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千年之约 (9)

独自等待往昔的你:

    Evan最近老是看到易恩拿着玉佩在那边发呆,总感觉那个人不是经常像小金毛一样黏着他了,他有点像齐之侃,或者他就是齐之侃。


   有的时候易恩看到Evan会下意识的头口而出“王上”而不是“马马”,Evan越来越好奇了。
   
   易恩又坐在床上盯着玉佩发呆,“popo?”Evan喊道,但易恩好像并没有听到。 
 
   “popo,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老是拿着玉佩发呆啊?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易恩还是没有回他,Evan好像有点生气了,从易恩手里夺过玉佩。


    “马马,你干什么,还给我”易恩手里的玉佩被拿走有点着急,所以他的声音有点大。


   “popo,你最近一直看着它,都没有理我”Evan不想把玉佩给他,他很想知道最近是怎么了。


    “马振桓,你先把它给我” 易恩准备起身去抢。


  Evan眼疾手快,把手放到身后,“易柏辰,你竟然还想要来抢,它到底对你有多重要,比我都重要吗?”


  “它当然比你重要,它是这世上唯一能证明他存在过的证据,是他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易恩哭了。


  “他到底是谁,在你的心里会是那么的重要。”Evan自嘲的笑到“易柏辰,我喜欢你,很喜欢你,可是你,总是让我觉得若即若离。”


  “马马,我也喜欢你,很喜欢,但是……”


  “但是你心里有他,他比我重要。”


  “不是的马马,你就是他,他就是你。”易恩想上去抱住Evan,但被Evan躲开了。


  “所以说我是他的替代品?”


  “不,不是的Evan,我没有……”易恩极力的想跟Evan去解释。虽然他一开始是把Evan当成蹇兵,但是跟Evan相处这么长时间,他早就知道Evan是Evan,蹇兵是蹇兵,他们只是同一个人,同一副面孔,但他们是不同性格的人,自己早就爱上了Evan,但《刺客列传》的拍摄让易恩对蹇兵的思念又多一层。


  “没有,那你还一直盯着这个玉?如果没有这个,你是不是就不会想起他了?”Evan把玉佩举在手上,重重的丢到地上,玉佩在易恩面前碎成两半。


  易恩跪在地上,捡起碎了的玉佩,用手抚摸着,泪水顺着脸颊滴在玉佩上。


  Evan非常后悔自己刚刚愚蠢的行为,他想像易恩道歉“popo”


  “马马”易恩的奶音染上了哭腔,听着让Evan感到心都是碎了,“你知道吗,这个玉佩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这是王上留给我最后的东西。”


  “popo,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激动了,我不能接受你心里还有其他人。”


  “马马,你知道孟婆汤吗?”


  “嗯,知道”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拍的《刺客列传》它不是一部戏,而是千年前正正存在过得你信吗?”易恩仍是跪在地上,Evan也跪在地上。


  “我就是齐之侃,真正的齐之侃,并不是演戏。而那个被我救下,带我回王宫,封我为大将军,那个想把最好的都给我的王上就是你。”


  “popo,你怎么了?是最近太累,累糊涂了吗?这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你又怎么会是齐之侃呢?”


  “你就当我是开玩笑的吧。”易恩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容,慢慢起身,把碎了的玉佩放到盒子里,爬上床,背对着Evan躺着。


 


  考完试的我满脑子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最近有点迷恋镇魂,会尽快把千年之约更完。

评论

热度(57)

  1. 七只影独自等待往昔的你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独自等待往昔的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