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齐制宾

只为留住你的回忆

【离执】宫斗吧!兄弟(31)

00010:

     皇长子出生那天,普天同庆!


    这个孩子来得极是时候,在内忧外患,民心不稳之时,皇室正统继承人的出生,能安定百姓惶恐不安的心,甚至能振奋前方将士的军心!


    为庆贺皇长子的诞生,太上皇在宫中大宴群臣,下旨大赦天下。


   宫中热闹了半宿,宴会才散去。太上皇喝得醉醺醺,深夜时,独自一人去了已经封闭的兴庆宫。然后躺在那很久没人睡过的大床上,睁着眼睛发呆到天亮。


    “阿延,我们有孙子了……”


    空寂的宫室中,太上皇哽咽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


    第二天,太上皇就下了旨,释放皇夫慕容离出天牢。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宣室殿的执明是懵逼的。


    更懵的是,太上皇突然将他手上最庞大的死士组织“天干地支”,交给执明。执明只是睡了一觉,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天干地支”的紫微之主。


    被太上皇带到秘密地宫,被近千个顶级死士认主,执明全程都是懵逼的。


    但执明清楚地知道,太上皇在放权!


    “这江山是你的,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朕不管了!哼!”太上皇傲娇地拍拍屁股走人。


    从此以后,太上皇很少再过问朝堂之事。


     当然!摄政王还是要怼的!这是他老人家的兴趣爱好!


    慕容德:……心头有百万神兽跑过!


***************


     半个月后,宣室殿书房中,方夜看着他家主子快把自己的脸埋进书里了,不禁在心里叹道:取名真是个技术活啊!


     一向井然有序,一丝不乱的书房,此时快赶上猪窝了!一地都是书,从《说文解字》到《尔雅》,从《易经》到《太玄》……可那边那本《钧天秘史》是什么鬼?


     慕容离埋首案前,皇长子的备用名字已经写了整整三大张纸,但慕容离还是不满意。


     德君气呼呼地闯进来时,却发现书房乱得连落脚的地方都没了,“这这这......是被打劫了吗?”


     听见毓骁的声音,沉迷于给自己儿子取名的皇夫殿下依旧埋首在厚厚的《诗经》中,连头都没抬一下,“你明天不是要出征了吗,不去收拾行李,还有时间来这里晃?”


     皇长子出生后,太上皇最终还是妥协了。答应让毓骁统领毓家军,还帮皇夫压制朝堂上反对的声音。大臣们纷纷表示,好久没看见太上皇和摄政王互怼了,一如既往的刺激啊!


     一说起出征这个事,毓骁就火,“你之前答应,让我带着艮墨池去的,为什么临时变卦?”


     慕容离抬头望了自己二侄子一眼,呃......该怎么跟他说,小皇帝说他不是什么好鸟,一定会欺负自己家的小太医!小王八说,要是艮墨池跟毓骁走了,他就带着孩子搬去跟太上皇住!


     最近得罪太上皇的皇夫殿下,可是连大兴宫的门都摸不到啊!小皇帝要是搬进大兴宫里,不是要皇夫的命吗?


     慕容离想都不想,立刻决定牺牲二侄子的“性福”!


     “陛下产后体虚,需要好好休养,艮墨池的医术,本君信得过。”慕容离面不改色地说着冠冕堂皇的胡扯。


     “小叔叔,你别忽悠我好吗?”毓骁一脸的不信,“我刚才看见陛下在御花园里斗羊!”


     你见过谁体虚,还能跑得比羊还快?!!


    “你说什么?!”慕容离猛地站起身,一把揪住毓骁的衣领,质问道:“再给本君说一遍 !”


    “我,我看见陛下在御花园里斗羊.....”刚刚还愤愤不平的毓德君,一下被自己小叔叔揪在手里,立马怂!


     慕容离冲身边的心腹使了个眼色,心腹会意,立刻去查看旁边的内寝殿。不一会儿,心腹回来,在慕容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还被揪在慕容离手里的毓骁,分明听见“陛下没有在午睡,翻窗偷跑了......”


     毓骁:.......


    为了斗羊,翻窗偷跑的天下共主......


     慕容离立刻丢开毓骁扬长而去,半晌后,不停闹腾挣扎的小皇帝被皇夫抱了回来。


     “不!朕不要回床上躺着,朕不回去,朕不要再修养了....”


     “哪个混蛋跟皇夫告朕的小状,你过来,朕保证不打死你 !”


     李煦进宣室殿时,看到的就是这喜感的画面,问旁边的毓骁,“这怎么回事?”


     装傻的毓德君双手一摊,一脸的无辜。 “不知道啊!”


      坚决不承认自己坑了小皇帝!


     这只小皇帝可记仇了,还会下巴豆的。上次在朝堂上无故怼小皇帝的御史,听说一晚上跑了十几次茅房。(太上皇摔桌:老子给你的暗卫,不是这样用的!)


      慕容离坐回书案前,将执明牢牢圈在自己怀里,爬不出去的小王八想挠墙。


      皇夫殿下很头疼!别人家的坤泽生了孩子,谁不是乖乖呆在房里修养,自己的这一只,一点都不省心!一个没看好就跑了。


     “陛下来看看吧,”慕容离将那些写了名字的纸,拿到执明面前,“咱们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执明推开那些纸,“孩子的名字,朕已经想好了!”


      “大名执(直)男,小字不弯。”


      直男不弯!!!


     这个名字惊得李煦差点摔倒,还好一旁的毓骁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怎么了?”毓骁见李煦一脸难言的表情,奇怪地问。


      “没事!”就是雷到了!李煦在心里默默为皇长子默哀。


      另一边——


     “执男.....执(直)不弯?”慕容离默念着这两个名字,怎么总感觉怪怪的?


     “嗯嗯嗯!”执明连连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慕容离。“怎么样?怎么样?”


    直男不弯!


    朕的理想啊!朕不弯!朕坚决不弯!


    慕容离看着执明亮晶晶的眸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好,就叫执男。”皇夫对着小皇帝宠溺地笑。


    阿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皇长子上辈子一定没烧好香,这辈子才摊上这么一对父母!


    若干年后——


    小太子怒气冲冲地冲进宣室殿时,皇夫正抱着快满月的四皇子——他盼了好些年的小坤泽,心满意足啊!


    “我要改名字!!”小太子嘟着嘴不高兴地说。


    “没门。”皇夫淡淡地回了两个字。


    “为什么?”


    “你父皇喜欢!”


    “父亲难道不觉得,执男、执不弯这两个名字,很奇怪吗?”


     “确实感觉很奇怪。”总感觉这两个名字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那我能改名字吗?”小太子一脸的期待。


     “不能!”慕容离坚决地否定。


     “为什么?”


     “因为你父皇喜欢!”


      “父亲,我是你亲生的吗?!”


      慕容离看着太子和自己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淡然地说:“看脸,是亲生的没错。”


    小太子见改名无望,开始一哭二闹三耍赖。慕容离看着满地打滚的熊孩子,很从容地把怀里睡着的小儿子交给宫人,让他抱下去。然后抓住小太子的后衣襟,想提小鸡一样提起来。


     “执不弯!你父皇才生了弟弟,还在修养期间,你要是扰了他的午睡,为父就把你送去齐之侃那里放羊!”


   小太子看着自己父亲,默默说了一句:“父皇在鹿园里套圈。”


    慕容离:……


    半晌后,不断努力挣扎的小皇帝被皇夫抱回来。


    “放开朕!朕不要回去!朕不要再躺了……”


    “哪个混蛋告的状?出来!朕保证!打不死你……”


    前来寻太子的太傅李煦:……


    这一幕,怎么那么眼熟?


————————————————————————


抢到沙发的同学请翻牌

评论

热度(108)

  1. 七只影00010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00010 转载了此文字
  3. joyce_040900010 转载了此文字