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君为臣纲(九)

卿卿紫衿:

蹇昀接到兄长来信时,颇有些不敢相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就差倒着读了。兄长向来骄矜傲物,这个天之骄子居然愿意给一个将军孕育子嗣!


拿到信后,蹇昀便去求见了孟章,谁曾想,共主居然这么大方,五座城池说给就给,还是土地肥沃的城池。看来投诚是对的,还好以前他们没搞过什么大事,否则不好收场。


蹇宾拿到弟弟的来信后,他的亲笔信也交到了齐上将军手中。


某上将军在看到自己要有儿子的时候就已经按捺不住想要揍翻胡国的欲望了,还是脑海中长着蹇宾模样的小人劝着自己冷静,不冷静就要回家挨骂,才看完了整封书信。


居然为了我,向钧天妥协,彻底地交出了权力。王上放心,齐之侃定会大败胡国,回去陪你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出世。


上将军很兴奋,原本边境的无主地在七天之内统统被划到了钧天的地界。


........


继连续逮住四个隐藏在秀子中的奸细后,孟章收到齐之侃的战报,兴奋地在某人怀里扭来扭去:“齐之侃占领的无主地可比五座城打多了,听说那边牧草十分茂盛,有时间我要把苏翰派过去,听凌司空说他养出来的马匹很是健壮。”


某人忍受着欲火的煎熬,还得继续向小皇帝汇报情况。


“陛下继承大统之前,玉衡、瑶光、开阳、天枢便是与钧天一条心的,如今天玑王和齐兄喜结连理,天权世子执明和瑶光公子慕容离联姻,那秀子莫澜也向我们表示了善意。至于遖宿和琉璃,臣让墨池去打探情况,那遖宿小王爷毓骁似乎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琉璃国的小王爷子煜常常去找凌珮,两个人还挺聊得来。”


“那眼下棘手的,只有天璇王和胡国了。”


仲堃仪出其不意地偷了个香,惹来一手肘,虚弱道:“我的心被章儿你捅得好疼。”


孟章的小手在他胸前轻轻拍了拍,象征性地安慰了一下:“我下手很轻的,说正事呢,别胡闹。”


“臣遵旨。”沉迷陛下的方侍君秒变沉稳的仲大人,“还有一事,遖宿王毓埥把亲弟弟送来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目的,讨媳妇。”


孟章先是一怔,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毓埥是有多丑,在遖宿境内都不能结亲吗?这样我怎么敢嫁一位贵子给他。”


“听说毓埥很有男子气概,长得倒是不丑,他们兄弟向往中原文化,恐怕是看不上遖宿五大三粗的世家子,所以才想了这么一招。”


他们兄弟两个,还真是有些奇怪的想法呢,不过真要送人过去的话,还得看看人家愿不愿意呢。真是令朕头疼啊,算了明天继续禁足方侍君吧!哼!


.......


此时的陵光和楚昱宁偷溜出宫,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便在闹市遇到了下朝回府的公孙钤。


楚昱宁搬出要找哥哥的理由,想要说服两人,带着表兄陵光一起走。却不想想,公孙副相学识渊博,可谓是文官中的文官,他哪里能说得过。


最终,陵光被公孙钤护送回宫,楚昱宁带着家仆去满大街寻人。


陵光十分不高兴:“我在宫里面闷得慌,想要出来散散心不可以吗?”


公孙钤依旧是文质彬彬:“陵公子的出境艰险,若取得陛下旨意,不若带上几个随从再出宫。”


陵光嘟着嘴,往相反的方向走。


暗处的箭尖有些反光。


公孙钤第一次不在乎什么君子,什么礼不可废,转身抓住陵光的胳膊把他箍在怀里,抽出剑来抵挡呼啸而来的暗箭:“别乱动。”


直到卫军赶来,偷袭的人落入下风,其他人纷纷求死,只有一个组织及时被活捉了。


陵光掀开他的面具,握紧了拳头:“父王让你来杀我啊。”


他把亲情看得太重了,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他是天璇王的七大暗卫之一,把他交给陛下吧,应该还能问出来些东西。”


说完便有些头晕,踉踉跄跄地往皇宫的方向走,虽然那只是他暂居的地方,也比无家可归好多了。如果阿爹还在的话,是不是他就不用这么辛苦的撑着了?好想,好想去找阿爹啊!


看着前面萧瑟瘦弱的背影,公孙钤的心中充满了不知名的情绪,莫名的想要照顾他,可是他有什么立场呢?



评论

热度(32)

  1. 以齐制宾楼心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