送去了陈州,接下来……他本来是要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的,但、是——刚才换衣服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庞桶这小子根本没给他留下花名册!他也不能为了这事把人追回来呀……
难道要他找人重做?可别人也不像庞桶这样是从小跟在他身边的。
想到还要一一解释自己的喜好,庞籍是一个头两个大。算了,太麻烦了!还是等庞桶回来吧。送药而已,应该用不了太久。
不过……这样的话,他接下来要干嘛?
庞籍晃着小脑袋想了想——对啊!干脆进宫找皇上去,没准儿还能想到什么整包拯的好办法呢~

狗头铡铡了制毒害人的秦朗中,龙头铡铡了贪赃枉法的安乐侯。至此,陈州庞昱贪污案终于结案。开封府的众人都在为回京做准备,只有包拯躲在房间里写写画画。
公孙策轻手轻脚地来到包拯身侧,瞄了一眼后开口道:“大人,你这是给谁写信呢,陈州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吗?”
“啊!先生,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包拯被突然出声的公孙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捂住了信纸。“我就是给庞籍说下咱们要回去了。”
“哦~~~明天就走了,还有必要写信吗?”
“不是,这不来了陈州也没怎么联系过他嘛,他可能生气了。”
“庞大人生气……大人是怎么知道的?”公孙策“虚心”地请教道。
“很明显啊。第一,他给我的飞鸽传书竟然只写了三个字,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第二,送解药这么露脸的事儿他竟然没来!”包拯刚说完,转念又一想——好吧,这点可能是因为我让他坐镇开封府的缘故。但是庞桶也只带了解药来啊,连一封信,一句话都没有,这就十分反常了。
“所以呢?您这儿写信道歉呢?”
“那不可能~除了回程的事我可没写别的。本来我是想让庞桶捎个信儿,没想到他留下解药就走了。看看人家多低调~”

约着皇上说了一通包拯的“坏话”,庞籍明显心情大好。尤其在皇上看戏……不是,是关心的提醒下,他还得了个“奉旨整顿开封府衙容衙貌的美差”~
嘿嘿嘿,皇上万sui万sui万万sui~~~
他早就说过包拯那个穷鬼一点审美都没有,这回由本公子亲自出手,肯定让死包子大吃一惊!

本着“不做则已,要做就做到最好”的原则,连日来庞籍认真仔细地为整顿开封府制定了详细的方案。而且,由于他太过优秀,画设计图的同时,他还画了N张超~“可爱”的小动物画像,到时候整个开封府都要挂上本公子的墨宝~
这么一来,死包子简直是“惊喜”连连啦~
想到“惊喜”二字,庞籍扬起的嘴角换了方向,攥紧了手中的折扇——死包子,走着瞧,看咱们俩到底谁“惊”谁“喜”!

一路舟车劳顿,公孙策心疼众人辛苦,决定在大风客栈休息一晚。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晚竟会变成三晚,而且一晚比一晚精彩。
包拯不仅听到了辽国璧月神教圣物同心玉佩的八卦,还遇到了掐指会算精通占卜之术的男媒婆马多明,更有甚者,他还替这位马大师被绑架了两次!
最最最离谱的是,这位马大师安全后,还跟住店的小姑娘狠狠地秀了一把恩爱!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展护卫为了救你们都受伤了,你们还这么能秀,家里人知道吗?
再说了,你们这样刺激单身狗有意思吗?想做墨镜生意你早说啊。
欺负我没谈过恋爱是吧?别等我找到媳妇的!等我媳妇来了,我……
包拯刚想到这儿,客栈外突然一阵嘈杂,紧接着就听见有大队人马嚷嚷着要封锁客栈!啧啧啧,又有事?还有完没完啦?作为大风客栈里身份最高的人,本府倒要看看搞出这么大阵仗的人是谁?

是……“庞籍!”

那日庞籍进宫后才知道,长公主为了逃婚擅自离宫,太后的重病自然也是装的,于是皇上命他暗中寻找公主。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嘛~他只用了两天时间就锁定了公主的行踪,只是他没想到包拯也住在了同一家客栈。
嗯……提前见面什么的,他无所谓,反正开封府他已经布置好了~

庞籍很快与公主达成了回宫的共识,只是他引着公主还没走出大风客栈的院子,一名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边跑边喊:“庞大人,大事不好了。咱们的车队坏了!”
“什么?!”庞籍小跑着迎了上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怎么会坏了?你们是怎么看车的?”
“大人,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我们就在车队那守着,突然车轴发出一阵怪声,我们再检查,它就不会转了。属下十分怀疑是半仙所为。当时附近曾闪过一道黑影,好像是个女的,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庞籍这儿的情况,包拯自然也听见了。他跟过来幽幽地说道:“半仙……女的……该不会是白菊花吧?”
“白菊花!”庞籍听到这个名字差点没跳起来,指着包拯怒道:“原来是你惹来的人!”
“怎么是我惹来的?就算有我,那也还有展昭和白玉堂啊,还有马多明!”包拯扯着嗓子反驳,他才发现白菊花跟他们的恩怨真是越来越多了。


庞籍翻了个白眼,死包子,说得“好”。相公和红娘组,白菊花跟你们有关系很正常啊。至于马多明……不认识,不重要。“你先给我解释下,白菊花为什么要破坏马车?”
“我怎么知道,她之前明明跑了……大概是不甘心又回来了,可惜看到你带了这么多人不好动手,就破坏了车队泄愤吧?”
“跑了?她不跟你一起回开封府吗?”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带她回开封府?”包拯挒着嘴角看着庞籍,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她那身份,不合适~”
“哦~~~原来如此。”庞籍大力地点着头,这么说他就明白了,死包子这是是怕苏静儿知道。怪不得白菊花要破坏马车,站在她的角度,确实是很气人了。庞籍想起那日白菊花柔弱的样子,原来她竟是一名如此刚烈的女子……他都有点同情她了。
哼,这事儿就怪死包子嘛,倒害得自己和公主无端受累。

两位大人没再接话,一旁的卫兵觉得他终于可以发言了:“庞大人,现在怎么办?”
“既然是被法术破坏的……”庞籍思索片刻道,“你去问问,队里有没有半仙会修车?”
“回大人,属下就会。但是,属下的法术只有在光亮下才能起效。”
“那你再去问问,谁会发光?”
“呃……属下需要的是日光。”
“那……”

一直没出声的公主突然发话:“好啦。庞大人,你就别为难他们了。你平日不是银子派吗,什么时候变成法术派了?我看咱们就在大风客栈再住一晚,明早再走也不迟呀。”说着话,公主往马多明的方向偷偷瞄了一眼~
庞籍面有难色:“可是太后那边……”
“我知道母后没事,你刚才和包大人说的悄悄话我都听见了。”公主眨着真诚的大眼睛望着庞籍,“再急也不差这一晚,对吧?庞庞~”
“诶?!”庞籍一时语塞,只挑着眉毛猛打眼色——我说公主殿下,咱俩私下关系是好,但你也不能突然来这招啊,这里很多人看着呢。
“庞~”
眼看公主打算再接再厉,庞籍急忙拱手抢白道:“行行行!就依公主的吩咐,明早回宫。”

==========================================
提一个关于“数月未见”的,我特意去查了陈州到开封的距离,再综合古代马车的速度以及包拯在陈州办案的进度……除非镜头一切过十多天,不然他俩根本不可能分开了数月。嗯,就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对了,设定了公主和螃蟹是好友关系~别忘了助攻哦~😉(到底怎么助再说哈)

评论

热度(27)

  1. 以齐制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