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仲孟】寻珠(第七章)

鱼尾巴扬起的浪花: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




仲堃仪倚靠在着门柱,在门口悄无声息的布了个隐蔽禁制。倒不是为了防止孟章出门,而是当他不在房间附近时,只要有人进出他就能察觉到,算是监视。 
 
经过几天观察,他对上古神族的恢复力有了个大致了解。孟章急着离开去寻找恢复神力的方法,他也一样,魔族的封印还要依靠孟章的血来解开,可是再急,这样的伤势也至少要再养个七八天,直到能正常走路才行。 
 
雨水并不能将身上血迹冲洗干净,血肉中混着没有清理的泥沙,随着伤口愈合被逐渐挤出,有一些地方还黏着无法与皮肉分离的布料,原本干干净净的水现在染了很浅的红色,微微荡起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气。 
 
休息片刻恢复了些力气,孟章从桶中矮凳上一点点挪下去,任由水面没过他的头顶,全身浸入水中,坐到桶底盘膝打坐,静心运气调息。 
 
氤氲着热气的水面很快有了动静,像被风吹过,泛起微澜,又转为水浪,一波推着一波拍打在木质桶壁上,接着似沸水翻滚,咕嘟冒泡,水被彻底染红,空气中血腥味更甚,随着水气钻入房间每个角落。 
 
仲堃仪闻到从门缝飘出的腥气,眉头一簇,心想这孟章不知在搞什么,忙推门而入。 
 
“上神,出什么事了?!” 
 
进去没见到人,仲堃仪见桶中有动静,猜测人可能在里面,便走近去看。 
 
孟章正将气息运转完一周天,以法力催动水流将卡在肉中的沙石祛除,清洗伤口和身体。封印和重伤加身,又失了龙珠,可以接纳修补身体的灵气有限,但也算聊胜于无。 
 
他毫不费力的在水中睁开眼,如同身处空气中一般,轻轻吐出浊气,扶住身旁木凳缓缓站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 
 
“……” 
 
仲堃仪没想到自己刚靠近,孟章就从桶中突然冒出。少年半隐在水雾后,肤如霜雪,微微透出一点被热水蒸出的粉嫩,乌发湿漉漉的披在肩头遮住胸膛,眼睛里浸着水,似有星光与海浪,软化了棱角,不再是拒人于外的高傲冷静,这种巨大变化令他一时有些愣神。 
 
孟章先是怔了一瞬,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脸颊发烫,却眸光冷厉,抬臂聚风,挥手便是一击,直将仲堃仪推到门口,“啪”一下狠狠将门关上。好在他气愤间仍不忘收减力度,这一击并不会造成伤害。 
 
即使重伤在身,又有半个封印,上古神兽毕竟是傲立九天的存在,仲堃仪未做准备之下仍是反应不及,被丢了出去。他盯着离自己鼻子只有一指宽距离的门,想起刚刚孟章可以算是慌乱的反应,理了理衣衫,觉得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只是被看了一下罢了,又没全看光,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他连忙对着房门鞠了一躬:“上神莫怪,小仙闻到屋内有血腥气,一时慌张才闯了进来。” 
 
屋内没有回答。 
 
仲堃仪再接再厉。 
 
“是小仙的错。” 
 
仲堃仪毫不气馁。 
 
“小仙慑于上神气势,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又是没有回答。仲堃仪握紧手,已有些不耐,正想直接推门而入,门却突然开了。 
 
孟章只草草穿了里衣,头发尚在滴水,各处伤口应当没有包扎,洇开几分很浅的血色,斑驳印在白色布料上,甚是扎眼。 
 
仲堃仪仔细观察孟章的表情,小神君又恢复了那副严肃沉稳的样子,柔软的棱角再次变得锋利起来,看不出到底有没有在生气。 
 
“上神。”上位神君的脾气通常都很大,此次虽是无心之失,却难保不会惹恼孟章被记上一笔。仲堃仪为保不出差错,忙弓背弯腰,拱手为礼,诚恳且紧张的想要请罪道歉。 
 
孟章一摆手打断他:“不必。下次记得敲门便可。”说完并未再多言语,转身进屋:“进来吧。” 
 
看那个直接把他推出去的反应,还以为会面临滔天怒火与斥责,结果却连点小火星都没有。仲堃仪状似松了口气,亦步亦趋跟在后面把门关好。 
 
他心想,看来这孟章看似严肃不好惹,在小仙中也多是一些刻板老成之类的评价,实则脾气不错,就是少了些少年人的活泼,才容易给人以此种印象。让他有些头疼的是,孟章话少又刻意与他保持距离,需得想个法子拉进关系才行。 
 
水还热着,越靠近血腥气越重,仲堃仪见清水已染成血红,猛然转头急道:“上神,这……” 
 
“清洗伤口之故,不必担忧。”孟章已坐到床铺最里面打坐。床幔投下的阴影将他轻轻拢住,“本君近几日需要在此闭关养伤,无需照料,仙君去尽自己的职责便可。” 
 
神族闭关之时隔绝五感,不理世事,到时候他在不在孟章又不知道,没必要此时多费口,顺着说便是。 
 
仲堃仪随口应下,转而看着浴桶沉思,沐浴之前孟章尚不能独自起身行走,需得他搀扶,不过一炷香时间便能恢复到这等程度,看来离开这里的时间会比他预计的要早。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能早点出发封印就能早些解开,可若是不够熟识,孟章执意不带他一起,反而麻烦。暗中跟踪容易丢失情报,最好还是同路而行。 
 
他叫来小二搬走沐浴用品,见孟章已在入定状态短时间不会结束,离开时又在原来基础上加了层禁制,以防有人不长眼进来打扰。 
 
钧天东部温暖多雨,适宜植被生长,但受魔族现世影响,近几年天象异常,雨水渐少,今年第一场雨还是前几日孟章带来的那场。 
 
这场雨足足下了五日,滋润了极度干涸的土地,使这片濒死的土地重新焕发生机。阳光穿透白云倾射下来,海风好似从遥远的海岸传来,吹得白云飘飘荡荡,一会儿聚拢一会儿又散开。 
 
小镇守着商道,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各类商铺一应俱全,一路走过来,光是铁器店就有三家。 
 
路过第三家时仲堃仪被一把挂在铺子外面的短剑吸引住了目光。 
 
短剑精致小巧,剑鞘花纹呈龙鳞状,剑柄缠了墨绿色丝绳,以做保护剑柄和防滑之用。左右这等凡器对他够不成威胁,拿来给孟章把玩应当不错。 
 
若是他知道这把短剑日后差点要了孟章的命,想来此时无论如何都不会走进铁器店了。

评论

热度(34)

  1. 七只影鱼尾巴扬起的浪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鱼尾巴扬起的浪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